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国:博客德米特利.旭披洛夫以“侮辱国家官员”遭到起诉

在2012年4月3日当天,克麦罗沃法庭宣判博客德米特利.旭披洛夫违反刑法第319条“公然侮辱国家官员”。因此他必须做社区服务十一个月,还要缴交百分之十的薪水给国库作为罚金。旭披洛夫之所以遭受这样的刑罚是因为他去年11月发表了两篇文章。文章中以词藻华丽的语句挖苦地区首长阿曼.图勒耶夫和他的手下官员们。

旭披洛夫的首篇文章就批评图勒耶夫的鼓励生育政策漏 洞百出。图勒耶夫在去年(20111年)宣布只要在11月11日当天(因为“11/11/11”的关系)登记结婚的新婚夫妻就可以获得3万卢布(大约是美 金1千元)的补助。旭披洛夫评估这次的计划大约花掉了1千5百万卢布。但在就在前一个月,政府还因为短缺1千6百万的贫童救助金还举办过一场募款会,现场也花钱请来了几位电影明星像是索菲娅.罗兰站台。对此,旭披洛夫讽刺说:

所以我们伟大的克麦罗沃区政府官员们两手一摊说没钱救助贫童,但当他们要鼓励年轻人们结婚生子,钱就像长脚一样自己跑出来了!

旭披洛夫也将炮火指向地方的文化暨国籍政策部部长拉里莎.柔尔芳。尤其是针对她在政府新进举办、遭民众痛批“烂透了”的雪人节(或称耶提日)里所担任的职位大加讥讽。除此之外,去年11月,她在乐界传奇Mashina Vremeni(时 光机器乐团)的摇滚演唱会上发表演说时,提到此次演唱会是由统一俄罗斯党所赞助。台下观众一听到这种说法,立刻毫不留情的给予嘘声。当这段影片在 Youtube上流传之后,Mashina Vremeni的主唱,安道鲁.马卡瑞维奇解释说他们乐团仅同意接受政府颁发的荣誉奖项,但是没有收取任何政治献金。(在一篇名为“势利鬼”的网志贴文中,这位摇滚明星认为图勒耶夫手下官员这样做是“杀人不着痕迹”)柔尔芳也不甘示弱,她指控该团体试图挑动人民对政治的负面观感。

旭披洛夫在他博客上放了一张柔尔芳的照片,并且注解道:

这是拉里莎·柔尔芳,一位就职于文化暨“种族偏见”局的超级美女。这名最为人称道的局长得知自己没办法成为克麦罗沃州文化暨艺术 大学的头头之后,她决定豁出去了。她寄给菲斯里一封信说道:“我会每个月只给你8000美元附加一箱伏特加,看你滚不滚!”对周博卡,她直接就将他逐出Pust govoriat(“让他说话”)’Ogni Kuzbassa’(“库兹巴兹灯”)(基于尊重我这样称呼它)杂志编辑。之后她又跑到绍里亚山,试图寻找女耶提人作为繁殖雪人的根。最后她又做出让人作 呕的历史性一刻:颁发奖项给Marshina Vremeni乐团(这让我们博客界有好几天,会因为想到脑袋装满雪人的官员们利用这么出名的乐团沾光而崩溃)

最后,旭披洛夫将焦点转向艾莉娜.鲁德纳法,市立教育局副局长,形容她是一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野心勃勃的官员。博客贴文中也附上了2010年5月的备忘,鲁德纳法提出了一个计划“消灭[克麦罗沃地区]具威胁性的社会势力团体所发起的违法活动”。档案中,鲁德纳法提出了以下让人哑然失笑的办法:

有计划地接触这些具破坏性的组织分子,先了解他们本身的问题何在(他们工作地点、是否需要医疗协助、孩子的就学状况等等),然后再花时间与他们进行建设性的对话。

旭披洛夫对于鲁德纳法的想法如此回应道:

[她]真的很想参与这个地区的政治活动,可是因为我们国家法律规定政治性的想法不得实施在教育机构中,让这位权力有限的女士的梦想窒碍难行。聪明的她因此提出了一份写满阿谀奉承、让人眼花撩乱的文件企图换个方式获取她所想要的。

过了一个星期,旭披洛夫在这篇幽默讽刺的贴文之后,又为一个背景设定在十年后的科幻节目写了一份稿子,标题叫做:“阿曼.古米洛维奇[暗指图勒耶夫]一天生活”由“半岛Kuzbass电视台”播出。(旭披洛夫的稿子中有针对种族的暗喻,嘲讽那些半哈萨克、半巴什基尔的政府官员,从稍早的报导看来,旭披洛夫不只违反了刑法第319条,也将根据刑法第282条指控他挑起种族仇恨。)

稿子的一字一句都针对克麦罗沃的省长加以嘲讽并且故意设定一些很荒谬、很尴尬的场景达到嘲讽的效果(像是图勒耶夫的太太以虫子和尿液喂食她 的丈夫,又或是上班时会收到黑函等等)而图勒耶夫自己本身更是充满了喜感。在某一幕当中,他出现在“I Am Alive”(“奋勇求生”,一部由虚构的由半岛电视台制作的电视节目)里面,并且说着balalaika(巴拉莱卡琴,一种流行于俄国的弦乐器)语,意 思是他会在每个字的尾音加上一个“ama”,这个点子是利用喜剧作家米可黑尔·加路斯提安所带动的对中亚人的刻板印象而成。在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有一名助 手将一个图勒耶夫忘记的化妆盒子归还给他,图勒耶夫讲了一句相当讽刺的话:

谢谢你,札克哈尔。时间刚刚好。我正好需要一些粉底霜和强力胶。因为我的耳朵跟我的身体分开了,而且我的脖子冒出了好多尸斑。

不过克麦罗沃的博客们对这件事情评价不一。阿雷克桑德·索罗金是任职于地方大学文学院的讲师。他在2012年1月提及曾经有警察要求他承认读过旭披洛夫的博客贴文。(为了之后在法院审理时有证据证明LiveJournal[即旭披洛夫的博客]是一个公开的论坛)到了2012年2月,虽然索罗金仍然支持旭披洛夫反对执行刑法319条的作为,但他也对于旭披洛夫不对外公开他的审判感到不满。克麦罗沃记者菲西利·波柏克(旭披洛夫曾“赞扬”他是一个为了钱和酒而什么都肯做的人)表示很期待这周判决出炉,虽然他在事后又旭披洛夫不太可能从这次的经验中学到教训。波柏克也转贴一则由一位克麦罗沃的居民安德烈·伊凡诺夫所写的文章。该篇文章是关于DozhdTV(一家位于俄罗斯的独立电视台)报导旭披洛夫的事迹的始末。在广播中,DozhdTV的主播认为克麦罗沃的法庭实实上是判处旭披洛夫去做苦工。对此,伊凡诺夫讽刺地应和道

德米特利的刑罚原来不是库兹巴兹人们想的那样简单,只要扫扫街道就可以了。在莫斯科,人们都知道恶毒的图勒耶夫要将这个可怜人送去矿坑慢慢腐朽或是挖一些掩埋有毒废料的坑洞。

与此同时,旭披洛夫决定继续上诉,他表示他已经准备好要上诉到欧洲法庭。另一方面,图勒耶夫的律师,阿雷克塞·西尼特辛告诉Novokuznetskoe(新库兹涅茨克)电视台说法庭的决定和欧洲的法律不相违背。他也宣称道没有任何一个国家会允许自己的公民发表公然侮辱国家官员的文章。讽刺的是,人权团体Agora(阿哥拉)主席帕菲尔·区考夫有着全然不同的见解。他告诉加席塔加诸在博客的刑罚已经是过去式了,因为欧洲人权公约明令禁止这样子的行为,所以身为签约国的俄国当然也有义务遵守公约的内容。

备注:Abominable Snowman Day,即所谓的“雪人节”,又称Yeti Day,即“耶提日”,耶提在俄罗斯即代表雪人的意思 详见Wikipedia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