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几内亚比索: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霍塔(Jose Ramos-Horta)被征召去巩固和平

随着诺贝尔和平奖得主、东帝汶前总统霍塔(Jose Ramos-Horta)被任命,并将于2月起领导联合国几内亚比绍和平巩固整合办事处(UNIOGBIS),几内亚比绍自2012年4月政变以来的政治乱象,可望获得新的动能以寻求解决方案。

几内亚比绍自1974年脱离葡萄牙独立以来,政治及军事持续动荡,从没有一位民选总统做完任期。2012年4月,总统选举第二轮投票前几天,军事政变使几比再度陷入危机,也形成现在掌权的“过渡政府”。

霍塔被征召去“巩固和平”,是接替卢安达籍Joseph Mutaboba的任务,他的任期至1月底结束。霍塔的任命受到国际外交官及几比的市民组织欢迎。一篇刊登在德国之声(DW)的文章解释了原因:

 

Ramos Horta on a state visit to the Maldives, as President of East Timor. Photo by Mauroof Khaleel on Flickr (CC BY-NC 2.0)

霍塔任东帝汶总统时赴马尔地夫进行国是访问。照片取自Flickr用户Mauroof Khaleel,依据创用CC BY-NC 2.0使用。

2007至2012年担任东帝汶总统,之前担任外长,霍塔具有外交经验及国际影响力,此二者可能是将几内亚比绍导入国际政治议程的重要因素。印尼入侵东帝 汶后,霍塔被迫流亡美国,24年中不断在联合国及世界各国首都捍卫东帝汶的权利。他的努力使他与帝利(Dili)的贝洛主教(D. Ximenes Belo)共同获得1996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当许多人为霍塔的任命叫好之际,莫三比克记者Nadia Issufo指出,对过渡政府而言可能是“有毒的礼物”。她的博客“平抚灵魂”(Acalmar as Almas)列举许多国际组织不断试图介入调解几比的政治危机,其中,她特别举出不承认过渡政府的“葡语系国家共同体”(CPLP),及承认过渡政府的“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CEDEAO):

几比过渡政府认为葡语系国家共同体并不适合担任危机协调人的角色;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才是信任的夥伴,举例来说,Serifo Nhamadjo政府最近表示,满意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派军进驻国内,虽然,几比人权联盟认为,军队被动地助长了国内的人权侵犯。 (…) 任命一位葡语系国家共同体的人士担任联合国代表,看似无知,但实务上孤立及压制了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自然也孤立及压制了几内亚比绍。不论如何,某种程度上,过渡政府被迫接受葡语系国家共同体,如果不是很平顺地接受,那么….. 尽管葡语系国家共同体与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之间竞逐不断,但和平解决危机的机会微乎其微。因为追根究底,我们瞭解争执点在于安哥拉想要扩张在非洲大陆的外交影响力,尼日利亚也想如此。因此,这个国家的沉沦也与他国的野心有关。

 

Guinea Wants Peace. Photo by Sofia da Palma Rodrigues on the blog Brancon'pelele (used with permission)

几比需要和平。照片取自Sofia da Palma Rodrigues的博客Brancon'pelele,经同意后使用。

Nadia提到的「他国的野心」,葡萄牙政治行销顾问Jose Paulo Fafe在他的博客评论

记得在2004年,当国际社会及[葡萄牙]巴罗索政府(Durao Barroso)怀疑几比全境充斥舞弊及作票时,霍塔曾率领葡语系国家共同体任务团赴几比“考察」选举(顺带一提,没有甚么成果)。我们希望这位前东帝汶 元首已经「修正其手段”,或至少不要像葡萄牙外长[Paulo Portas],成为安哥拉利益在该国的代言人。对于传声筒,我们已经够多了…..

记者Helena Ferro de Gouveia在博客Domadora de Camaleoes说,霍塔曾经疾呼“东帝汶只有一个”(Timor ida deit'[德顿语]),呼吁所有东帝汶人民团结,他可能是“正确人选,使几比的未来不落空,并找到回家的路”,但也强调可能会碰到的困难:

- 一个国家有两个骨干:安全及司法;但几内亚比绍的安全败坏,司法系统则不存在。

- 军事势力代替了国家体制。如果没有外来的协助终结军方干预政治,那么就无法终结军头敲诈政客、操纵立法及司法,以及使国家成为拉丁美洲与欧洲之间的毒品转运路线。

有关于毒品问题,发行对象为葡语系读者的“全球网页”(Pagina Global [11])博客社论指出,是“几比人民非常沈重的负担 (…) 他们正忙着处理贪腐官员以及与毒品集团关联的政变分子引发的危机”:

几比成为毒品运输之地的态势非常明显,此非霍塔一人可以独自改变,除非国际社会、联合国下定很大的决心,并使用论证及证据将掌权的罪犯及同谋诉诸国际刑事法庭,他们是有步骤地使国家遭受毒品贩运、政变及滥权的危害。有罪不罚真是够了。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