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斯洛伐克:师陈情上书,吁教长施援

当部分非政府组织的行动主义分子造访斯洛伐克北方城镇 Šariské Michaľany 的一所小学时,发现该校多数罗姆学童被分编至“特别班”,因此对学校提出诉讼,指控校方竟因学童种族之别而采分班隔离。尽管校方辩称并非依据学童肤色予以 分班,而是依据其学业表现进行分班,以便针对学业现较差的学童因材施教,但法院仍判校方败诉。判决结果一出,部分学业表现较佳的学童则在家长决定之下,转 学到邻近城市的学校。

不过,仍有研究提出不同论点,该研究以来自中、东欧罗姆移民家庭的英国学童为研究目标,指出这些孩童在全然陌生的求学环境下仍可取得优异成绩,因此不需将之分编至特别班。

其实斯洛伐克当局也曾考虑打造“全然陌生的求学环境”,提议让学童迁离住家,至学校住宿,但因太不人性而遭到否决,父母亲也不会支持这项提案,只因他们深怕无法领取育儿社会福利津贴。

近日,一封写给教育部长的公开信(斯洛伐克文)在斯洛伐克成为议论焦点,撰写此信的两位教师任职于─以他们的话来说─“远东”城镇 Dobšiná 的某所小学(相对于西斯洛伐克的首都布拉提斯拉瓦)。

公开信内容摘述如下:

致 部长先生

(略)我们只想透过这封信表达,某些事情的现况已臻孰不可忍之境地,如斯洛伐克的教育制度,以及国内破败不堪、不公不义的社会制度,希望能藉此推动社会审视这些情形与教师立场。

身处在布拉提斯拉瓦的您,远无法想像您挚爱的“社会边缘弱势团体”所处的世界,想必不清楚我们每天是不得不与何等的困境奋战不懈。别光只是高坐在象 牙空谈,您必须瞭解实情为何,何不如来这儿住个几天,实际与我们朝夕相处的问题碰个照面,亲自到我们的学校看看那些学生,坐在教室听个几堂课呢?(略)

最大的问题是教导那些社会适应不良的学生,这些学生几乎都出自罗姆家庭,但我们必须强调,这无关乎种族、肤色或一般对罗姆人的偏见/刻板印象。

我们学校最大的问题是翘课生,他们的无故缺席率异常的高。由于相关当局几乎不会惩处学生或其监护人,学生因而惯性告病缺席,甚或教其他同学假造请假事由。(略)

除此之外,这些学生通常也相当爱逞凶斗狠、傲慢自负,不仅透过各种方式性骚扰同侪,女老师也常遭骚扰。(略)

几乎所有家长均未积极解决问题,连一丁点与学校配合的意愿也没有。(略)

这些学生的家长每个月领取 17 欧元的经济津贴,而这笔钱大多拨给社会适应不良的公民,供这些家庭的孩子得以完成基本教育。(略)

他们丝毫不重视学校特别订购给他们的学校用品,数天内便见毁损、摔毁、碎裂,甚或任意兜售。(略)孩子们总身着破败污秽、泛发臭味的衣物,汲着破旧 的鞋子到校上课,也不带餐点至校用餐,身上老带着虱子及其他各种皮肤病,更别说缺乏诸多基本的卫生概念!即便如此,他们却总是有钱可以购买手机与菸酒。 (略)

多数学生没受过任何教育,从未上过幼稚园,有些孩子更是完全不会说斯洛伐克语。他们从未拿笔写字画画,对玩具、颜色相当陌生,而在我们在教导他们的头几周,我们教的不是字母、数字、颜色,而是教他们熟悉使用自来水、冲马桶。(略)

跟这些孩子沟通异常困难,由于所知字汇有限(不仅是斯洛伐克语,罗姆语亦然),所以他们无法理解讲课内容,不知道老师要求他们做什么事情。(略)

这些学生甚至连“起跑点”都还没个影,我们无法教授他们同样的课业内容。(略)在不分班政策推动之下,少数程度较好的学生(略)必须配合程度较差的 学生,与他们接受同等程度的教育。(略)在这种情形下,延长义务教育战线完全无法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是让孩子虚度一整个学年(因为他的家庭压根不在乎这 些)。(略)

基于上述原因,家长宁愿让程度较佳的孩子到居住地以外的学区就学,这一点也不令人意外。(略)

社会适应失良的公民很快就尝到政府社福津贴的甜头,并对免费享受各种服务习以为常。(略)这造成了恶性循环:导致他们穷困的原因是失业,找不到工作则是因为没受过教育,而他们之所以未曾接受教育是因为对上学没兴趣。(略)

不仅本校,他校低年级女生怀孕的案例也日渐增加。(略)社会制度失衡与蓄意忽视这些问题的结果就是,这些小女生不清楚低龄怀孕生子带来的后果,反而 将之视为赚钱捷径。(略)现况已是十万火急!(略)官方非但不惩处这些行为,反倒建议他们透过哪些管道领取更多金钱补助。(略)

老师肩负重责大任,还得遵循各式命令、规范,但却无权捍卫自己或中介处理碰到的问题。社会期许老师十八般武艺,面面俱到,但我们却左支右绌,万般不能……(略)

还有谁会挺身而出,捍卫老师立场呢?(略)当老师耗尽所有耐心,忍不住对学生扬高声音,马上就会被指控是孩子心灵受创的元凶。(略)

我们热爱这份工作,选择教职是相信我们能建立一个“更美好的世界”,然而在如此情形下,这样的梦想倏然变得遥不可及。(略)

Erika Polgáriová 与 Eleonóra Liptáková 敬上

 

斯洛伐克科希策的罗姆孩童(25/05/10)。(摄影:JURAJ SUCHARDA。 版权所有 © Demotix。)

Miriam Králiková 认为(斯洛伐克文):

社会多数人都认为你们口中所谓不事生产的人应该和其他人享有一样的权利

Association for Helping People with Mental Disabilities(智障人士救助协会)Zuzana Kolláriková(Mišová) 则认为(斯洛伐克文):

等到他们走上绝路……难道你们觉得这样才好吗……?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读了你们的信之后,我心中有个疑问,难道我们的社会只需要聪明的领导人才吗……?还是说你们想要智商都超过 120 的纯种社会?不予置评。(略)

总而言之,煽动群起仇恨边缘团体这样的事情非常恶劣,你们的做法对我来说真是个天大的谜。

在发表这封公开信的网志中,更可看到下列评论。

AdrianVT:

基本上,同意作者看法的人都是种族主义分子

Evička Mierová:

这些老师完全不适任教职。我之前曾担任罗姆学童的助理教师,但原本连考试都有问题的学生,最后却都能以优异成绩通过斯洛伐克语和数学的考试,老师都感到很惊讶。我只是很关心这些孩子,也从不强迫他们学习,而是透过有趣的方式教导他们。

pegasus76(回应):

Evička 你好,请不要把助教跟教师的工作混为一谈,你很关心学生,而他们也都能以优异成绩通过考试,做到如此真的很不错,但请试着想想当 25 名“小混混”在你身旁喧闹、作弄你,或仅只是无视你时,你该怎么教导这些学生?

Lianka:

怎么可以苛责这些学生?他们所知所为都是从家里学来的……但我们能责备他们的父母吗?这类孩子的家长大多只有 20 岁,也从没工作过,(略)没人想雇用他们,他们又怎么有机会过正常的生活?

daduli:

我教书教了 25 年,我可以很笃定的说,情况是一年比一年糟,一堆文书流程、陈述书、报告这种东西。我在中学任教,或多或少都先筛选过学生,我总是跟学生说,要是他们不想待在学校学习,随时都可以走,但在小学是不可能赶走任何学生的。

校对:yenrong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