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多米尼加:身为Rocker的罪

在上星期二九月二号破晓,发生了一件多米尼加共和国近几年最毛骨悚然的罪行:一位外号Chiva,23岁定居在阿根廷的多米尼加年轻摇滚客,José Carlos Hernández 之死。

谋杀发生在国民区(Distrito Nacional) 的一家夜店里,就在José Carlos刚抵达这个国家渡假的没几天。嫌犯(已结识被害人数年) 用武器刺了他二十七刀。警方稍候鉴定凶器为10寸长的蓝波刀。尽管检察总长(Ministerio Público)仍未对此犯行做出官方声明,这起罪行,如同身为检查署里倍受尊崇的检查官之一的Fiscal Yeni Berenice所说,被认为是出于仇恨的犯行 。根据她的Twitter @YeniBerenice帐号做出如下解释:

JJosé Carlos Hernández. This photo has been widely disseminated throughout the Internet.

José Carlos Hernández. 这张照片在网际網絡已广为流传

@YeniBerenice:此宗仇恨犯罪受种族、性别、宗教、国籍、意识形态、性取向等歧视所驱使……

根据数名官方人士分享的推论,咸信这些凶嫌因为社经差异来谋害这名青年,尽管他们皆同属该国不大的“重金属圈”。但彷佛谋杀的残酷尚不足以折磨被害人的家属和至亲,多米尼加报导( la prensa dominicana[西])还散布来自不同通讯媒体的价值判断来更进一步侮蔑了 José Carlos的遗名,指控他崇信撒旦及邪教典仪,因为Chiva在身上打洞,一头长发又奇装异服。

这些指控是老生常谈,而社会中最保守的团体更在此案件细节和证词公布前不断重述此种诽语。但人民当中最开明的一派也对此事表达了异议,来制止在上述 社交網絡里,由那些仍宰制多米尼加人想像的各类禁忌与歧视而产生的激烈争议。那些在这个国家里有巨大影响力的诸多公众人物对于面对犯罪的舆论也明白表达了 不同意见。譬如说Mariana Barrenese,一位专精在公共政治领域的经济学家,在她的Twitter分享了她的看法:

@MaruBarrenese: 我是经济学家,专长是财税政策。我有上电视、广播及报纸。我有三个穿刺孔和三个刺青。 #BastaDePrejuicios

娱乐圈名人也是一样,像是促展者、记者及电视节目主持人,Yolanda Martínez,在她的Twitter @YolandaMart上说到:

@YolandaMart: 我不会为了刺青及穿孔而烦心。让我觉得忧虑的是仇恨和缺乏同情。

另一方面,作家、 传播人Camilo Venegas 在Twitter将批评朝向通讯媒体的误用及其在社会错误定位中的固定角色,他说:

@CamiloVenegas: 通讯媒体时常将自己变成歧视与错误评价中有效率的推波助澜者,就像是被虐待狂和种族主义者。

但争论不仅止于Twitter,大部分的多米尼加电视和广播节目开设了时段对此议题进行较为学术和专业级的讨论。不同的社会公民团体召开讨论会,而直至今日,年轻人仍继续进行赞成对刺青和穿孔与否,以及无所不在的歧视的争辩。

官方仍未正式证实试图解释事发真相的任何一种说法,也没公布任何解释来缓和某些臆测;这些臆测支持着到21世纪的今日仍根深蒂固在多米尼加人心中的 双重标准,彷若宇宙真理般不容辩驳。同一时间,众多的调查仍在持续着,要求查明真相的社会压力也仍在滋长,特别是对司法系统缺乏信心的多米尼加国民以及散 布中的不同信息管道。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