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伊朗女性向面纱说不

伊斯兰政权在1979年得到在伊朗的政权后,随即开始要求伊斯兰女人在公共场合配戴面纱。三十年后,伊朗女人依旧乖乖接受这面纱的压迫,夏天也不例外。
2012七月十号,一个名为“伊朗自由学生与研究生”的脸书社团发起“向面纱说不”的活动。

脸书“不戴面纱的女性拥有不戴面纱的权力”专页,目前为止得到超过两万六千个“赞”。许多男性与女性都分享各自的经验、建议,并替此专页设计标志。有些人喜欢戴着面纱,但她们都同意,戴不戴面纱应该是她们自己的选择,而不是被硬性规定要配戴面纱。

在脸书专页上,我们可以看到
国 家强迫女性配戴面纱已经剥夺女性基本人权。每个路口、街道、巷弄中都有特别警察驻守,藉以监视妇女。政府不顾一切地试图局限女性的思考、骚扰女性,以及让 女性毫无隐私。虽然伊朗女性常常抵抗与违背这毫无人性的法律与对待,但每到夏天,我们都可以看到严酷打击女性的事件不断发生。
“伊朗自由学生与研究生”宣布“向强制面纱说不”活动开始,并与伊朗妇女合作,以强调服装仪容自由。我们诚挚地欢迎任何愿意合作与帮助这场活动的团体与人士。
内莎玛(Nane Sarma)分享她最近在伊朗首都德黑兰拉雷(Laleh)公园的经验
我 和朋友在那谈天说笑,突然一阵风吹落了我的头纱。有一名警察走了过来。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的行为。他们威胁我、恐吓我。就在我被驱逐出公园的同时,我 观察到一名十三岁左右的男孩,边抽烟、边骚扰民众。这名男孩并未受到警察的劝阻与告诫。之后还有一次一样的驱逐情况,缘由是因为男生与女生一起在公园踢足 球。这搞得似乎他们宁愿要我们找一间空屋子,然后在屋子内吸菸与做爱一样。
一位伊朗年轻男性卡默(Kamal)写道
我是穆斯林,而且根据教义,没有人可以在女性脸上强加面纱。
那费雪(Nafiseh)在網絡上放她戴面纱的照片并说:“即使我戴面纱,我也没有权力要求别人也要戴面纱。”
阿莎那(Afsaneh)
我希望伊朗的面纱配戴可以成为自由选项,而非强制。支持与反对配戴面纱的人都可以自由选择配戴与否。每个人都必须尊重与接受别人所选的生活模式。这不只是女性的问题。当有些男性看到未带面纱的女性而勃起时,这些男性也不该遭到羞辱或是冒犯。
阿米尔罗哈斯比(Amir Lohrasbi)回想历史上,有一次伊斯兰革命起源于伊朗报纸(Ettelat)的报导。此报导是关于反对这强制面纱的阿亚图拉·马哈茂德·塔莱加尼(Ayatollah Mahmoud Taleghani)与一名革命执行者称那些骚扰没配戴面纱女性的人为“反革命者”。

勇敢的伊朗女性早在三十三年前就在德黑兰以示威游行的方式来抵抗这强制性面纱的无形攻击。1979年三月的当时,妇女们受到政府武力的镇压。虽然暴力获胜了!这强制性的面纱制度被延续了!但是女性强烈渴求自由的欲望则生生不息!

校对:Portnoy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