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土地改革非得血流成河?

妮可莲耶·米隔·莉玛是一位来自亚马逊乡间的制造业者和地方领导。由于她的生命一直受到掠地者和山老鼠的威胁,目前正受到国家军方单位的保护。

在二月初时,巴西公共新闻调查局(A Pública)来到了位在亚马逊联邦州的拉布莱雅镇访问该名女士。

自从她在2009年担任“天赐”协会的主席以来,威胁就没有停过。该协会由当地规模较小的生产者创立,旨在保卫当地人不受田地侵 占、盗砍树木的威胁。隔年,妮可莲耶在多次向有关当局请愿对抗犯罪行为之后,遭到不明人士殴打,她的房子甚至付之一炬。紧接着,在2011年五月,她临机 应变将自己裹在毛毯中才躲过一名站在她家门口的持枪歹徒的威胁。十月,为了确保她平安返乡继续为民喉舌,国家部队特地集结起来护送。

影片中,妮可莲耶发表声明道:

我们为什么要饱受威胁地生活着?应该要有人挺身而出做点事情…有关当局应当采取行动…就是因为盗伐和领土侵占才导致这么多冲突…假使国家部队撤退了,我和我的夥伴也必须离开。因为我们再继续待着,就会在被杀以前尝尽被虐待的苦痛。

为了保卫森林而被枪杀

妮可莲耶是目前受到国家部队保卫的六个人当中的其中一个,也是巴西乡间遭到持枪人士威胁的172人之一。根据乡村土地委员会(保障乡村土地权和水资源的组织)的资料显示,和2010年比较起来,受威胁的人增加了107%。2010年时只有83人。

去年,全球之声曾经报导过乡土会所发表的数据,指出过去25年里有1614人死在乡村间的纷争。这当中也包含了广为人知的吉科.曼德斯多洛西.史坦以及艾尔多拉多.多斯.卡拉杰斯的谋杀案

最新一份乡土会的数据指出,因为土地和水权纷争而遭致歹徒威胁的总人数从2010年的38555人上升到2011年的45595人。2010年总共有32名劳工或是当地领导被杀,而2011年则有23位。

Adelino Ramos. Photo from Altino Machado's blog (used with permission).

Adelino Ramos,照片来自Altino Machado的博客 (经过允许后使用)

国家部队之所以会出面保护巴西北部的地方社区领导要归功于乡土会的努力。在玛利亚.多.爱斯皮丽多.姗多和她丈夫何赛.克劳迪欧.利贝罗.达.西尔法在帕拉州遭到谋杀使国家蒙羞之后,乡土会便交给隶属于司法部的人权特密组一份清单,指出遭受死亡威胁的人士的数目。

在这对夫妇遭到冷血谋杀之后,其他谋杀案也陆续登上报社头条,像是住在朗多尼亚州的阿帝利诺.拉莫斯、受人尊敬的南马托格罗索州首长尼西森.高梅兹就是众多牺牲者中的两位。对此乡土会声称:

最少有八件谋杀案和环境保护者息息相关。其中两件我们认为与吉隆波拉斯(巴西的世袭奴隶组织的成员)有关,另外两件我们则认为是本地人所为……本会以为政府在虽然在第一次谋杀案后介入调查,但此举仍不足以吓阻侵占土地者、地主们以及其他人的不法行为。

凡斯(Vice)网站(英文字幕)上有一部长达一小时的纪录片,钜细靡遗得分析了冲突的前因后果。里面有一段是采访已逝的玛利亚.爱斯皮丽多.姗多。针对她和她丈夫参与盗采林木的抗争行动之后所遭受到得一连串骚扰,玛利亚表示:

“许多人都跟我说这样做不值得,但对我来说这很值得,不只是我,连我丈夫都深信这一切是值得的。我很清楚我这样做是拿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你说我不害怕吗?其实未必。”

还有两位受害者华欧.邱贝尔.普利摩和荷西.格拉最近也成了风云人物:前者在去年十月遭到射杀身亡,后者则是在上个月被迫和家人逃离他们社区。

一切为了经济发展和联合国永续发展大会Rio +20

巴西近几年掌握了经济政治上所谓的软实力优势,而在瞬息万变的国际局势当中取得一席之地。不过如同其他国家,为了吸引投资者在国际市场中选择它们的政府债卷,巴西政府也必须想尽办法提高国内生产毛额才行。

Rise in deforestation in the Amazon Rainforest. The Brazilian Amazon rainforest had 5,850 km sq of its legal area deforested from August 2009 to April 2010, according to INPE- Instituto de Pesquisas Espaciais. Brazil. Photo by Ronie Luis Leite copyright Demotix (July 2007)

日渐消逝的亚马逊丛林。根据巴西的INPE(空间研究机构)的资料显示,巴西的亚马逊丛林从2009年八月到2010年四月之间,总计有5850平方公里的森林遭到砍伐。罗尼.路易斯.莱特摄 迪摩提克斯授权 (2007年七月)

虽然有人赞成在可承受范围内尽力发展经济,但有人质疑总统迪尔玛.荷赛夫的发展观念有误

Assuntos Produtos da Mente [葡]来说,在巴西以出口导向为主的产品“是以农产品的制造和出口以及非农产品(或矿业)的出口为主的经济模式,而这样的模式无法有效提升经济发展和合作关系的,甚至无法满足巴西人们自己的需求。”

最具争议的提议是现行的山林管理法案的修订巴西促进科技进步公会(SBPC,葡文)交给这项法案的宣读者一封公开信,信中写道:

目前正在国会审理的巴西山林管理法修正案是在某些部会游说团的影响下进行的,取消农业综合企业管制条约意味着环境保护和农产品本身将遭到严酷的挑战。保护自然区域的措施会减少,进而在未来降低我们生产食物的永续性和效率。如此一来,巴西的第一级产业还有什么价值可言呢?

尽管巴西国会即将在本周举行投票,但是内部已经有声音要求暂缓。迪尔玛总统希望新的法案能在联合国永续发展大会开始之前通过。

来自巴西各州的首长们即将在六月举办的联合国永续发展大会群聚一堂,讨论如何在环境保育和社会融入的前提之下进行永续发展。在一场亚马逊环境研究机构的访谈中,记者艾利安纳.布朗说道:

巴西即将主办Rio +20,其领土涵盖世界上最广的雨林范围,然而一大部份的森林已经被组织犯罪者所占据。在某些角落里甚至染着鲜血,来自那些不受州政府支持的环保人士的鲜 血,尽管他们在临死之前已经在影片当中预告了自己的死亡。在这座森林的保育区里,巴西紫檀和其他有价值的的林木早已被盗伐一空,甚至有些木头是合法的运到 巴西码头再转运到欧洲。在这样子的情形下举办的环境讨论会议如果不称作尴尬,那我想世界上就没有尴尬这一回事了。

记者阿玛利亚.沙法托提醒我们:

世界上有越来越多的落后和新兴国家想靠着经济发展来扭转他们在社会劣势。但经济发展要考量到的包括适用于现在人口的公共设施以及创造与环境共存的机会,而不只是提高国内生产毛额而已。只考虑到GDP会让经济发展沦为发动战争或制造交通意外的藉口。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