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尼加拉瓜:童工问题 进退维谷

终结尼加拉瓜的童工问题,绝对是份苦差事。尽管尼加拉瓜政府立定了新法,仍无法遏止众多孩子沦为童工的命运,个中原因为何,下列影片将带你一窥究竟。少数 家庭意识到让孩子 受教的益处,并响应童工关怀活动,但对其他家庭来说,童工却是能让全家免于挨饿受冻的途径。即使新法明文规定,禁止政府、雇主、企业主与家长让孩子从事有 害其身心的工作,且不得剥夺孩子学习、成长的时/空间,然而在尼加拉瓜困顿的经济条件下,许多家庭仍不得不送孩子出外工作,或者命他们留在家中帮忙家事。

Children in Ometepe, Some rights reserved by Zach Klein

尼加拉瓜欧美特贝岛的小小水果贩子,创用 CC 授权 Zach Klein

Journeyman Pictures 在 Hard Labour (苦工) 一片中探讨此议题,片中披露许多孩童从事危险工作,但有关当局仍否认聘雇童工,或宣称鉴于童工家庭对这笔收入的迫切需求,因此无法不让这些孩子工作挣钱:

一群孩子冒着瞎眼的危险,忙着将石块敲碎,而他们的眼睛随时可能被碎石砸中。采石场工头知道童工违反尼加拉瓜政府法规,因此急忙 澄清,表示他们并未雇用这些孩子来工作,“请童工来当碎石工是违法的,工作内容太危险了,孩子就是要去上学,不是来工作。”但这与十岁童工 Anibal 的说法却有相当出入,他告诉我们,他在采石场工作受的伤,让他在这一年间经常上医院求诊,“一堆石块从高处砸到我身上,我的腿就受伤了。”即使桑地诺政府 对童工反对再三,身为拉丁美洲赤贫国家的一员,尼加拉瓜的人民没有太多选择。救助儿童会 (Save the Children) 的当地代表 Diana Espinoza 坦承,其实局势真的很艰困,“整个劳动市场充斥着童工,或多或少而已。””

不过,在如此艰困的局势中仍可窥得些许改善契机,尤以咖啡市场为例。农夫若希望加入公平贸易的行列,便得保证不会让孩子到农场采收咖啡豆,而是到学 校上课。采收咖啡豆的工作普遍都交予童工,农夫很清楚若让孩子继续学业,而非帮忙赚钱会是相当艰钜的挑战,但即便如此,一名农妇仍表示,这是必要的牺牲, 唯有如此才能成功养育孩子长大。然而,让童工重返学校上课并非易事,以 Fabiola 及其儿子 Jose 的经验为例,虽然他想让儿子注册上学,而不是在街头挣钱,这他们却碰到各种阻碍,即便成功让 Jose 注册上学,儿子仍要背负童工的污名。

在下列影片中,可看到孩子纷纷表达他们对尼加拉瓜童工议题的看法。这些孩子来自尼加拉瓜希诺特加地区,在接受 Xchange Perspectives 的训练后,参与童工问题的影片报导

Abre Tus Ojos Nicaragua (西文) 的影片中,则由青少年报导尼加拉瓜北部马塔加尔帕地区的童工问题。在采访过童工,以及努力改善童工问题的相关当局后,他们发现其实这些孩子自幼工作的原因 大多雷同,例如单亲家庭需要额外收入才能维持生计,或者家长生病,童工将是唯一的收入来源,少了这份收入便无法维持全家温饱,碰到这些情形,孩子便必须学 习承担大人的责任。久而久之, 父母便惯于让孩子从小工作,藉以学习辛勤工作,而非终日游手好闲。尽管这些孩童、青少年镇日工作,回家后疲惫不堪,但为家庭付出却也让他们感到自豪,并非 仅将此视为“工作”,或认为这是剥夺他们享受某些权利的元凶。政府目前采取的改善措施是让孩童、青少年上午上学,接下来的时间便可帮忙家计,同时也教导孩 子,让他们瞭解自身所拥有的权利。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