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社群网站动员社会

发生在莫斯科沼泽广场,那场俄罗斯近十年来最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这里选择了一些有参与这场游行的博客提供的解释,以及他们对于下一步的想法。

这篇文章将会描述社群网站对俄罗斯社会产生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许多重要的科技性片刻和这些时事都有所连系。我想要呈现出这些工具是如何影响沼泽广场事件发生的前因后果及过程。

Facebook初次登场

首先,在俄罗斯,这是第一次Facebook作为动员的主要平台。许多年来,我一直在追踪社群网站如何作为社会动员工具。当电视频道2×2的观众们走上街头,为这频道证照被撤销的可能性大声疾呼时,社群网站Vkontakte成为我们国家的这种科技先锋之一。

另一个作为俄罗斯动员工具的平台是LiveJournal(举例来说,它是‘Blue Bucket‘运动中的主要动员平台),然而,Facebook却从来没有在这类事情中扮演重要脚色,直到2011年十二月,它才以下述方式助长了事件发展。

最初的游行应该在2011年十二月10号就于革命广场发生。其实这是更早以前的计划,而且对此提出吁求的是“左翼阵线运动”主席乌达左夫 (Sergei Udaltsov)、他的夫人Anastasia及莫斯科“团结运动”的代表Nadezhda Mitjushkina。令人讶异的是,这场游行被莫斯科官方批准,然而理所当然的,只准300人参加。

对于这场游行及其举办许可的讨论在十二月6号后才开始。此时,正逢十二月5号在Chistye Prudy展开的另一场以逮捕作结的游行,没有人预期到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也没料到会有加剧而紧张的情绪显现。Alexey Sidorenko在他的文章“網絡仓鼠的起义”The revolt of net hamsters中对此有详细的描写。

隔日,十二月6号,大批民众以抗议选举不公之名,再次走上街头到近几年作为反抗普丁政权的象征–胜利广场。扣留许多参与者的警方镇压了这场抗议。

遭受到十二月6号胜利广场集会的打击后,Facebook上立刻出现一个社团,邀请人们报名并参与另一场在革命广场举行的游行。很有趣的 是,这个团体由与政治团体或政治结构无关的博客Ilya Klishin所成立,他是为“嬉皮”(也就是时尚、创意的都会青年)出版的线上资源“史诗英雄”负责人。

这个为游行设立的社团非常快速的获得广大知名度。创立才超过了仅仅24小时,十二月8号,几乎25000人已经声明他们参加公平选举运动的意图。更甚者,已经报名活动的约莫8000人,将他们的个人状态显示为“参加是可能的”。

创立在Vkontakte在的同样社团里,也有超过12000人报名参加。

后续抗议的“可数性”

直到十二月10日游行当天,昭告参加意图的人大致已经有40000人。就我而言,这是第二个重要的观察点,多亏有“可数性”以及看到有意参与游行真实人数的可能性,当局者才被迫以前所未见的让步严肃地对游行做出妥协。

稍早以前,没人知道有多少人会转而发展至此或变成任何其他的抗议。在首次大型“异议者行军”中,2007年圣彼得堡那次的成功也是在当局者和组织者的预期之外。

现在,社群网站让我们看到希冀参加游行的真实人数,这个数字还随着逝去的时日不停的在成长。在此状况中,被理解的Facebook和Vkontakte计算力量并非以任何方式或由任何人特别“积累”,这些抗议具有真实而广大的潜力。

理所当然的,政府畏惧这广大抗议者的预测。他们迫使游行要办在远离克林姆林宫及其他公家机关的地方。同时,他们尽力使其和平进行;在他们的设计下,这场游行会冷静地顺着路线从革命广场到沼泽广场。即使,许多人准备好被逮捕,警方并不扣押任何人也不会有任何暴力行为。

单纯透过Facebook活动来计算参加者,人们可以因而避开警棍。这对俄罗斯而言,并非坏的先例。

受網絡启发的标语

这件事件的第三个重要观察是这是第一次大量抗议者使用網絡上的标语,而且因缘际会的由LiveJournal定调。我们可以看到,广场里游行者的海报上使用主题和LiveJournal上初次看到的如出一辙。

尤其是高斯分布的海报特别明显–以数学证据指出,投票有利于团结俄罗斯党的伪造情形 :

 

Gauss' distribution on a placard from a demonstration on Bolotnaya Square. The slogan reads "We believe Gauss". Photo from Norweigen Forest on Live Journal.

沼泽广场游行中,海报上的高斯分布。口号写着“我们相信高斯”。照片来自Live Journal的Norweigen Forest。

俄罗斯博客根据十二月4日官方的全国选举选举百分比分布做分析,分析结果公布在Maksim Pshenichnikov在LiveJournal上的网页。非常显然的,在投票日前只有非常少的人们曾经听过高斯和他的分布曲线历史,但是十二月10日当天却是遍布在每张海报上。

除此之外,魔术师丘罗夫(Churov),也就是选举委员会主席,理所当然的成为这些手绘海报最受欢迎的主题。这源于称丘罗夫为魔术师的梅德维杰夫,为其成功进行选举划上完美句点。中央选举委员会主席谦虚的回应这样的看法“我不是魔术师,我只是在学习而已。”

"Where is my vote, magician?" A banner on Bolotnaya Square. Photo taken from Liver Journal user mamouse. 

沼泽广场的看板“我的选票在哪里,魔术师?”照片来自Live Journal的使用者mamouse。

配备科技小工具的抗议

这次游行第四个值得观察的应该是,积极使用电子报和行动装置的網絡观众变得更为明显。

虽然必然不知那些有智慧型手机的参加者在分享什么,但有数据可以显示哪种智慧型手机领先于其他。分析团体聪明行销(Smart Marketing)进行的研究显示如此。根据他们的资料,十二月10日沼泽广场上,苹果的使用者领先: 他们的观测过程中显示,在所有科技小工具中,iphone和ipad的分享占了46.6%。

很有趣的是,参加者在游行中使用行动装置不只是为了在網絡上报导进行中事件的资讯,也是游行和标语中的媒介。

后续事件显示,Facebook组织力量的影响力已被用于下一场预备在十二月24日莫斯科Sakharov Prospect的游行。如同十二月19日的傍晚,30000人正计划参加这场游行。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