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欧洲:经济危机点燃了反移民政治的怒火

虽然法国总统大选已经落幕,对于即将卸任的萨科奇总统(Nicola Sakorzy)以移民作为竞选活动的核心议题,这个现象仍然在网络上闹得沸沸扬扬。许多网民好奇,他选择迎合极右派选民的偏好究竟是帮助他稍微扳回一点失败的颜面呢?抑或是他的选民最终选择舍弃他的原因之一?

欧洲的选民很显然地对于多元文化失去了胃口。这块大陆上的极右派政党将矛头指向移民,责怪他们是全球经济危机的根本肇因,这种作法已经证实成果丰硕。

African refugees by Vito Manzari on Flickr (CC BY 2.0)

非洲的难民。图片来源:Vito Manzari 的 Flickr (CC BY 2.0)

 

如果这种说辞听起来很熟悉,那是因为它一直以来都影响着这块历史悠久的大陆;在过去几十年里,每每遭遇危机就会周期性地出现一次。瓦列希(Valérie)在她的部落格Crêpe Georgette详述了法国的移民观点年表,时间跨度为十九世纪上半叶至今。

如果只有一个观点正在流行,那就是认为,相较于近代来自马格布利(Maghreb)1和非洲的移民,早先的移民人口(意大利人、波兰人、西班牙人、比利时人……)更能完整地融入当地社会。
我们经常听说:以前的移民潮都是来工作的,没有造成任何问题,法国人也完全地接受他们;那么我们注意一下,最近有关这些移民者们的评论不过就是在覆述老旧的刻板印象,而且所有的移民社群都曾遭遇过(不论他们是来自较乡下一点的地方或是来自国外)。

瓦列希把今日人们对于东欧和非洲移民的反对声浪,与过去人们说「意大利和西班牙移民没有融入也不可能融入当地」的陈述画上等号。

所有的移民人口(普遍来说也是穷人阶级)在几个世纪以来都被视为肮脏、化外之民,沉溺在强烈的欲望和古怪的习俗中。 就如你可能也注意到的,今日我们对于「伊斯兰化」小区的评语–例如「沦陷」在满街都是披着全身罩袍的女人和她们的十来个小孩–其实都是在覆述着先前所有移民潮也蒙受的批评。意大利移民的厨艺也很烂、也生了太多小孩、也穿着邋遢;波兰移民则因为他们特有的天主教派信仰,以及他们在弥撒过程中习惯全程站着,但一个得体的法国人绝对是坐着,所以备受嘲笑。

经济衰退不是唯一的原因

尽管如此,经济衰退尚不足以解释反移民声浪大兴的吸引力。有一篇文章谈论法国多元文化的未来,作者茱莉.欧渥农(Julie Owono)强调

人们对于欧洲未来的担忧加深,原因不只是这次金融危机而已。在法国总统大选第一轮投票结束的当天晚上,许多政客立刻对结果作出了解读,然而与他们的说词矛盾的是,看起来那些投给极端派的人们并没有受到多少移民祸端所造成的伤害。法国的分析师发现:虽然民族阵线(National Front, FN)2有62%的选民主要关切的就是移民问题,但该党在全国获得较多选票的区域并没有呈现特别高的移民迁入率。

一个欧洲现象

Foreigners in Europe by Digital Dreams on FlickR License-CC-BY

外国人在欧洲的分布图by Digital Dreams on FlickR License-CC-BY

 

政客反移民的老旧论调并不只限于法国。在希腊,名为金色黎明(Golden Dawn)的新纳粹党利用国内的经济困境大力跶伐,进而在最近一次的全国大选中取得突破性的进展。在英国,一个以詹姆斯(James)为名的评论家针对卡麦隆(Cameron)、梅克尔(Merkel)和萨科奇声称的欧洲多元文化之失败作出反应:

她(梅克尔)要求较富裕国家的人民接纳并训练较贫困地区的人们!这个想法并没有成功;我们为之耗费了数十亿元,而且还一年比一年花钱 !难道你会宁可在英国雇用一个声称自己很穷的罗马尼亚工人,然后让他把所有赚来的钱汇回家乡盖豪宅?这就是现在正上演的戏码!

瓦列希说,她已经对反复出现的反移民论调习以为常了。她在自己的部落格中推荐了一些文章,让人们读过之后可以展开一些讨论

要讨论人们对于马格利布和非洲移民的焦虑感,我们可以阅读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初的一些文本,以便了解这种害怕的原由,以及相同的论点是如何在几个世纪中被反复提出来。推荐读物有:

-Melle S.推荐之A. Sayad, ”Immigration or the Paradoxes of Alterity ”[fr] (1. The illusion of the ephemery 和 2. The illegitimate children)
-Gérard Noiriel, ”The French Melting-Pot”
-Laurent Dornel, ”Hostile France. A History of Xenophobia in France in the 19th Century”[fr]

译注:
1十一世纪摩洛哥皇室在北非的领地,范围包括现在的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西亚和利比亚等国。
2这是法国的极右派民族主义政党,在这次法国总统大选表现优异。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