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埃及:荷芭抗癌日记

“癌症好比一桩大生意,而我拒绝扯入这场交易!我的博客有许多防癌及治癌的自然疗法,有兴趣的朋友可前往浏览。”这是荷芭米特基 (Heba Mitkees) 推特上的自我简介,她以癌症患者的身份,在博客上记录自己的抗癌点滴。当我决定要访问她之后才发现为时已晚,荷芭已于 2011 年 12 月 25 日与世长辞。现在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荷芭的文字代替她本人回答我们的问题。

您好,请先跟大家自我介绍吧!

荷芭米特基:我今年 23 岁,七月就满 24 了,我也是巨蟹座喔 =) 出生于蒙特娄,在阿拉伯长大,爸爸去世后,我和妈妈在 2002 年一起搬回埃及。回埃及后继续念完高二、高三,接着到开罗就读大学,主修广播、擅长影片编辑。

能不能谈谈您的癌症故事呢?

荷芭米特基: 我父母结婚十年,好不容易才怀孕生下我,所以家人对我特别疼爱。我父亲是个科学家 (发明家),他聪明、善良、慈爱、努力工作,总是竭尽所能让家人和自己爱的人幸福快乐。2001 年 3 月他被诊断出罹患肺癌及骨癌,接着接受 3 个化学疗程,但没想到短短一个月后就因突发性败血症去世。…

我的父亲总是坚忍挺拔,即使面临病情最严重的时候,他仍不放弃任何希望,从不曾显露出丝毫担心或恐惧的样子。他总是一笑置之,用幽默的态度面对病魔,脸上 永远带着慈祥的微笑,乐观得让我们相信他真的没事。终于,化疗的痛苦彻底把他击溃,不管他怎么努力故作坚强,那抹灿烂微笑背后所要承担的折磨实在太沈重 了。那天父亲在机场痛苦的模样,看得我们心都碎了。…

埃及的医生说父亲做了化疗后,效果不错,病情大有起色。可如果真有起色,那到底哪个环节出错了?父亲去世时,我还太年轻来不及反应,但我知道父亲绝对不单 纯是因为癌症而走的,只是我没有勇气面对内心质疑的声音。不知为何,我宁愿相信是癌症夺走父亲的生命,而避谈父亲真正的死因 (败血症),也许这样会让我好过一些。就这样我一直自欺欺人,过了好几年,直到 3 月 13 日我被诊断出乳癌第二期。

您如何发现自己罹癌?听到自己唯一的小孩得到癌症,加上自己丈夫也是因癌症而死,您母亲如何反应?

荷芭米特基:3 月 12 日那天我和朋友讲电话时提到身体有种块,然后她当天就坚持带我去找肿瘤科医生…

Heba Mitkees

荷芭米特基,诊断报告出来的前一个星期

M 医师知道我才 23 岁后,就看着我说:“23 岁?那妳不用担心啦!等妳过了 30 再来担心这些也不迟,不过我们还是可以先检查看看。”…

医生检查我的种块时,我从他脸上的神情就知道情况不乐观了…我问他是否有可疑迹象,他并没有给我正面回应,而是要我做乳房超音波和 X 光摄影检查,然后隔天回诊看报告。…

两天前我还跟朋友出去玩得那么开心,两天后我竟然要面临可能会致人于死地的绝症。太多决定等着我做、太多人等着我通知,而我最担心的是我母亲,我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说这个消息,我怕她会承受不了这个打击。…

我在一个星期之内看了六个医生,他们说的治疗方式大同小异,所有的肿瘤科医生都建议我先做化疗再开刀,而外科医生则是认为要先开刀再化疗。几天后,我鼓起勇气告诉母亲这个消息,感谢上帝,情况并没有我预期得糟糕,她虽然和我一样震惊,但并没有因此而崩溃。

从以下开始,我想就让荷芭继续述说她的故事,不问问题打断她了。

 

荷芭米特基:最后我决定让 M 医生为我治疗,母亲陪我到他的诊所,而他随即帮我安排隔天就进行第一次化疗 (3 月 21 日)。…

化疗那天我换装完毕后,就准备离开家里前往医院。在到医院的路上,母亲和她朋友陪着我,而我心里却不断想起父亲,我想着他接受化疗时的样子看起来有多么虚弱、无助和痛苦。

 

两个月后,荷芭决定选择另类疗法。她在博客上说,她不认为化疗是种治疗方式,化疗杀死的绝对不只有癌细胞。

 

荷芭米特基:进行最后一次化疗的前四天,我叔叔的妻子从科威特打给我母亲,她说她在埃及有认识的人可以帮忙,那个人是位灵气 (Reiki) 大师,曾经治疗过类似的患者。母亲问我想不想试试看,我心想:有何不可呢?我有个认识的朋友也修灵气,她之前就曾经帮我治好过头疼的毛病。

灵气治疗是指稳定、平衡人体内的能量磁场,帮助维持健康的能量流动,藉此治愈或清除因负能量累积而造成脉轮 (chakras) 即能量中心闭塞 (blockage) 的情况。根据灵气中的说法,人体内都有“生命能量 (life force energy)”,即中国人所说的“气”,若缺乏此能量,就容易生病;反之,若能量充足,身体自然就会健康。

 

荷芭接着谈到与灵气大师法米 (Fahmy) 的初次晤面。

 

荷芭米特基:他开门见山就信誓旦旦地说,光靠正规疗法,几年后我的癌症极有可能会再复发。当时我完全听不懂他想表达什么,我想他从我的表情一定看得出来,我觉得他说的话很不中听。

我告诉他,我认识一些得过癌症的人现在已经完全康复,没有再复发的情形。只是,这些正面的例子寥寥可数,而我根本不去想癌症复发的例子有多多。

 

荷芭接着说:

 

荷芭米特基:当时我并没有停止化疗的打算,甚至一丝闪过的念头都没有。我不瞭解化疗的风险和副作用,也没有深入研究癌症和各式疗法,我只相信我的肿瘤科医师,其他人的话都听不进去。

起初,我以为法米先生只是个灵气大师,但后来我发现他在癌症方面的知识相当丰富,一般没有医学背景的人是不可能如此瞭解癌症的,这让我相当惊讶。…他说灵 气只是他所学的一部分,过去三十年来,他不断研究、融入各种有助治愈患者的方法…他发现配合不同疗法,比单一疗法更能有效达到治疗目的…灵气整体疗法 (holistic treatment) 会兼顾人体的心理、精神,而不仅止于治疗看得见的疾病症状。因为体内系统 (心灵、身体、精神) 出现不平衡,所以身体才会透过病状发出讯息…这么听来好像开始有点道理了。这就是为何癌症会有那么高的复发率,正规疗法治疗癌症的方式是,透过化疗或切除 手术抑制肿瘤 (看得见的病症),但却无视乎疾病真正的根源。

 

法米大师叮咛荷芭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情,她把所有记得的都写在博客上与大家分享:

 

• 只能穿棉制或亚麻制的衣服,因为其他布料都经过化学处理,长期下来,其中所含的毒素都会进入我的体内。

• 应该多接触正向积极的朋友,尽量不要和有负面情绪的朋友往来,以免负面频率影响我的健康。

• 多穿白色衣服,千万别穿黑色。

• 别再参加派对,也别听大声嘈杂的音乐,因为那会削弱体内的能量,对健康有害。

• 避免摄取糖类、咖啡因或蛋白质,开始吃素。

• 只能吃硷性食物。

• 不要吃白麦或乳制品 (乡村起司例外)。

荷芭米特基:清单列也列不完,总之这种疗法的终极目标就是把我转换成硷性体质,才能消灭癌细胞。他说癌细胞喜欢酸性和去氧化环境;除了调整饮食之外,他还叫我一个星期去进行 4 到 5 次的能量疗程,而我也没有心思去问这些疗程怎么进行或是目的为何。

荷芭同时也继续接受正规的化学疗法。有天她医生说化疗前惯例作的抽血检查,以及白血球数 (WBC) 结果不尽理想,所以他决定让荷芭多吃一天份的化疗感染用药优保津 (Neupogen),但后来她又作了一次抽血检查,报告结果让她相当震惊。

 

荷芭米特基:我后来作了抽血检查,结果很吓人,白血球数竟然高达 27,700,已经接近血癌的标准了。于是立刻打给 M 医生问血球数目的变化情况。…

他说这是用了优保律的效果,属于正常状况,但这无法说服她。优保律是用来刺激白血球数目,但如果白血球数目因此而居高不下,那该怎么办?接下来会变成怎样?

于是,我开始自行研究化疗相关知识,以及化疗对身体产生的影响。每份资料都让我瞠目结舌,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我:“化疗会害了我。”看了这些资料后,我真的觉得非常害怕,也是那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带走父亲生命的真正死因。

 

在荷芭看了朋友母亲给她的一本书,以及研究網絡资料后,她开始重新思考对她最好的治疗方式。

 

荷芭米特基:苏珊娜·萨默斯 (Suzanne Somers) 所写的《击败癌症》(Knockout) 是值得一读的好书,作者访谈了许多不使用化学疗法治疗癌症的医生 (不用化疗就可以治愈癌症耶!),并将内容集结成书。此外,书中还提到,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 (FDA) 以及制药业合作抢赚每年几十亿的商机,尤其是癌症用药。
我还读到用以防止乳癌复发的药物黛莫芬 (Tamoxifen) 竟会使罹患子宫癌的机率提高 30%。

 

她向肿瘤科医师提出自己的质疑。

 

荷芭米特基:我把最近研究到的资讯和 M 医生讨论,他说“很不幸”下个化学疗程我就得服用黛莫芬。
我才不要吃这种药!
他说很不幸,但我不一定要吃啊!

 

荷芭刚开始并不喜欢那位灵气大师,后来她就解释为什么那时对灵气大师说的话那么反感,也说明自己面对两种治疗方式之间的矛盾心理。

 

荷芭米特基:法米大师把所有我应该知道的事实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我不敢承认正规疗法可能产生的负面效果,我无法承受这些,于是我将自己的疑惑和矛盾心理全都归咎于法米大师。
甚至有某个时刻,我觉得自己快要被撕裂了,因为我非常敬重、也很仰赖 M 医生,但化疗并不能根治癌症而我必须立即停止的想法让我很挣扎。我真的不想要让 M 医生失望。
但后来我还是做了决定,因为我要为自己的健康着想。
从 2011 年 4 月 18 日开始,我停止化学疗法,我感觉自己的肿瘤正在缩小,更重要的是我还活着呢!:)
我的头发还没开始长回来,但已经开始长出眉毛和睫毛了!

 

荷芭最后一次发表文章是在六月,从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得到她很安于自己的选择。

 

荷芭米特基:虽然我对自己选择的疗法很有信心,但我现在不能建议其他人采纳我的方法。在我还没完全康复之前就跟别人推荐某种疗法,这责任太重大。
不过这不表示我质疑另类疗法的效果,我反而抱持相当乐观的态度,觉得自己作了正确的抉择,而且不久后就能说服大家。
在做这个决定前一定要深思熟虑,所以我才会强烈建议大家一定要自己先作研究,就像我一样。

 

她后来就不曾在博客上发表文章,不过偶尔还是会在推特上分享近况,最后一次推文是在 11 月 23 日,一个月之后便去世了。

 

@MizMitkees:在安曼 (#Amman)…真希望现在能在塔尔 (#tahrir ) #noscaf

就算我知道荷芭永远不会在推特上发文了,但我写完这篇文章后,仍然决定要在推特上追踪荷芭米特基 (@MizMitkees)。

校对:Portnoy

从以下开始,我想就让荷芭继续述说她的故事,不问问题打断她了。

荷芭米特基:最后我决定让 M 医生为我治疗,母亲陪我到他的诊所,而他随即帮我安排隔天就进行第一次化疗 (3 月 21 日)。…

化疗那天我换装完毕后,就准备离开家里前往医院。在到医院的路上,母亲和她朋友陪着我,而我心里却不断想起父亲,我想着他接受化疗时的样子看起来有多么虚弱、无助和痛苦。

两个月后,荷芭决定选择另类疗法。她在博客上说,她不认为化疗是种治疗方式,化疗杀死的绝对不只有癌细胞。

荷芭米特基:进行最后一次化疗的前四天,我叔叔的妻子从科威特打给我母亲,她说她在埃及有认识的人可以帮忙,那个人是位灵气 (Reiki) 大师,曾经治疗过类似的患者。母亲问我想不想试试看,我心想:有何不可呢?我有个认识的朋友也修灵气,她之前就曾经帮我治好过头疼的毛病。

灵气治疗是指稳定、平衡人体内的能量磁场,帮助维持健康的能量流动,藉此治愈或清除因负能量累积而造成脉轮 (chakras) 即能量中心闭塞 (blockage) 的情况。根据灵气中的说法,人体内都有“生命能量 (life force energy)”,即中国人所说的“气”,若缺乏此能量,就容易生病;反之,若能量充足,身体自然就会健康。

荷芭接着谈到与灵气大师法米 (Fahmy) 的初次晤面。

荷芭米特基:他开门见山就信誓旦旦地说,光靠正规疗法,几年后我的癌症极有可能会再复发。当时我完全听不懂他想表达什么,我想他从我的表情一定看得出来,我觉得他说的话很不中听。

我告诉他,我认识一些得过癌症的人现在已经完全康复,没有再复发的情形。只是,这些正面的例子寥寥可数,而我根本不去想癌症复发的例子有多多。

荷芭接着说:

荷芭米特基:当时我并没有停止化疗的打算,甚至一丝闪过的念头都没有。我不瞭解化疗的风险和副作用,也没有深入研究癌症和各式疗法,我只相信我的肿瘤科医师,其他人的话都听不进去。

起初,我以为法米先生只是个灵气大师,但后来我发现他在癌症方面的知识相当丰富,一般没有医学背景的人是不可能如此瞭解癌症的,这让我相当惊讶。…他说灵 气只是他所学的一部分,过去三十年来,他不断研究、融入各种有助治愈患者的方法…他发现配合不同疗法,比单一疗法更能有效达到治疗目的…灵气整体疗法 (holistic treatment) 会兼顾人体的心理、精神,而不仅止于治疗看得见的疾病症状。因为体内系统 (心灵、身体、精神) 出现不平衡,所以身体才会透过病状发出讯息…这么听来好像开始有点道理了。这就是为何癌症会有那么高的复发率,正规疗法治疗癌症的方式是,透过化疗或切除 手术抑制肿瘤 (看得见的病症),但却无视乎疾病真正的根源。

法米大师叮咛荷芭该做和不该做的事情,她把所有记得的都写在博客上与大家分享:

• 只能穿棉制或亚麻制的衣服,因为其他布料都经过化学处理,长期下来,其中所含的毒素都会进入我的体内。

• 应该多接触正向积极的朋友,尽量不要和有负面情绪的朋友往来,以免负面频率影响我的健康。

• 多穿白色衣服,千万别穿黑色。

• 别再参加派对,也别听大声嘈杂的音乐,因为那会削弱体内的能量,对健康有害。

• 避免摄取糖类、咖啡因或蛋白质,开始吃素。

• 只能吃硷性食物。

• 不要吃白麦或乳制品 (乡村起司例外)。

荷芭米特基:清单列也列不完,总之这种疗法的终极目标就是把我转换成硷性体质,才能消灭癌细胞。他说癌细胞喜欢酸性和去氧化环境;除了调整饮食之外,他还叫我一个星期去进行 4 到 5 次的能量疗程,而我也没有心思去问这些疗程怎么进行或是目的为何。

荷芭同时也继续接受正规的化学疗法。有天她医生说化疗前惯例作的抽血检查,以及白血球数 (WBC) 结果不尽理想,所以他决定让荷芭多吃一天份的化疗感染用药优保津 (Neupogen),但后来她又作了一次抽血检查,报告结果让她相当震惊。

荷芭米特基:我后来作了抽血检查,结果很吓人,白血球数竟然高达 27,700,已经接近血癌的标准了。于是立刻打给 M 医生问血球数目的变化情况。…

他说这是用了优保律的效果,属于正常状况,但这无法说服她。优保律是用来刺激白血球数目,但如果白血球数目因此而居高不下,那该怎么办?接下来会变成怎样?

于是,我开始自行研究化疗相关知识,以及化疗对身体产生的影响。每份资料都让我瞠目结舌,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我:“化疗会害了我。”看了这些资料后,我真的觉得非常害怕,也是那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带走父亲生命的真正死因。

在荷芭看了朋友母亲给她的一本书,以及研究網絡资料后,她开始重新思考对她最好的治疗方式。

荷芭米特基:苏珊娜·萨默斯 (Suzanne Somers) 所写的《击败癌症》(Knockout) 是值得一读的好书,作者访谈了许多不使用化学疗法治疗癌症的医生 (不用化疗就可以治愈癌症耶!),并将内容集结成书。此外,书中还提到,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 (FDA) 以及制药业合作抢赚每年几十亿的商机,尤其是癌症用药。
我还读到用以防止乳癌复发的药物黛莫芬 (Tamoxifen) 竟会使罹患子宫癌的机率提高 30%。

她向肿瘤科医师提出自己的质疑。

荷芭米特基:我把最近研究到的资讯和 M 医生讨论,他说“很不幸”下个化学疗程我就得服用黛莫芬。
我才不要吃这种药!
他说很不幸,但我不一定要吃啊!

荷芭刚开始并不喜欢那位灵气大师,后来她就解释为什么那时对灵气大师说的话那么反感,也说明自己面对两种治疗方式之间的矛盾心理。

荷芭米特基:法米大师把所有我应该知道的事实赤裸裸地呈现在眼前,我不敢承认正规疗法可能产生的负面效果,我无法承受这些,于是我将自己的疑惑和矛盾心理全都归咎于法米大师。
甚至有某个时刻,我觉得自己快要被撕裂了,因为我非常敬重、也很仰赖 M 医生,但化疗并不能根治癌症而我必须立即停止的想法让我很挣扎。我真的不想要让 M 医生失望。
但后来我还是做了决定,因为我要为自己的健康着想。
从 2011 年 4 月 18 日开始,我停止化学疗法,我感觉自己的肿瘤正在缩小,更重要的是我还活着呢!:)
我的头发还没开始长回来,但已经开始长出眉毛和睫毛了!

荷芭最后一次发表文章是在六月,从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得到她很安于自己的选择。

荷芭米特基:虽然我对自己选择的疗法很有信心,但我现在不能建议其他人采纳我的方法。在我还没完全康复之前就跟别人推荐某种疗法,这责任太重大。
不过这不表示我质疑另类疗法的效果,我反而抱持相当乐观的态度,觉得自己作了正确的抉择,而且不久后就能说服大家。
在做这个决定前一定要深思熟虑,所以我才会强烈建议大家一定要自己先作研究,就像我一样。

她后来就不曾在博客上发表文章,不过偶尔还是会在推特上分享近况,最后一次推文是在 11 月 23 日,一个月之后便去世了。

@MizMitkees:在安曼 (#Amman)…真希望现在能在塔尔 (#tahrir ) #noscaf

就算我知道荷芭永远不会在推特上发文了,但我写完这篇文章后,仍然决定要在推特上追踪荷芭米特基 (@MizMitkees)。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