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新加坡:家务劳工终于有周休了

从明年起,新加坡雇主将需要让外籍家务移工周休一日,或在放假日给付更多劳动薪资给受雇者。

这项新规定是由国家人力资源部的陈川仁部长在2012年3月8日于国会公布,随即引来许多正反方的回应。

新加坡家务劳工有许多来自发展程度不高或贫穷的国家,像是缅甸、菲律宾和印尼。移工的非政府组织像是TWC2、HOME与Unifem Singapore,从2008年即开始推动给予家务劳工周休一日的宣传。

来自脸书TWC2专页

Andrew Lo在publichouse.sg上写道,周休一日是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劳工基本权利:

当劳工周休一日已经是全世界许多国家的普世规范,提倡这项法案的需求,对一般人来说,是感到困惑,甚至是困窘。令人难过的是,新加坡是这些国家的例外。

Joses Kuan也在publichouse.sg写了一篇文章,并称赞陈川仁的行动:

我在新加坡的TWC2担任义工期间,从未看过任何一位政府公职人员,遑论部长,会跟移工的非政府组织合作,并尝试改变。然而,在 陈川仁诸多实质的行动里,他还亲自到TWC2的Cuff Road Project探访移置、受伤和受剥削的劳工,让新加坡人注意到“遣返公司”的(司法流氓的婉语)可憎存在。因此,这项在法律上规定周休一日的动作,不纯然是粉饰的动作,陈川仁应该为这项工作和方向受到赞扬。

然而,他也针对这项行动可能带来的“早熟的激情”提出警告:

这项新的动作掩盖了几个未有答案的问题。这项立法的法律强制力有多大?谁要来监督雇主,并确认他们会乖乖遵守?违反规定的处罚是 什么?目前已施行的“标准化契约”(十分不合比例地偏好雇主并允许雇主可以任意“购买”休假日),在本质上跟新法案又有何不同?在这种加重雇主负担的新气 氛里,并纠缠着呆帐、仲介服务的贷款,以及扣押护照等议题,雇主─受雇者之间彼此讨价还价的权力,或双方的互动关系又该如何呢?

怨言和批评开始从反对周休的雇主那方出现。一些雇主在海峡时报发表论坛,援引各种理由,从外部施与新加坡雇主的压力,到与日俱增的社会疾病,来反对这项立法。

Thng Tien Guan也建议,家务劳工周休或许对新加坡旅游业有害:

许多仆役的移工在休假日会成群地在乌结路上聚集,有些群体甚至十分粗暴。这又对旅游业产生甚么影响呢?

移工仆役可以周休是一项影响许多家庭的议题,政府突如其来给予移工仆役周休的决策,十分令人失望。

来自某些雇主的反周休声浪,在推特上遭到严厉的批评:

@Giles_iPresume: 新加坡立法给予移工仆役周休的全球新闻报导是十分丢人现眼的,但别跟海峡时报的人说。

@woonhian: 真令人害怕。新加坡人总讨厌被标签为狗,但他们的确用这种方式对待别人。

@kj_nash@kixes我一点也不同情雇主,他们未来的生活惯例就是得被必须对待仆役像个人所打断。

某些人也提到,可以用日薪的方式换取周休,留下了雇主可以滥用的空间,并提到15元的薪水─政府建议的薪资─实在是太少了。

@BeccaDBus: @kixes@STcom 休假日的价值就是你必须工作去得到他。因此,它应该是大约100元上下。

@leyandrea: 你们竟敢设定你们的15元只是补偿。回应 @STcom: 仆役每次休假日工作应该拿到15元。

Eddy Blaxell 指出,这项立法仍可能让家务劳工无法获得任何薪资成长。

一篇文章指出,仆役的薪资应该比原本高15%,因为大多数的仆役支领月薪,而其他休假日的工作补偿金必须在月薪之上支领。

但这些改变并无法适用于现存的契约。他们只适用于2013年1月1日之后领到工作许可证的劳工。而且这些劳工的薪资也还没订出来。日后,一名雇主想要继续用现在的薪资水准雇用一名仆役,一点也不麻烦。他只要减少15%的仆役月薪,并把省下的钱当作补偿金付回去。一切就这么简单。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