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台湾:全民健保危机

台湾的全民健保制度常被美国等以私人保险为主的国家当作“改革的范本”,最近普林斯顿大学 Uwe Reinhardt 教授为纽约时报博客撰写的文章也称赞了台湾健保系统的效能。

然而外界并不清楚这其中不能说的秘密:高效能其实来自于对医护人员的压榨。

Reinhardt 教授的文章写于 2012 年七月在台北举办的台欧健康论坛之后。论坛中台湾卫生署资讯中心主任关于以国家医疗资料系统监控传染病的简报让他印象深刻。

Reinhardt 教授瞭解台湾的医疗照护资金不足,比起美国的预算占国内生产毛额百分之十八,台湾仅占了百分之六点七,然而他并不清楚如此低廉的预算是剥削医护人员才得以达成的。

 

医劳盟脸书官方页面的档案图片

台湾医疗劳动正义与病人安全促进联盟(医劳盟,TMAL)在脸书页面上公布了一张表格,比较常见医疗程序的花费。表格中显示在美国同样的程序价格是台湾的25到350倍。医劳盟表示:

健保太便宜,还能支撑的理由就是极端地压榨医护和砍削药价了。

 

医护人员抗议过劳死现象。照片来自医劳盟脸书相簿。

医劳盟在脸书上引用成功大学公卫系王荣德教授的话进一步说明

台湾的医疗,部分是牺牲了医护人员的薪资与生活品质,达到降低医疗成本的效果。因健保压低医疗照护花费,限制了医院的营收,造成医护人员薪资低、工时长,而有“血汗医院”或“过劳死”之事发生。

除了高度积劳成疾的风险之外,台湾的医生还面临大量的医疗纠纷诉讼。关于台湾医界的网志急诊夜未眠呈现了台湾医生被控告及定罪的惊人的统计数据:

台湾自2000年起,医疗纠纷鉴定案件平均每天超过一件…其中有八成是刑事诉讼案件。平均每10.5天就有一位医师因刑事案件被起诉。平均每38.8天就有一位医师因刑事案件被定罪。台湾医师的“有罪率”世界第一,竟高达四分之一(25.6%)。

对医师的诉讼增加,加上长工时和低工资,使得年轻医生不愿投入内科、外科、妇产、小儿和急诊五大科

医劳盟如此总结台湾全民健保制度的危机:

台湾的全民健保制度就像似在盖一栋没有地基的高楼,当初规划的时候并没有打好地基〔没有保障劳动工时、给付没有考量医疗风险、也没有规划医疗纠纷相关保险等等〕,楼层就一层一层往上盖,如今,高楼已经开始摇摇欲坠了!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