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非洲:发展优先? 民主优先?

五月九日至十一日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Addis Ababa)举行的第二十二届世界经济论坛(The 22nd World Economic Forum, WEF) 已经落幕,但是网络上的许多讨论仍然围绕着这次论坛选择的主题:非洲的快速发展。

在一场以非洲领导为主轴的外围会议中,埃塞俄比亚首相梅莱斯.泽纳维(Meles Zenawi)赞扬其政府的经济成就,并斩断经济成长和民主之间的关联。他

不论从历史上或理论上来看,经济成长和民主之间都没有直接关联。我不相信枕边故事,那些言论是经过精心设计,要将经济成长和民主扯上关系的。民主的必要之处,是在于让分歧的非洲各国团结起来。

尽管梅莱斯.泽纳维如是说,许多批评者仍坚称,那些牺牲民主才得以实现的快速经济成长都是短暂且肤浅的。一位开普敦(Cape Town)的评论者厄米亚斯.卡塞耶(Ermias Kassaye)不这么认为;为响应笔者在脸书上的发言,他写道

愚钝的心智面对自由的压迫,总是乐在其中。当然,他为了填饱肚子而挣扎求生,却没有一刻自由的想法停留在脑中。成长的理由是出于民主和自由思想的社会;如果成长的花开在民主的坟墓上头,总有一天它会繁盛到足以摧毁整个物质世界。

世界银行的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Justin Yifu Lin)在世界银行的部落格上如是写道::

有些人坚称,埃塞俄比亚和其他相似所得水平的非洲国家受困于统治方式、贫穷和冷清的投资氛围,所以无法逃离贫穷陷阱,但我并不认同这种说法。中国和台湾,中国(我的国家)和其他许多新兴工业化国家在几十年前也一样贫穷,也一样承受了贪污腐败和其他种种障碍;它们之中的许多国家,直至今日都还在政府管理和商业环境的指标排名上远远落后。我参与过中国为摆脱农业经济而进行的转型过程,而且我有信心,非洲也可以进行相似的改革。

他接着写道

如今人们需要的是我所谓的『发展思维3.0』,它的基础是在于明辨一国拥有什么(也就是禀赋〔endowments 〕)以及一国擅长什么(也就是比较利益〔comparative advantage〕)。基于这种想法,政府的角色是积极主动地协助民间部门提升该国擅长的产业。 过去的发展经济学通常都将焦点摆在发展中国家缺少什么,以及它们不擅长什么。一个例子就是:基于旧有的结构主义(或说是「发展思维1.0」),试图以进口替代策略来刺激一国的重工业发展;之后,人们开始关注政府管理的问题,这个现象就体现在新华盛顿共识上(我称之为「发展思维2.0」)。发展1.0和2.0的成果大致上是令人失望的。 发展思维3.0提出的是一种心态上的转变――我们必须停止告诉非洲人或其他低所得国家的人们什么是错的、什么必须修正;反而应该和他们合作,从他们已经拥有的资源中找出他们的长处。这些长处可以在国内外市场中转化成他们的竞争力。

然而,许多网民怀疑这种发展优先于民主的想法,在埃塞俄比亚的例子中是否适用。有一位无名氏在世界银行部落格中发问

身为一位埃塞俄比亚人,我发觉自己很难接受你对于我国的评论。埃塞俄比亚的成长颂歌只是浮夸其词的宣传,远非事实。试想一下,埃塞俄比亚一个每年接受30亿美元援助的国家;现在的政府已经掌权二十年,而且现在的每人国内生产毛额(GDP per capita)和二十年前是一模一样的。二十年前,即使是在军事独裁时期,人们一天至少还能吃上两餐;现在,经过了世银二十年的援助后,人们一天都不吃到一餐。在信仰基督的埃塞俄比亚,偷窃是令人憎恶的行为,但如今贪污已变成全国文化。你可以在亚的斯亚贝巴看到摩天大楼,但它们都是由统治菁英、军官和他们的心腹所拥有的。七百万人还在世银资助的社会安全网计划中,而四百万人仍亟需食物援助。在亚的斯亚贝巴看到的埃塞俄比亚,和亚的斯亚贝巴以外的埃塞俄比亚是截然不同的。政府极尽所能地美化亚的斯亚贝巴,让外国人误以为这个国家正在成长,但只要出了一百公里之外,就会看到完全不一样的景象。埃塞俄比亚的人权侵犯行为十分猖獗。由于你出生并成长于中国,我不怪你为了发展而贬低自由和民主的价值 。但为了对照一下,试想格达费(Gaddafi)上台前的利比亚(Libya)吧!那是一个多么富有且建设完善的国家,但不消一年,这个国家就成了废墟。中国的命运不会和利比亚差到哪去,埃塞俄比亚则会更糟糕。在我们思考任何形式的发展之前,埃塞俄比亚需要先有一个稳定的政府。一旦我们建立了一个以民选为基础的政府,要永久地改变这个国家就不那么困难了。世界银行必须倾听埃塞俄比亚人的心声:自由优先。自由,才能烘焙出美味的面包,别无他法。

世界银行先前宣布,网络上已经开展了世银与埃塞俄比亚伙伴策略计划(Partnership Strategy)的磋商。埃塞俄比亚的网民可以透过在线参与 ,提出他们对于埃塞俄比亚的发展优先级的意见。
一份以非洲的政治经济事务为主轴的双周报

「非洲机密」(African Confidential)
曾经报导,虽然埃塞俄比亚列名在全球成长最快的经济体之一,该国的政治策略和区域角色仍然是令人质疑的:

相较于民主和贸易同盟,食物、住屋和用水被人们视为更重要的东西。「我们是个相当强硬的政权,无人否认。」阿迪斯的一位官员私下表示。他将埃塞俄比亚的世界观清楚阐释:厄利垂亚(Eritrea)1是一个威胁;索马利亚(Somali)不是友善的邻居;奥罗莫解放阵线(Oromo Liberation Front)2发出威胁的噪音,但完全是杂乱无章的。国外的非营利组织如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难以进入受影响的区域,难民营里更是不时传来政治迫害的骇人故事。

除此之外,《经济学人》杂志一篇名为〈一个新成立的基金证明了这个国家的诱人——以及人际关系的价值〉的报导也指出,埃塞俄比亚的投资大门是优先对有关系的人敞开的。

埃塞俄比亚,这个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的人口第二大国,持续被指控利用中国研发的监控技术来镇压国内的分歧声音

译注:
1 厄利垂亚原为埃塞俄比亚所建立的屯垦区,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在联合国的同意之下,与埃塞俄比亚共同组成联邦。经过多年的武装抗争,厄立垂亚终于在一九九三年四月,经联合国的斡旋与监督之下,举行了公民投票,结果以99.8%赞成通过脱离埃塞俄比亚,并于同年五月二十四日宣布独立。

2 奥罗密亚(Oromia)是埃塞俄比亚中部一块面积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区域;奥罗莫族(Oromo)人口更占了埃塞俄比亚总人口的34.5%。由于种族歧异,该族人民长期遭受统治当局的迫害。奥罗莫解放阵线于一九七三年成立,旨在追求民族自决。

*Thumbail: Ethiopian Prime Minister Meles Zenawi. Courtesy of WEF Flickr page (CC BY-SA 2.0)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