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突尼斯:伤患在革命后遭忽视

对于突尼斯政府未善待先前革命期间的伤患,民众感到愤怒与不满。前总统阿里(Zine El Abidine Ben Ali)遭罢黜之前,数百人因与警方爆发冲突而受伤,但后来却遭到忽视,有些人体内尚有子弹未取出,有些人遭截肢后,仍在等待义肢,许多人因为伤势复杂,并未获得应有照顾。

知名博客兼社运人士Lina Ben Mhenni撰写文章,题为“革命伤患所需治疗永远不会来”:

时隔一年多,临时政府对革命期间受伤的民众不闻不问,官员声称的理由众多,彷佛照顾为国牺牲者健康的工作还能久候,这些英雄面对 警方暴力,用肉身抵挡真枪实弹,期望改变国家处境,但历任政府提出的理由都很荒唐,其中一任自称只是临时政府,无权采取必要治疗措施。有些受伤的英雄再度 挺身而出,争取接受治疗的合法权利,这是我们最起码该提供的服务。他们四处求助,却屡屡吃了政府的闭门羹,于是在选前不久公开绝食抗议

 

Sit-in by families of men wounded during the revolution. Photo from machhad.com (CC BY-NC-ND 3.0).

革命伤患家属静坐抗议。照片来自machhad.com,依据创CC BY-NC-ND 3.0授权使用

Tarek Dziri and Muslim Bin Fraj Kasdallah, who threatened to self-immolate in front of the National Constituent Assembly on April 18, before the government decided to send them abroad to get more advanced care. Photo from machhad.com (CC BY-NC-ND 3.0).

Tarek Dziri与Muslim Bin Fraj Kasdallah原本扬言,将在4月18日于全国制宪会议前自杀,后来政府决定送他们出国接受治疗。照片来自machhad.com,依据创CC BY-NC-ND 3.0授权使用

博客Hada Ana提到其中一项案例

突尼斯革命后,伤患因为医院欠缺医疗设备而丧命,在革命后的今天,Hassouna Ben Omar在病床上搏斗八个月后死亡,没有人记得他,没有人理解他的痛苦。

Mohamed Bin Tijani El-Hanchi has a bullet inside his body. Photo from machhad.com (CC BY-NC-ND 3.0).

Mohamed Bin Tijani El-Hanchi体内仍有一颗子弹。照片来自machhad.com,依据创CC BY-NC-ND 3.0授权使用

Rashad El-Arbi的父母绝食抗议后,政府才负起治疗责任。照片来自machhad.com,依据创CC BY-NC-ND 3.0授权使用

Yassine Ayari在Twitter网站上严辞批评执政党Ennahda

执政党议员只会用可兰经和国歌治疗革命伤患…

博客Abdelkader Hammami提到故事的另一面:

执政党相关Facebook页面张贴值得注意的资讯,但我们无法查证来源,其中提到,“突尼斯革命有一项怪异之处,人权部长 Samir Dilou桌上堆满7000件申请案,申请人自称在革命中受伤,但许多人实际上却是在无关的暴力事件中受伤,政府应以诈骗及勒索罪名起诉他们。”

以下影片Melomanx提供,拍摄3月26日当天,革命伤患在人权暨转型正义部大楼前静坐:

另一段影片TunisiaTalks提供,记录伤患的痛苦:

校对:yenro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