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放荡:巴西女性在国外的形象?

葡萄牙律师公会理事长Marinho Pinto在国家电视台RTP的节目“司法公正?”中声称:“巴西向葡萄牙输出的事物之中,最多的就是妓女”。

这项发言是对Catarina Migliorini事件的评论;巴西女子C.Migliorini将童贞以近60万欧元的价格卖给日本商人Natsu。Marinho Pinto称巴西政府控告该年轻女子卖淫,但事实上,(巴西)国家检查官总署想要以人口贩运及性交易罪起诉“招募处女”活动主办人。

对于Pinto的发言,在脸书Twitter#justicacega)自不乏愤忾的反应,巴西外交部的脸书涂鸦墙留有要求外交部及移民与女性协会采取立场的留言。

里斯本的巴西之家(CBL)联合葡语文化及市民协会(ALCC)、ComuniDária协会、选择及回应-妇女联盟(UMAR)共同发表声明驳斥:

将巴西女性简化成超级性感的形象,经由具影响力的人士如Dr.Marinho Pinto的继续传播,实属不幸,也使得每一位居住在葡萄牙的巴西妇女,处境更加艰难;他们经常遭受性骚扰、工作及社交受歧视,租屋困难、在机场及警局遭受过度讯问。

巴西妇女政策部,一个隶属总统、负责巴西妇女公共政策制定及协调事务的幕僚单位,针对此事宣称,巴西驻葡萄牙大使已向葡国律师公会理事长表达巴西政府对其言论的不满。

面对舆论反弹,Marinho Pinto投书指出,他的发言“造成震撼,是因为所言系实情”,他并指出评论的对象是巴西妓女–妇女贩运在葡萄牙的受害者。

 

A Google search for "Brazilian women" reflects the stereotype the country's women face.

在Google以英文搜寻“巴西妇女”,反映出巴西妇女的刻板印象。

Marinho Pinto的言论引发有关巴西妇女在全球各地形象的争论;在嘉年华及海滩上穿着清凉的女姓,是常见代表巴西妇女的照片。

“记者及外国媒体报导巴西女性,一般都习惯怀着些许恶意、过多的偏见及以偏概全”,巴西利亚大学传播学院教师,同时也是钻研新闻学与社会的博士候选人Katia Belisário,在一篇刊登于“媒体与政治观察站”的文章指出

媒体具有刻板印象和偏见的报导,可能损害巴西妇女在国外的、乃至巴西整体的形象。

巴西的Melissa Rossi在博客描述她自己在义大利的经验,以及当地媒体是如何怀着偏见对待她的巴西女性同乡:

我从没在义大利媒体上读过任何一篇报导是不丑化巴西女性的,他们往往使用侮辱人的刻板成见,将巴西女性描写成漂亮却愚蠢的形象。

 

Performance art entitled "Stamping" by graphic designer Janaína Teles

平面设计师Janaína Teles在她的博客“身体不定格”(Corpo des-mapeado)中的“烙印”(Carimbada)表演:“我用印章来标记他人,就像标记自己一样。(…)这项表演见证被标记且定型的女性的自我觉醒,藉此机会开启重新赋予自我身分的过程”。

今年2月,里斯本大学国际法及国际关系硕士课程教师,同时也是律师的Claudia M. Vieira,在她的博客“离开巴西”(Sair do Brasil)描写巴西女性在国外受到偏见及歧视的影响:

情况严重到使巴西妇女改变她们的行为。那些在国外住久了的巴西妇女,已经无法自然微笑、不会开玩笑、不穿她们喜爱的衣服,这全都因为怕遭受到他人的偏见歧视。我在里斯本大学硕士班的一些学生,为了被人接受而模仿葡萄牙葡文的口音,认为如此能使葡萄牙人更容易接受她们。

Mariana Selister正在撰写博士论文探讨葡萄牙社交媒体中的巴西妇女,2011年9月她提出“巴西妇女声明”(@MBrasileiras),对于生活在葡萄牙的巴西妇女所面临的偏见予以驳斥:

超级性感的污名可以追溯至殖民的幻想,包括将殖民地妇女当作性对象、性奴隶,以及将她们当作带有异国色彩且古怪性爱的对象。我们可以读到如南非女性 Saartjie Baartman的悲惨经验,她在19世纪的欧洲被当作是不正常性爱的对象。在葡萄牙,这些殖民幻想,不幸至今仍由传播媒体不断复制。

本文以现今仍属急要的呼吁作为结尾:

我们要求主政机关确实执行“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CEDAW),葡萄牙及巴西均是该公约的签署国。我们也要强调,依据“巴西及葡萄牙间对于促进两性平等备忘录”,两国决意“共同致力实施各项必须的措施,以消除两国的妇女歧视”。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