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古巴:博客对绝食抗议者死亡表示不满

Wilman Villar Mendoza

Wilman Villar Mendoza

 

对于古巴博客界来说,这是一个哀伤的一天。因为网民收到了政治罪犯Wilman Villar Mendoza [ES]死亡的消息。他从去年11月起就开始了绝食抗议。许多博友认为他的处境与自1972年以来最近的意识罪犯,在2010年因绝食抗议而去世的政治罪犯Orlando Zapata Tamayo[ES]十分相似

散居美国的古巴裔美国人,反常识(Uncommon Sense[EN]),使两人之间的联系十分明确:

就像Orlando Zapata[ES]和Juan Soto[ES],卡斯特罗的独裁统治就是他[Mendoza]的刽子手。 并且就像那些殉道者一样,他永远不会被忘却。

他还联用到了古巴裔美国女性联盟的一个声明,更详细地谈及“政治罪犯Wilman Villar Mendoza的死亡和独裁统治如何以加大压制作为回答。”

不少在芭芭录(音:Babalu,博客)上的博友也对Mendoza的死讯给出了评论。Val Prieto[ES]提出一点,那就是这个抗议者的死并不仅仅跟他的人权和自由被剥夺…和强加于他身上的不公正与耻辱有关”:

Mendoza进行了50天的绝食,为对他的监禁和他不幸被侵犯的基本人权和自由抗议。昨天他死在了古巴政府手上。年仅31岁。Mendoza牺牲并且死去,就是为了令一千一百万古巴同胞从杀死他的专政中逃脱。

Alberto de la Cruz[ES] 分享了有关这个绝食抗议者之死的“一个短暂的真实片刻”:

就在Mendoza的谋杀发生于Tamayo, Soto,和Pollan之后,有一刻,它撕下了保护了卡斯特罗独裁几十年的谎言的伪装。 它也许不会维持很久——也许几个小时,也许几天——但是就此刻,卡斯特罗专政已被曝光。 最快也许就在明天,这一个短暂真实将会消失。然后谎言将复返,继续压制真相。并不是因为这份真实的明晰太脆弱或本就该是一个短暂的时光,而是因为世界宁愿闭上双眼,不理会那另人不快的真相。 无论如何,至少此刻,Mendoza的死亡没有白费:有短暂的一刻,古巴拥有真相。

这个博客对“和平人权主义者如何为了对Wilmar [Mendoza]为古巴人的自由和自主的最终牺牲表示敬意”进行了详细的报道,另加:”这些抗议者在开始片刻就遭遇卡斯特罗国家安全部猛烈的攻击。他们中的一些已被拘捕。”

岛屿的碎片(Pedazos de la Isla [ES],一个私人博客,博主由博文的方式,发表了许多古巴人的故事,在揭露卡斯特罗政权的不公之处之时也同时关注了古巴的文化,艺术,音乐等方面)解释了为何Mendoza一定不能被忘记:

我曾听很多人说绝食抗议是自杀的一种,但是我不这么认为。他[Mendoza]的死完全是独裁制度的错。正是这个独裁制度在2011年11月逮捕了 Mendoza,在他连同其它活动分子在Contramaestre(古巴圣地亚哥省的一个自治市)的街道上和平地游行要求自由的时候。正是这个独裁制度 无视Wilman[Mendoza]提出的被释放的合理要求,也导致了他的绝食抗议。 我没有和Mendoza亲身交谈过,但是当一个人为了他人的安危,当然在这个情况里还有一整个国家的自由,而让自己身处险境,这能代表很多 (Mendoza的高尚品格)。这个年轻的古巴人,离开了妻子和两个幼子,成为了一份名单中众多名字的一部分。加入了那些被处刑,被拷问,和痛打的男人与 女人,和那些,虽然生于不同年代,却为同样的理想奋斗并以同样的,恐怖但又值得尊敬的方式离开人世。

博友为Mendoza的家人遭到的待遇感到愤怒。岛屿的碎片评论道,“他的妻子甚至没能够在周四那晚看到他的尸身”。

@Yoani Sanchez在推特[ES]上发表:

在古巴我同Maritza[ES], Willmar Villar [Mendoza]的妻子讲过话。她确认了他的死亡。他们没有让她看到尸体。如需更多信息可联系:+5353842338

英文古巴博客网,古巴流民区的笔记(Notes from the Cuban Exile Quarter[EN])讲到:

今晚,两个小女孩失去了她们的父亲。一位年轻的妻子失去了丈夫。一位母亲失去了她的儿子。Mendoza在今夜丧生于肾和其他器官的衰竭。他对卡斯特罗政体对他的极其不公的待遇感到义愤。因为愤怒而被挑起的延续过久的绝食抗议便是他的死因。

此博客网还提及:

直到他[Mendoza濒临死亡之前],他的绝食誓言受到了很少的媒体关注也并未引发正式抗议。

白衣女士(Damas de Blanco,由反对派的妻子与母亲组成的抗议团体)和其它反对者为他遭受的残酷虐打和拘留游街抗议,但是国际新闻界一语未发。现在他已去世,国际媒体才像在2010年对Tamayo那样,开始报道这个消息。对于Mendoza来说,这报道帮助太少、来得太迟。博友们和积极分子早在在推特告知世界他的绝食之誓。岛屿的碎片反常识芭芭录、和国会山古巴人各自在博客上散播这条信息的功劳莫大,值得赞赏。

当面对一个残酷的独裁暴君时,有一个非常简单公式:
沉默=暴力=死亡。
国际正式抗议和加大的媒体为被残虐的不同意者调查意味着更少的流血。
沉默意味着Maritza Pelegrino Cabrera[ES],Wilman [Mendoza]的妻子,现在变为寡妇,而他分别5岁和6岁的两个幼女将不会在长大的过程中拥有父亲。

芭芭录将古巴资深博客之一,Yoani Sanchez对Mendoza之死的有力宣言翻译并发布

我相要揭发,在我的国家,人民用他们的身躯,他们的肠道,他们的胃,作为战场,作为一个公民抗议的渠道。十分的可悲的是一整个国家的居民——岛上一千一百 万个古巴人——被限制和剥夺了人权。公民可以寻求变化,要求改革,要求现状的终结的文明、选举、和政法渠道均被封锁。我们还剩下什么?好吧,结果人民必须 用绝食抗议作为一种表现他们的不屈的方式。今天,Wilmar Villar[Mendoza]的死十分悲惨。

这便是我想要揭露的事。也许它只会像一个扔进大海的瓶子,一个掉进深渊的不重要的物品,但是⋯⋯我想要留下永恒。我乞求,我们不愿继续用我们的皮肤,我们的骨骼,作为表现我们愤怒的方式。我们必须得到不被压迫做到它的权利。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 leaf.

    啊~翻译有误!
    diaspora被译成“散居在外的犹太博客”,但其实是指“散居美国的古巴裔美国人”!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