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威尔斯:身陷囹圄的行动主义者繼續为威尔斯语争取权利

来自威尔斯、莫什尔杜佛的行动主义者─杰米·贝文,在因法院传票上只有英文而拒绝罚锾后,目前正在牢里服刑三十五天。他是威尔斯语言学社[威语]的一员,保护威尔斯语权利的抗议运动在本月度过五十周年记念。
在法庭上捍卫威尔斯语的权利
虽然威尔斯语在2011年威尔斯政府措施法案里得到官方语言地位,但是在贝文的案件里,却显露了法院、司法系统、狱政的语言未能平等地提供该语言的服务。〈贝文于早期2011年三月游行[威语]中总共被罚1,141英镑,当时他与社运成员占领了一名英国国会议员位于英国加地夫的办公室,而且为了抗议政府删除威尔斯语公共服务广播而在墙上画上标语。〉

 

Jamie Bevan outside the court in Merthyr Tudful (by Rhys Llwyd CC BY-SA)

杰米·贝文在Merthyr Tudful法庭外,照片来自Rhys Llwyd CC BY-SA

2012年八月十三日星期一听证会当天,使用者sianel62上传一段影片至YouTube,影片中葛瑞斯·麦尔斯发表演说,然后杰米·贝文在法庭外问候支持者,翻译如下:

我们今天会在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威尔斯语的地位并不安稳,而且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来捍卫。有多少人可以举起手说,生活在现代的威尔斯可以没有障碍、不 被歧视的说威尔斯语?我确定的是没有很多人可以。从单一语言的英文传票,到必须得透过电话那头根本不存在的威尔斯语翻译来应付官司,而且受到警方、保全人 员及法庭人员的取笑跟威胁─全部都是因为要说自己国家的语言。[…]

2012年八月十三日星期一听证会当天,使用者sianel62上传一段影片至YouTube,影片中葛瑞斯·麦尔斯发表演说,然后杰米·贝文在法庭外问候支持者,翻译如下:
我们今天会在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威尔斯语的地位并不安稳,而且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来捍卫。有多少人可以举起手说,生活在现代的威尔斯可以没 有障碍、不被歧视的说威尔斯语?我确定的是没有很多人可以。从单一语言的英文传票,到必须得透过电话那头根本不存在的威尔斯语翻译来应付官司,而且受到警 方、保全人员及法庭人员的取笑跟威胁─全部都是因为要说自己国家的语言。[…]
威尔斯语社会运动老兵
他也提到前几天过世,享年九十一的威尔斯直接行动之母─艾琳·毕斯里。毕斯里和她的家人都记住了[威语]1950年代时和平但损失惨重的公民不服从运动,这场运动目的是确保威尔斯的议会税,这也替威尔斯语言学社之后的行动建立了模范。
[…]我们向艾琳·毕斯里以及她的家人致敬,当我们为了后代致力于保护对威尔斯语的公平及正义时,我们承诺追随他们令人高度赞赏的典范。
贝文也跟随社会运动老兵,同时也是威尔斯语言协会的共同创办人─作家葛瑞斯·麦尔斯的脚步。在1962年,麦尔斯因为在某次抗议活动中要求该语言获得官方地位和认可,被罚款而拒缴,成为第一个被关的成员。麦尔斯也对支持者发表简短的演说:
出现在这里并不愉悦,但却感到殊荣。成立已半个世纪,威尔斯语言学社直到今天还持续证明是被需要的。[…]我们常常听到新民主威尔斯,但其实在许多方面,它与旧威尔斯太相似:服从和屈服于殖民统治。[…]
贝文的法庭陈述
法庭内禁止使用相机,G4S安全警卫服务(一家国际保全公司)严格执行这项规定,但贝文对地方官员的演说已经发布[威语]:
在过去几年,为了法院及司法系统那漏洞百出的威尔斯语服务,我按照完全合宪的法律途径提出申诉。我不断收到道歉,以及担保各项措施已经开始进 行,错误不会再出现。但是,单一语言[英语]的传票如故,威尔斯语语言的电话服务也是一场空,只是一直被法庭人员、警方、保全人员嘲笑、轻蔑。
根据你们的语言体制,以威尔斯语为母语的人在威尔斯语的法庭没有聆讯的权利。法律规定你们必须提供威尔斯语的法庭,但假如你们没办法,也应该请 翻译。在法庭上,讲威尔斯语的人处于极大的劣势,因为他们透过翻译者的转述而没有直接与法官对谈。事实上,有许多的律师建议他们的客户不要选威尔斯语的法 庭,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个劣势。这是在现代威尔斯莫名其妙的情况。
你们的语言计划是以一个区域的语言数据图来当作就业策略。也就是说,雇用说威尔斯母语的人来提供威尔斯语法庭的服务,将依照当地人的语言所占百 分比和法庭管理人的灵光一闪来决定的。你如何合理化一个来自梅瑟蒂德〈威尔斯的一个城镇〉的人得到差劲的服务,但在国家另一个区域里的某人得到更好的服 务?威尔斯人在威尔斯有绝对的道德权利尽情使用威尔斯语。
我不打算遵守,也不打算付半毛钱,即使要付钱一点也不难。看你们想怎样,我任凭处置。
陷于囹圄里的贝文
贝文在加地夫监狱里的第一个礼拜,他抱怨威尔斯语服务少的可怜,当要申请基本的服务,像是打电话、到监狱图书馆借书、甚至个人的食物需求,都没有威尔斯语的表格可以填。
新威尔斯语言委员会委员长认为有责任发出公开新闻稿,强调贝文有在电话中讲威尔斯语的自由促成许多威尔斯人的关注。第二新闻稿则强调典狱长为了弥补囚犯的问题,近期的努力成果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