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赞比亚:和邻国一同庆祝非洲杯冠军

2012 年加彭赤道几内亚非洲国家杯(AFCON 2012)决赛中赞比亚击败象牙海岸夺冠,赞比亚和邻近的南非国家人民皆一同欢庆。在延长赛后两队零比零进入点球大战,最终赞比亚以八比七气走球星云集的象牙海岸队。

马拉维的 Nyasa Times 新闻网站发表了一篇尖酸刻薄的文章,题为“宣告死亡:象牙海岸的大象被铜子弹杀害”。赞比亚国家队的昵称是 Chipolopolo“子弹”,而象牙海岸是“大象”。

Matamando Manda 写道

Image created to celebrate Zambia's victory. Image source: Zambian People's Parliament Facebook page.

庆祝赞比亚胜利的图片。来源:赞比亚人民国会脸书页面。

2012 年二月十三日星期一一早,在赤道几内亚的村庄中发现一头死亡的非洲巨象。立刻赶往现场的病理学家比利认为八个弹孔造成的大量失血导致了大象的死亡。现场痕迹显示大象踢了七下作为反抗。

Blessings 在这篇文章的回应中表示

很棒的创作!不过要修正一下,大象是死在加彭而不是赤道几内亚,那是赞比亚踢小组赛的场地。决赛是在加彭的自由市举行的。赞比亚值得马拉维尊敬,他们教我们足球是什么,当年 Kinnah 的球队常常被赞比亚屠杀,6-1、14-0、5-0、4-0、7-0,直到非洲足协可怜我们,让我们资格赛不用老是跟赞比亚分在同一组。

赞比亚观察报转载另一篇纳米比亚的报导:

卡蒂马穆利洛的居民成群结队和尚比西河对岸的邻居一起庆祝赞比亚击败象牙海岸夺得非洲国家杯,他们彻夜狂欢、嘶吼、开枪庆贺。 卡蒂马穆利洛人和住在此地的赞比亚人一同庆祝赞比亚历史性的胜利,击败赛前被普遍看好的对手摘下 2012 年非洲国家杯冠军。

据报导一位纳米比亚足球行政官员将这次胜利归于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

本地官员同时也是足球迷的 Ben Lumponjani 说:“我现在非常高兴,就像纳米比亚赢球了一样。因为 SADC 以他们为傲。其他 SADC 的成员国像是波札那、安哥拉都出局了,只有赞比亚屹立不摇。”

赞比亚人三位现任及前任总统也加入了庆祝:现任总统 Michael Sata,2011 年连任失败的 Rupiah Banda,和赞比亚的第一任总统 Kenneth Kaunda。

据报在球队返国参加的国会庆祝会中,Rupiah Banda 还随现任总统的竞选主题曲“别说话(Donchi Kubeba)”起舞。

在第一夫人 Christine Kaseba 为足球代表队举办的午宴中,连前共和党总统 Rupiah Banda 也无法抵挡 Dandy Crazy 红极一时的歌曲“别说话”热潮

Banda 先生和现任总统 Michael Sata 、第一任总统 Kenneth Kaunda 和其余宾客一起加入舞池中,还表演了嘴巴前竖起食指的“别说话”动作。

虽然国内一片欢欣鼓舞,有人忍不住指出一些令人不满之处,尤其是国家队受到的接待。有七百零三个成员的赞比亚之声脸书群组中,Chilufya Tayali 说:

我对于国家队在机场受到的迎接感到不满。 维安人员应该可以预期会有很多人出现而尽力控制场面,但人群挤的到处都是,尤其是球员的班机抵达时。应该有人指点球员至少要向接机群众挥挥手,他们的穿着 也不太适当,我觉得运动服会比西装来得好。运动服会跟群众更加亲近。至于 ZNBC,妈啊…… 太差劲了。摄影师应该知道飞机会在哪里降落,找个好位置拍到每个球员清楚的影像才对。HMCS 的典礼也发生了一样的事。我觉得我们在举办全国性活动前应该做好功课,才能把活动办好,并传达给大家正确的讯息。

推特上有不少如下的留言:

@fytzm:感受开始真切起来了…… 我们以国家队为傲。这个记忆一天即是永恒…… #afcon2012 #zambia

也许是相较于众星云集的象牙海岸队球员多半在英超踢球,赞比亚的球员们在世界舞台上没什么名气,一则推特留言说:

@Bradleychingobe2012 非洲国家杯最佳球员 Chris Katongo 在中国踢球。多诡异。#chipolopolo #zambia

校对:al5328581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