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颁布小儿麻痹疫苗禁令,24万名儿童恐受影响

最近塔利班在巴基斯坦联邦直辖部落地区(FATA)抵制接种小儿麻痹疫苗的工作,使近25万名无辜儿童面临瘫痪危险。

塔利班领袖Hafiz Gul Bahadur为了抗议美国在西北部瓦济里斯坦地区(Waziristan)的间谍活动和无人驾驶飞机攻击,发布禁止接种预防疫苗。

巴基斯坦是世界上仅存三个仍受小儿麻痹症所苦的国家之一,近期政府实施接种疫苗活动,主要针对35万名5岁以下儿童,不过由于塔利班的禁令,目前16万名在瓦济里斯坦南部、以及8万名在北部的儿童,健康状况备受威胁。

塔利班怀疑接种小儿麻痹疫苗背后可能有间谍目的。这可追溯到2011年5月,美方出资透过巴基斯坦医生Dr. Afridi在阿伯塔巴德(Abbotabad)举办肝炎疫苗注射,实际上却是间谍活动的伪装,藉此擒获了Osama bin Laden。

塔利班发言人Mullah Nazir在一份声明中谴责疫苗注射活动,理由为“异教徒利用媒体、教育、和社会发展作为箝制穆斯林的手段”。

 

为期三天在Chaman举行的疫苗接种,一名幼儿正被医护人员喂食小儿麻痹疫苗。摄影:Owais Aslam Ali;版权:Demotix。

2012年7月18日,200位普什图族领导人(Pashtun leaders)举行部落会议(jirga)支持疫苗禁令,作为对美国无人驾驶飞机袭击的抗议。部落首领Malak Mamoor Khan表示,无人驾驶飞机比小儿麻痹病毒更危险,因为“当数百名儿童死于无人驾驶飞机攻击时,死于小儿麻痹的了了无几”。

另一个对疫苗接种的重大打击,则是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医生近日在南部港口城市卡拉奇(Karachi)的遇袭事件。当时,这位从迦纳来的医生正准备离开住满普什图族的贫民窟(其中一些居民为了逃离西北部和FATA地区的暴力),两位枪手突然朝他乘坐的汽车开枪,医生严重受伤,但幸免于难。这起袭击事件,目前并未和FATA地区颁布疫苗禁令有明确关联。

除此之外,当地报纸也报导出疫苗接种小组在首都伊斯兰堡(Islamabad)被拳打脚踢,和在雅各布阿巴德(Jacobabad)遭枪击。另一起于旁遮普省内穆札法尔格尔区(Muzaffargarh)发生的事件,则是当地神职人员宣称接种疫苗为反伊斯兰教、反巴基斯坦

Mirza对这位神职人员的态度有贴切的见解:

与其对抗不识字、饥荒和疾病,更讽刺的是毛拉(神职人员)开始对疫苗宣战。话说回来,警察又不能逮捕毛拉,有什么好稀奇?反正,没有一位毛拉曾因行为不当和滥用宗教受到惩罚,其他毛拉也不会对他进行宗教裁决。

 

为期三天在Chaman举行的疫苗接种,一名幼儿正被医护人员喂食小儿麻痹疫苗。摄影:Owais Aslam Ali;版权:Demotix。

巴基斯坦内反疫苗的热潮使许多人无语。Ian Fairley回应:

又来了!成年男人对女人和小孩滥用权力。更糟的是,这些恶行还归于宗教之名底下。如果把这些英雄放在正常人面前,他们只会拿小孩来当挡箭牌。

推特里有些人表示,极端主义思想对巴基斯坦是种潜在威胁。Ali Abbas Zaidi透过推特回应:

不管有没有无人驾驶飞机,塔利班都会关闭女子学校、滥杀无辜、颁布疫苗禁令、强迫执行他们版本的伊斯兰教。

Salman也在推特表示:

塔利班的任务就是炸掉你的腿,别期待他们能理解小儿麻痹造成的终身残疾。

Aly则表示:

不明白塔利班的战略,莫非还以数万名小孩的性命来使美国感到愧疚吗?

另一方面,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透过巴基斯坦板球明星Shahid Afridi 宣导对抗小儿麻痹症。Shahid Afridi是少数民族中的普什图族人,在社区内拥有大批支持者。他曾参与Rotary举办的“This Close”,支持对小儿麻痹症的长期抗战。近日, 巴基斯坦小儿麻痹宣传大使Asifa Bhutto Zaradri 也和总统的女儿一同参与这项活动

想要彻底根除小儿麻痹症,政府必须和人民共同合作,不管是神职人员、平民百姓、或市民社会组织,都必须采纳和积极参与,并瞭解小儿麻痹疫苗对巴基斯坦未来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Afridi vs Polio在推特回应:

如果你想看到巴基斯坦晋升为没有小儿麻痹的国家,你必须先对小儿麻痹感兴趣。今天,巴基斯坦需要我们的协助。

根据巴基斯坦卫生署疾病管制局(NIHP)搜集的数据显示,在2009年、2010年和2011年,分别共有116、144和173起小儿麻痹病例。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