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波多黎各:双语学校复兴辩论

波多黎各政府宣布在下一个学年,也就是今年八月初,公立学校教育逐渐从西班牙文授课变成英语授课,此举已引发强烈支持,当然也有反对舆论。

波多黎各总督Luis Fortuño提出这项政策,试图让所有公立学校在未来十年内以英语授课(除了西班牙文课和历史课),目的就是希望十年后,年轻族群能完整具有双语能力。

在二十世纪前半期,波多黎各公立学校已实行过英语授课。美国政府在1898年侵略西班牙殖民地时,为了将波多黎各人美国化,于1900年强制颁布法令,推行所有公立学校必须以英语授课。这计划从一开始就失败了,但直到1948年西班牙语才在教育方面被列为官方语言。

许多活过那年头的人回忆当年,他们并不讶异双语学校的设立,事实上提议创立双语学校已经让政治目的很明显。Roberto “Pachi” Ortiz Feliciano在他的博客Ortizfeliciano提到:

尽管总督Fortuño坚决否认,但他推动“只说英语”教育政策毕竟是为了替共和党塑造形象,我们更相信他的提案是为了个人的野心。

很多人认为公立学校没有能力去教育那些本身就会双语的人,人们也讨论起他们如何不靠正式英语教育课程来习得英语。推特使用者ᶥᵗˢ K! 强调她不用靠上课来学英文,从她在标准英语检定上得到优异成绩,即可知道她流利的英语程度。罗伯特在推特上表示:

@EpicPachi: 美国电视秀、电玩游戏和托福测验证实非正式学习英语方式比多元的双语学校好。

然而,也有人认为学生在政府所提的那种沉浸式教学环境学习第二外语是比较有利的。Paola Alcazar在推特上表示:

@palcazarh: 我是在公立学校教育底下的产物,现在我希望我曾在双语学校读书。

Kofla Olivieri在他博客表示他很震惊不太会英语的人竟然想勉强其他人…. :

官员Luis Fortuño一意孤行,要在我们的学校贯彻英语,没跟教师们商榷过。教师才是真正负责教我们的孩子这种有害语言的人;先不论这点,许多的教师并不讲英文,这还包括了大多数尊敬的,想执行这种愚蠢政策的立法委员们,也不讲英文

在 80 grados杂志写作的Héctor Meléndez有不同见解

来自那些独立和自主权的建议,PNP政客们在自欺欺人,他们要求执行英语政策没提到这语言意味着阶级歧视,或许他们漠不关心对于 穷人有机会学习英语的重要意义。这很明显是因为老一辈强占主义者不会讲英语,所以他们要求下一代要学英语。他们的无知并没有减少他们的影响力,反而把企图 表现得更明显。

对于那些所谓双语学校计划的舆论的共识认为学英语是必备的、很有好处的;但要付出方言流失的代价,以及这在国际市场竞争力并没有比较有利。根据80 grados杂志的写手Ed Morales表示,在一个地区不断有文化交流持续发展的状况下,双语主义是不错的方法:

双语政策阐明了,政府机关并没有权力否决正当的立法程序。也没有赋予权力朝抗议人士头上砸下去。当黑人音乐雷加调 (Regaeton)与波多黎各民谣音乐家显然地不用英语,这代表着宣扬“黑人性”(Négritude) 的黑人文化复兴运动昂扬。然而,双语政策的没落一切都要归功于(现实中从未存在的)善良可欺的波多黎各人把这个玩笑政策付诸实行。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