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国际母语节在法语区

法语原文是由珊米·包塔叶(Samy Boutayeb)、克莱儿·巫瑞琪(Claire Ulrich)及苏珊·连恩(Suzanne Lehn)共同著作。

全球在2012年2月21日庆祝国际母语节。(注意;原文在2月21日时已在法国出版。) 大部分的人都认为这是个展现各个语言及为了保存母语所做的努力而设立的节庆。

只有少部分的人知道庆祝母语节的活动源于孟加拉,起初是为了表示对爱国精神的尊敬。

2月21日这个日期被选定为国际母语节是纪念那些为了荣耀他们的母语(Bangla)而在1952年的同一天牺牲生命的烈士们。这是世界上罕见的例子之一,烈士们为了他们的母语无所畏惧的牺牲性命。

在孟加拉,2月21日这天是假日。虽然全世界都庆祝国际母语节,但在其他国家这一天却不是假日。联合国教育科学暨文化组织在1999年宣布这天为国际节日。

国际母语节已经促使印度和孟加拉在共同边境上庆祝,来增进两国间既有的友谊。

印度和孟加拉会一起来观察国际母语节在两国边界上的无人之地,主动鼓励两国之间独特的关系。

非洲:非洲语言的崛起

今年国际母语节的主旨是在介绍学校的母语教学。随着他们回想起本土意识及非洲和其他说法语地区的文化,人们开始发现发扬非洲语言的努力的复苏及复兴。

在科特迪瓦母语学院的行动促成关于母语教学的法令(法文)的草拟

在模里西斯的岛屿上,社工描述(法文)是他们的希望也关心克里奥语的选修课程在长期成功的影响和孩童的基础发展。

克里奥语的介绍预防了否定母语对孩子可能造成的伤害。这些影响很多人都知道,例如:丧失自尊和学习其他语言的负面影响。

在几内亚,全球之声的作者,Abdoulaye Bah,在他私人的博客Konakry Express上提到(法文),

最近,谣传康德总统很快就会把国际语言学校引进到我们国家的教育系统。这很不寻常。在那样的世界,这项行动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在4月25日,我收到朋友的一封讯息,写道: “当局已经下令要建立‘国家语言及识字部’。”

即将消失的语言的服务網絡

因为缺少合适的电脑键盘而使得诸多母语在網絡上变得稀少、即将消失或鲜少使用的情形,现在正在改善。举例来说,“持久之声”这项由美国国家地理协会发起的计划,在網絡上推行“会说话的字典”:

提供跨国听众一个机会,来从人类交谈中聆听鲜为人知的语言。

目前有八部字典:吐瓦语,荷语,斯莱兹迪尼语,马土卡帕努瓦语,查马可可语,雷默噢,慕尼切语及沙乌拉语。

由于播客(podcast)的发明,非洲语言和科技间发展出一种新的合作关系。透过播客,民间故事这类古老形式的流行文化在Apple 商店及其他声音档图书馆上重新复活。比方说,班巴拉人的语言(来自马利)的这个故事,“松鼠与蛇”由另一位全球之声法文社群的成员,包克力·可奈特所录制:


“L”écureuil et le serpent “Conte en langue bambara (mp3)
法文版本可在这里找到

科技和非洲母语之间的合作过去在商业和社会中最近很少被注意到,但如今已经有许多案例:以非洲语言呈现的iPhone应用程式出现频率增加,例如这个Yoruba(约鲁巴)语的App

Young girls in Bretagne, France. By ghislainedarmor on Flick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法国布列塔尼的小女孩们。拍摄者ghislainedarmor on Flick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在法国的大都市,操不同语言的地区也对他们的母语重新产生兴趣,Quimper市举办Breton语言游览[法文],带游客参观村庄风光。同时,帕瑟奈市也庆祝起当地语言“Parlanjhe”。

身为或许是这个时代的前征,由法国歌手纽温·勒霍(Nolwenn Leroy)制作且在布列塔尼录制的专辑“Bretonne”,已经卖了超过一百万张。现在,在家族及语言混杂的这个年代,拥有超过一个母语且不招来忌妒是有可能的,而且是越多越好。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