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印度:贱民镜头–边缘民众的媒体

贱民”指的是印度社会特有的一群人,他们以前被视为“社会不可触碰的人”,只因为他们是某些边缘吃牛肉的族群、或是他们的工作属于奴役阶级,像是擦鞋工、屠夫、清洁工、处理垃圾或是动物尸体业者、在垃圾堆翻找的人、或是火葬业者等等。

这些人是社会低阶者,往往遭受社会政经各方面的歧视,这份歧视甚至导致他们不被印度的种姓制度所接纳(他们另有自己的类种性制度,又称假提司〈jatis〉)

在甘地的时代,甘地曾经试图将所有这类的社会族群归纳到“哈里阳(Harijan) ”一词,意为神的孩子,将他们融入社会当中。不过,经年累月下来,这个词反倒成了贬意,今天,这个族群自称为“贱民”,在印度语中这是受到压抑、剥削者的意思。

A girl of an untouchable community dancing a traditional Indian dance. Jaisalmer, India. Image by Franck Metois. Copyright Demotix (30/6/2012)

一位来自不可碰触的阶级的女孩正跳着印度传统舞蹈。地点:印度金色之城斋沙默尔。图像由法兰克·梅图瓦(Frank Metois)提供,Copyright Demotix (30/6/2012)

印度宪法已经禁止社会隔离这个族群,印度政府也体认到这个族群受到历史劣势影响,因此制定相关保护政策来确定他们被列于种性制度以及族群中,并且以保留制度来确保他们在社会政经地位的提升。

在过去数十年,对边缘族群的歧视弭平、传统偏见的降低已经在城市地区和公共场域获得相当的成功,像是现任总统纳拉亚南(K. R. Narayanan )亦为贱民出身。可是,对贱民的歧视在许多乡村地方以及私领域依旧存在,歧视的例子数见不鲜,只是鲜有在主流媒体上被具有深度的完善报导。贱民镜头是Youtube的频道之一,任职于贱民镜头的拉维香得兰(B. Ravichandran)写到

一年之前,贱民种性女性总统 (姓氏:阿迪拉维达Arunthathiyar)受到血腥攻击,作为种姓总统,她的表现可圈可点;而这次的攻击,已经是种姓贱民总统第四次遭逢,她是唯一 幸存的。之后的阿迪拉维达运动是为了此次攻击而示威,我也想为示威贡献点心力,因此制作了一个纪录片(影片连结:种姓制度的受难者:贱民总统克利希娜维妮小姐),而这也是今日被称作贱民镜头计划的起源。

贱民镜头起先是上传草根活动运动者,后来也逐步记述其他关于少数民族,像是贱民、原住民 阿迪凡西斯、巴胡阳、伊斯兰教徒等,2012年七月六日在facebook上的一篇留言提到

贱民镜头刚起草时,收看人数只有约莫四千人次,而在短短几个月内,它就达到了五万人次。能达到如此普及,一切都要感谢所有的地面 活动者,他们对于贱民镜头的面访要求从不推却,纵使他们时常不接受主流媒体的报导。贱民镜头能够获得今日的局面,也要感谢持续关注以及鼓励爱护的朋友们。

这个频道目前有137人订阅,总共观看次数达七万五千人次。

拉维香得兰又说

安培多伽尔雕像在AP省被亵渎事件时,贱民以及巴胡阳的领袖都有发布新闻稿,但是主流媒体都未曾使之登上版面。在那时,我将整个记者会拍了下来并且上传至網絡,弥补主流媒体在应对贱民事件上的种姓迷糊帐。自从那时起,我就开始纪录并且参加各种贱民的新闻记者招待会。

在同篇文章内,他也解释:

我们必须要声明一件事,贱民镜头并未为既有的贱民运动付出更多,我们只是拍摄实际参与活动的人,还有采访他们。在这样的情况下,贱民镜头只能被称为纪录者以及传承讯息的人。

 

贱民镜头和柯塔阳CMS学院的英文教授耶肃达山一同参观位在柯塔阳的贱民群落

前瞻专栏作家阿能德(S. Anand)认为網絡知识以及手机通讯已渐使贱民的中产阶级崛起:

虽然贱民仍不在主流媒体,私部门以及我们的大学内获得广泛的重视,毕竟这些领域也从未掩饰他们对于安培多伽尔的最大武器以及预留物之贱民的轻蔑。贱民在印 度国内外已经有跟上潮流的网站、联系名单、博客,像是圆桌会议(Round Table Conference)、贱民&原住民阿迪凡西斯学生入口网、以及YouTube频道的贱民镜头,此外还有无数的脸书群组,因此他们已经不需要再 依靠那些一份报导要一个月才做好的大型媒体。

贱民镜头利用社群媒体的专业架构来做外部发声器,这里是他们的脸书(facebook)网页。

雷(Aparna Ray)亦协助本稿撰写。

校对者: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