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瓜地马拉:为她发声——受种族屠杀之害的原住民妇女

瓜地马拉长达 36 年 (1960-1996) 的内战夺走逾 20 万条性命,至少 10 万名妇女遭到强暴 (受害者多是马雅人)。然而,受害妇女对于自己的遭遇多缄口不提,一直到最近,才鼓起勇气说出当年军队对她们犯下的暴行。瓜地马拉屠杀事件目前于西班牙法 庭进入诉讼程序,多亏人权组织“世界妇女连线 (Women’s Link World)”“正义与究责中心 (Center for Justice & Accountability)”锲而不舍,法庭开始着手追查军队于内战期间涉嫌强暴马雅妇女的罪行。

 

International Lawyer Almudena Bernabeu with Maria Toj and other survivors of Genocide in Guatemala. CC by Renata Ávila

国际律师 Almudena Bernabeu 与 Maria Toj 及其他瓜地马拉大屠杀生还者合照。照片由 Renata Ávila 以创用 CC 方式授权使用。

摄影记者奥非利保罗 (Ofelia de Pablo) 及哈维尔苏里塔 (Javier Zurita) 制作的纪录片“隐形的妇女大屠杀 (The Invisible Genocide of Women)”带我们一窥受害妇女深藏多年的辛酸故事,生还妇女缓缓道出当年遭遇的暴行和折磨,目前她们也积极协助法庭,参与对前军事独裁者黎奥斯.蒙特 (Efraín Ríos Montt) 起诉案的法律调查程序。

哈维尔鲍鲁士 (Javier Bauluz) 2008 年的纪录片“妇女、暴力、沉默 (Women, Violence, Silence)”让玛努拉 (Manuela) 的故事终于为世人所知。玛努拉是单亲妈妈,现于维拉巴斯省 (Verapaz) 的家庭整合中心服务 (维拉巴斯省在 36 年的内战中受战火严重波及);也因玛努拉的付出,瓜地马拉妇女面临的问题才渐渐拨云见日。

瓜地马拉平均每天有两名妇女被谋杀,在这种环境下,当地妇女人人自危。冲突期间发生的大规模性侵、沙文主义式的暴力行为、虐童、性别或种族歧视……等等,都只是瓜国诸多严重社会问题中的冰山一角罢了。

 

西班牙独立新闻网站 Periodismo Humano 的派翠沙赛蒙 (Patricia Simón) 撰文提及著名的纪录片“妇女、暴力、沉默”,该片揭露妇女在瓜地马拉种族屠杀期间受到的可怕暴行。

军队和准军事部队在内战时期对当地妇女犯下的罪行多不胜数,残酷程度令人发指,包括强暴、残害、性剥削、强制结扎、强行流产及堕 胎 (殴打怀孕妇女腹部并将胎儿取出)。受害妇女表示自己被折磨时,那些人特别指出因为她们是原住民,所以“别当她们不是人,她们是动物”。这些妇女事后都不 敢张扬,至于选择坦白的妇女,或一旦被其他人知道事实,就会面临被社会排挤、鄙视甚或驱逐的命运。

但这些惨绝人寰的暴行何以迟至近期才被揭露,并在诉讼过程受到重视呢?美洲人权法院前任专案法官玛莉雅索利 (Maria Eugenia Solís) 指出,联合国调查这起内战屠杀案时,彷佛认为这些罪行不可能发生,因而并未对该部份进行质询。关于妇女在内战时的遭遇,过去的纪录少之又少,她们只有在叙 述丈夫或其他男性家人受到残暴对待时,才会顺带提及。而她们多认为:

对女性施暴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不管是在内战前、冲突期间还是停战后,瓜国妇女在社会中都受到极度不平等的待遇。甚至连妇女本身也 不认为自己应得到基本人权,因此,当务之急是教育她们看重自己,不应将受到的残暴对待视为理所当然。当地乱伦情况所在多有,因此女性从小就习惯在暴力的环 境下生存。尤其从大众给予受暴妇女的眼光更可看出女性的地位,当他们听到某个妇女在内战时被强暴,每个人虽然反应不一,但却没有人抱以同情和支持。对他们 来说,这些受害妇女都是不忠的背叛者,不幸怀孕的话,母子都将沦为他人眼中肮脏的象征;他们认为如果这些女性够洁身自爱的话,当下就应想尽办法自杀,而不 该任由自己被强暴。正因如此,受暴妇女感到万分罪恶,即使侵犯她们的人很多不乏是自己邻居。这就是她们身处的环境:身边的人都可能是加害于她们的坏人,更 令人痛心的是,有些站出来作证的妇女回去后,竟又被同一个人二度施暴。


 

各界组织为了改善瓜国女性的遭遇,特别举办各式活动和庆典,给予受暴妇女最大的支持,让她们勇敢为自己发声,2008 及 2011 年举行的区域纪念活动 (Regional Festival for Remembrance ) 即是一例。此活动进行的内容主题十分多元,包括疗愈课程、妇女充权、自白陈述、公开讨论、反思、马雅庆典、艺术和舞蹈活动,希望这些妇女能藉此瞭解自己的力量和价值,进而走出那些不堪回首的经历,并且携手制止性暴力。

对于那些在内战期间受害的瓜国女性,社会目前仍未还诸她们公道,公开这些故事只是伸张正义的第一步。根据今日女性 (Women Today) 的资料,2010 年瓜地马拉共有 685 名女性惨遭谋杀,凌驾墨西哥华雷斯城 (Ciudad Juarez),成为美洲发生最多女性谋杀案的国家。然而,其中却仅 1 % 的案件进入审判诉讼阶段,连负责为内战受害妇女争取补偿的专员都曾说不相信会发生强暴事件。让西班牙法庭重视受暴妇女遭遇的律师阿姆德伯纳 (Almudena Bernabeu) 再三强调:

如果受害者身处的环境无法还给她们公平,那么普世正义 (universal justice) 是她们唯一的机会。

Survivors and activists from Rabinal, Baja Verapaz Guatemala who declared as witnesses before Spanish Court on the genocide case and declared their testimonies of crimes against women. Image CC By Renata Ávila

来自瓜地马拉 Rabinal, Baja Verapaz 的幸存者和运动人士,以目击证人身份出席西班牙法庭审理种族屠杀案,并提供证词为受暴妇女发声。照片由 Renata Ávila 以创用 CC 授权方式提供。

校对:Aprilweihu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