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全球:2011和平日的反思

从1982年开始每年的9月21日是国际和平日,世界各地的人们齐聚一堂为世界和平尽一份心力。 各地举办了大大小小的活动包括从私人聚会到公开音乐会到线上活动。

其中,太阳花邮报这个新兴的项目招集世界各地的年轻女性以性别的角度撰写地区新闻。他们的博客选择了世界和平作为本月的主题.太阳花的总编辑,同时也是全球之声撰文的Andrea Arzaba 解释道:

我们的博客会从地方与性别的角度报导各种有关和平的议题。请把握机会了解这些国家,让我们创造一个多元文化的讨论与理解空间。

为本系列打头阵的是来自墨西哥的Andrea Arzaba,针对总统去年度的政绩演说与他对未来的展望发表意见。她主张,若国家要保障和平的未来,那就必须要专注于当下的行动 :

Calderon(墨西哥总统)专注于毒品战争问题和在他任内攀升的局面,以及墨西哥当前面对的经济危机。他聚焦在不安,在人民今日充满混沌与悲伤的处境。他着重在”更好的明天”,但…今天呢?

我觉得他忽略了他自身行动在目前不安定的现况中对达成和平的重要性。我相信他的意图是好的-试图消灭贩毒相关的犯罪,但我们必须关注问题的根源。

孩童教育与社会价值是达成和平的关键。当我们有年轻人参与毒品战争,这是因为他们没有受到适当教育,他们也没有足够的机会去做其他事用其他方法赚钱。他们活在一个恶性循环中,难以逃脱。

 

future

相片来自Flickr用户 jm (CC BY-NC-SA 2.0)

来自中国的Amily Yang指出,传统中国思想例如道教或佛教禅宗可助人们获得内心平静。 相反的,针对最近在中国造成超过35人死亡的高速铁路车祸,她感慨这些智慧在现在生活步调快速的中国不复存在。她呼吁其他中国人,静下心寻求内在安宁:

高速铁路原本应是中国的福音,但官员们却被命令加快项目的速度,其中一个例子里,一位司机只接受了十分钟的驾驶训练,而正常来说受训应长达三到四个月。

在中国,一切都很快速。学生赶着找工作被升迁,劳工们赶着制造更多商品,女人们赶着找丈夫结婚,官僚们赶着达成闪亮的生产总值数好升官。因为我们正高速的前进着发展着,我们便以为社会正朝着更美好的未来前进。

是的,发展正是新兴经济体的关键字。我们国家今日唯一的焦点。

“中国,请停下你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是最近的流行句,广为传布。

我们现在是和平的,我们的国家没有战争。

我们现在是和平的,所以我们的国家专注于发展经济。

但内心的安宁呢? 国家能不能稍微为了人民慢下来,跟上人民的需求,像是家庭观,食品安全,人民间的信任感,与无贪腐。对人民来说稍事休息寻找平静还是被允许的吗? 就个人的层面来说,这也是个好问题。我期许各位慢下来在所有想望中选择, 找出对你来说什么才是真正有意义的? 寻找你的内在安宁…

和平从何处起始?Natalia Smicheva总是反覆思索这个永恒的难题。Natalia出身于俄国,一个在2011年世界和平指数中153国中仅排名147位、充斥着暴力与犯罪的国家。她强调,当你越积极,你就越开始了解和平:

和平不在联合国决议里,它在我们的家庭中。 和平应来自母亲的拥抱,来自丈夫的亲吻,来自孩子踏出的第一个步伐。我们应开始重视亲朋好友们, 敬重双亲, 和好好抚育我们的孩子。在爱全人类之前,我们首先应在小小的家庭世界中相亲相爱。只有当我们能和所有生活中接触到的人们分享内在平和的时候, 和平才能冒芽。

 

Islamic Peace

相片来自Flickr 用户 Trey Ratcliff (CC BY-NC-SA 2.0)

来自土耳其的Neslihan Çiflik思索关于战争的终结:

在我有生之年我从未经历任何的战争, 我看待死亡就像在看电视上播放的电影般。我的认知无法接受现实, 我无法体会他们的感受,也无法想像同样的遭遇有可能降临在我身上。

即使如此,很不幸的,战争不只存在于枪炮之中。

座在家中写这样一封探讨和平的信令我感到羞愧。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人互相残杀听起来比人在某个遥远的地方被杀死的陈述来的恐怖。 我没有和死者一起经验死亡, 相反的我和凶手一起沉沦, 这罪恶深深陷入我的皮肤我的血液中。

我可能在自己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正摧毁谁的家, 夺走他的生命或是笑容,又或许,我同时也在剥夺他孩子的笑容。

我无法相信自己能做或可能会做这样的恶行。 这让人羞愧欲死。

这定非我们来到这世上的目的。 我的存在不应带给他人痛苦。

对我来说,战争在这些方面令人不解。 人因疾病或灾难死去。 但战争并非疾病,并非天灾,更非信仰。

那为什么即便如此惭愧我仍要写这封信? 因为我们陈旧的世界需要和平。人类,国家,环境,动物,植物,乃至于国家都濒于疲乏。

最后, 来自拉脱维亚的Anna Zemblicka回忆起一九八九年的八月二十三日,那天两百万爱沙尼亚, 拉脱维亚,和立陶宛人民一起手牵手环成一个巨大的人环。 这正是震撼全世界的波罗的海之路:

波罗的海之路鼓舞了全苏联的民主化运动,并且引来国际社会对波罗的海地区的注目。 在一年半之内,三个波罗的海国家相继宣布独立。 1991年九月,世界各国政府纷纷承认三国的独立。

历史学家和其他学者们认为波罗的海之路”创造了一个人性以和平的方法战胜极权的先例,一个已经,也希望会持续鼓舞很多国家的先例”

太阳花邮报这个月将会持续报导更多故事。 请至网站或追踪推特脸书页面阅读来自其他国家的博客为本系列撰写的新报导。

World Peace Gong

相片来自Flickr用户Fabio Gismondi (CC BY-NC-SA 2.0)

和平日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来对个人与全人类的和平进程进行反思,且正如同在国际和平日所制定下的联合国决议解释一般,这也是一个”纪念并增强全人类与所有国家和平理想”很好的时点。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