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世界杯工程威胁当地原住民的“活博物馆”

大约六年前,位于巴西里约热内卢荒废的第一座印地安博物馆,转变为许多不同原住民族群居住的“活博物馆”。

这个新兴的居所靠近市内著名的马拉卡纳体育场(Maracanã stadium),并很快地被称为Aldeia Maracanã,即马拉卡纳村。

2013年1月12日上午,马拉卡纳村的居民在全副武装的军事警察包围下醒来。没有事先警告,也没有授权令[葡],然而军事警察已准备好要驱逐该社区。马拉卡纳体育场周边地区正在为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和2016年奥运会大兴土木。

创建于几个月前(2012年11月)的马拉卡纳村脸书专页发布了求助讯息。不久,数十名人权运动人士赶到现场。

在由独立媒体TVMemóriaLatina[葡]成员所拍摄的视讯报导[葡]中,社区成员表示会和平抗争。

当天聚集了约200名社运人士共同来守护村落。社会主义自由党(PSOL)的众议员Marcelo Freixo和保卫人权和公民权利委员会主席也到场关切。他们必须翻越村庄围墙才能够与坚守在内的原住民首领对话。

Combate Racismo Ambiental报导:“前来协助抗争的人群不断由边墙涌入”。Conexão Jornalismo则报导[葡]一名马拉卡纳施工现场的工人,在加入静坐之后被解雇,并补充说:

Photo by Comitê Popular Rio Copa e Olimpíadas on Facebook.

图照取自Facebook用户Comitê Popular Rio Copa e Olimpíadas。

图照取自Facebook用户Comitê Popular Rio Copa e Olimpíadas。

A reação dos índios, a participação popular e de lideranças políticas, além do papel exercido pelas mídias alternativas – independentes de compromisso com as decisões do governador e prefeito – surpreenderam o governo Estadual.

当地原住民的反应、人民及政治领袖的参与,加上独立媒体所扮演的角色—-不与州长和市长的决定妥协——惊讶了州政府。

在警方、社运人士、政治人物以及公共事务部代表经过几个小时激烈的谈判之后,警方决定撤离现场[葡]。

Photo by Carlos Latuff (@CarlosLatuff) “Indigenous leaders speak to those present at the Maracana Village" http://twitpic.com/bumy2p

“原住民领导人对在马拉卡纳村现场的人说话”图照由Carlos Latuff(@CarlosLatuff)提供 http://twitpic.com/bumy2p

影片拍下了大门重新开放的时刻,也记录到音乐家Yuka当时的反应。来自圣保罗的饶舌与灵魂歌手Criolo当天在里约热内卢演出。他鼓励为数众多的歌迷制造出大量的噪音来表示对马拉卡纳村的支持。“凭什么打倒我或认为可以强制拆除印地安博物馆来盖一个停车场?”

独立媒体Geração Invencivel在其脸书专页上报导了当天的紧张情势,并在脸书上举办活动,邀请大家参加1月15日的抗争。该抗争由学生参与革新运动组织(MEPR,Movimento Estudantil Popular Revolucionário)所发起。

华盛顿邮报发表一篇标题为“原住民非法居住在里约热内卢的马拉卡纳体育场”的文之,引发抨击,像是Angela Toledo便忆及加拿大的“不再懈怠”运动(#IdleNoMore):

现在原住民被称作是非法居住。接下来呢?世界杯赛事应该要为人民带来益处而不是跟人民作对!如果没有遵循公平和正当的程序,我们应该杯葛#世界杯。#不再懈怠!

马拉卡纳的居民Andrea Neves说:

政府想对我们做的事情是错误的:为了2014年世界杯足球赛拆掉博物馆和学校。我们需要国际媒体的协助,因为大众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尤其当政客试图隐瞒的时候。

“我们要成为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馆”

这座已经147岁的建筑毋庸置疑是历史和文化遗产。这是第一座Museu do Índio(印地安博物馆),由Darcy Ribeiro于1953年创建,并在1977年搬迁到博塔弗戈(Botafogo)区,在该区到目前为止的运作正常

Agência Olhares为居民的抗争与期望制作了一部纪录片

200610月以来,一群分属巴西各地不同族群的印地安人,占据了废弃的旧殖民时期建筑。
这栋建筑原本是古老的印地安博物馆,直到1977年该博物馆迁址到现今的博塔弗戈区。在未来的一个月中,印地安人捍卫这个空间所有权的抗争,将会非常艰难。随着附近马拉卡纳体育场的装修,里约州政府可能会决定拆除该建筑,以新建停车场或购物中心。
印地安人则想要创建巴西第一间原住民大学。

诉求公民参与的非营利组织Meu Rio所创建的网路平台Pressure Cooker[葡]已经开始连署运动。署名给的里约热内卢的州长Sérgio Cabral的请愿书[葡]已收到1,614则支持者的的回响。请愿书中要求“州长承诺不拆除前印地安博物馆,并确保现今马拉卡纳村居民的永久居住权。”以下引述检察官André Ordacgy[葡]的发言:

Todos os órgãos, com exceção do governo do estado, são contrários à demolição. Temos um parecer do Conselho Regional de Engenharia e Agronomia (Crea) contrário à demolição. Também o Instituto do Patrimônio Histórico e Artístico Nacional (Iphann) está contra.

除了州政府,所有机构都反对拆迁。我们有来自区域工程和农学委员会(CREA)的意见,表示反对拆迁。国家历史和艺术遗产研究所(Iphann)也表示反对。

这篇文章由Raphael TsavkkoDebora Baldelli共同编撰。
翻译:ChaoYuan Huang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