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匈牙利:“寡头商人”成为網絡热门话题

约瑟夫.昂吉昂,前匈牙利农业部秘书,展开了他的对抗贪腐之旅。昂吉昂于一月辞职,从那时开始他就一直关注政府和所谓匈牙利“寡头红顶商人”席米奇卡(Lajos Simicska)和聂尔给什(Zsolt Nyerges)之间见不得光的关系。这两人被称作是总理欧班的亲密盟友和具有高度影响力之商业精英。

昂吉昂此刻奋力在国家土地出借投标案的不协调着墨,此“不协调”意味着一些具影响力人士所经营的公司,总是在这方面获得较佳待遇。但这看起来似乎是个敏感议题,他可能面临到掌权者的报复,尽管其他人也试图指责过。

在昂吉昂采取行动之前,新闻记者也屡屡发现这些匈牙利的寡头者将其势力延伸于媒体。这些记者的其中之一,是以捍卫新闻自由而知名的阿提拉.孟格(Attila Mong)。他在他的网志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你知他是谁与不得提起姓名的那个人You-Know-Who and He-Who-Must-Not-Be-Named的文章,当中他根据匈牙利媒体监控中心的资料,计算主流媒体提及席米奇卡和聂尔给什两人的次数,得出这两个人已然成为匈牙利媒体心中的“佛地魔”(Voldemort)

孟格随后辞去在新闻网站 Origo的工作,加入 atlatszo,并在atlatszo解释(匈牙利语),在“你知他是谁与不得提起姓名的那个人”的文章贴出之后所发生的事,接着他开设自己的脸书页面,并在上面写道:

[…] 自从我觉得事情不对劲,当时为了揭露有多少人有兴趣阅读一篇真实、有深度并明确提及他们两人的访问,我开设了脸书页面。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诱使他们出面。 如果对于公众的钱流入他们公司一事,他们问心无愧,同样地,他们也不可能对记者的质疑和为了公众的利益而要求他们透明化有任何问题。名为我想和拉约什和佐尔蒂见面(I want to meet Lajos and Zsolt)的 脸书页面在数小时内变得大受欢迎。

在此我向那些再也看不到该页面的人道歉。

结果我还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去抗衡。

我将在日后的个人回忆录中分享相关细节。[…]

想知道匈牙利民众对于执政党和这些寡头者之间局黝黯的关系有多么厌恶,到布达佩斯随便一家酒吧的厕所墙上,看看不断增加的 “谁是拉约什.席米奇卡?(图片)”贴纸就知道了。

席米奇卡(Lajos Simicska)和聂尔给什(Zsolt Nyerges)在匈牙利的网民之间成了热门关键词,他们会利用以前两人登在日报上的旧照片来制作一些滑稽的图片和GIF动画图。“政治可以不一样”党的国会议员 可拉琼尼(Gergely Karácsony)就在他的网志上用了一张滑雪的猫的滑稽图片(匈牙利语),滑雪的猫是席米奇卡名字的双关语,(译者注:滑雪在匈牙利语是 `;猫是MacskaCica)。在透明国际匈牙利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Hungary)的国家诚实研究报告(匈牙利语)指出,匈牙利遭到私人利益集团绑架之后,可拉琼尼也发表了一篇文章:“试论黑道跟国家的异同”(What makes the state different from a bunch of gangsters) 。除了前农村发展部祕书长的指控,可拉琼尼也提到,这两名深具影响力的商人,或许透过总是在公众采购标案中得标的公司,获得钜额的分红。

上周三昂吉昂在这场公义之战中面临手法细腻的攻击。“双重标准”网站(Kettős Mérce)报导(匈牙利语),匈牙利新闻社 MTI 在一篇有关昂及昂的文章中提到一个网志,网志在文章发表不久前才创建没多久。“双重标准”的作者,分享利用Google搜寻引擎搜寻该网志,却没有任何结果的网页截图(匈牙利语)。他写道:

[…] 从下午2点20分到4点30分这个网志的踪迹在網絡上彻底消失,没有任何人找得到它,但随后它又现身了。[…]

HVG新闻网终于能够从MTI取得该网志的连结(匈牙利语),这个叫Napraforgoblog(匈牙利语) 的网志,只有一篇关于前农村发展部秘书长的文章,当中列举了一些可疑、昂吉昂被指控涉入的事件,文章的标题叫做:“昂吉昂是谁的雇佣兵(打手)?”到目前为止有300则留言。
匈牙利的网民对新闻网这则诡异事件(指Napraforgoblog网站莫名消失)感到震惊,并表示他们对匈牙利媒体已经失去信心。

就连匈牙利国会这个星期也就”寡头红顶商人”一词展开讨论。可拉琼尼质问(影片)总理欧班有关政府和具有影响力的商业高层人士之间有何联系。

Véleményvezér网志报导了总理的第一个回答,是要求把寡头者oligarch这个字改换成其他一些像是资本家(capitalist )或是商业大亨(tycoon)等字眼。网志写道(匈牙利语)

[…] 事实上,一个寡头红顶商人意指的是一个有钱人,可以有系统地干扰、介入国家政治,不管是从公众利益或是私人利益的角度出发。当然一个寡头者也可以是个大 亨,但他是藉由榨取国家资源、猎逐利益,来增加和维持自己的财富,同时,其他类型的大亨,他们收入的来源并不是取自国家。[…]

总理欧班试图避免对可拉琼尼的提问给出明确的答覆,Véleményvezér网志写道:

[…] 纵使国会对此争议的辩论已然落幕,针对寡头者的质疑很难就此退去,维多.欧班的回覆明确表达,对于他和这些寡头红顶商人紧密挂钩的指控,他给不出明确的回应。 […]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