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瓜地马拉:甘蔗田里的童工

Plaza Publica网站记者近期在瓜地马拉进行调查报导,发现政府依法需禁止童工,实际上却允许14岁以下的孩童在甘蔗园里,从事既辛苦又危险的工作。


甘蔗片照片来自Flickr用户Chris McBrien,依据创用CC BY授权使用

在“瓜地马拉蔗田童工与剥削” 一文中,Alberto Arce与Martín Rodríguez Pellecer两位记者叙述童工的处境,薪资是依据收成重量计算,成年劳工一天纵然采取两至三吨的甘蔗,所得仍不及最低薪资,每天仅7.5美元,在其中 一个受访家庭里,父亲带着分别为12岁与13岁的儿子卖命赚钱,但三人每日薪水总和还是低于法定最低薪资。

依照目前价格,若要获得最低薪资,每天至少要采收超过三吨的甘蔗,农园地主表示,一般工人每天可采六吨,但劳工说超过二吨至三吨,便已累得不成人形。

 

Flamenco地区童工,照片由Alberto Arce拍摄,依据创用CC BY授权使用

以下短片中,两位记者前往甘蔗园,使用古老的木制相机拍照,报导内指出:

Plaza Pública未经库谢克农庄许可,进入拍摄甘蔗工的艺术照,当时不知道地主是谁,到田间便发现有童工,之后与地主闲聊后,其中一名记者写下这段讯息,摄影师Rodrigo Abd则与他协议在首都的办公室正式受访。

这起事件最讽刺之处在于,地主原来是瓜地马拉商会主席库谢克(Otto Kuhsiek),他在访谈中,并不否认儿童可能会出现在甘蔗园内,但认为这些孩子并未从事劳动:

商会主席强调自己奉公守法:“我不知道在农园里找到的孩子几岁,当时学校正好放假,农园前就有一所学校,那些孩童并非劳工,而是随家长前去帮忙”。

他后来还解释,这些劳工并未受剥削,只要累了就可离开,但记者指出,他们在下午五点仍见到工人在田里,因为薪资是依据收成量计算,让他们被迫在扶养家庭与休息之间择一。

瓜地马拉记者Alejandra Gutierrez在Twitter网站上使用#11deazucar标签,希望众人将焦点从指责怪罪,转向关心孩童的生活:

甘蔗收成工?蔗糖工人?买家?家长?政府?这些孩童得工作,才是真正的悲剧。

甘蔗园雇请童工并非新闻,2007年时,这段影片里拍摄瓜地马拉甘蔗工人时,就包括童工在内。

虽然蔗糖业在瓜地马拉成长快速,财富并未抵达供应链底层的民众,国内Asazgua地区13家蔗糖处理厂组织的协会中,只保障处理厂劳工可获最低基本工资,但不包括采收工人在内,该协会认为蔗园里的童工负责采收、并未处理蔗糖,故与他们无关,无法阻止童工问题。

Flamenco地区童工,照片由Alberto Arce拍摄,依据创用CC BY授权使用

在Plaza Publica网站的报导中,两位记者叙述农园主人和蔗糖处理厂协会都自称为受害者,认为蔗园内的童工是农民自行决定,若禁止儿童工作,可能导致农民及其子女焚地抵制生产。

这篇报导与调查虽有成果,却不如预期,记者Alberto Arce后来在Twitter网站提及,尽管文章见报后,Finca Flamenco农园停工,Retalhuleu地区也有蔗农因此丢了工作。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