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从南韩观点看中国网路监控新制

2012年12月28日,中国政府通过了《人大常委会关于加强网路信息保护决定》,该决定强制网路服务供应业者以及线上服务业者实施用户实名注册制。南韩自2005年起,也有类似网路实名注册政策,不过并不成功,最终仍告失败。在本篇文章中,我们检视南韩实名制的实验,看看中国网民可从中学得哪些经验。

南韩如何开始实施实名制

该政策始于2005年,属于《公职人员选举法》(제 한 적 본 인 확 인 제)的一部分,并被冠以《实名确认法》(제 한 적 본 인 확 인 제)的名称。其立法的历史背景,与政治菁英为了自身利 益而压抑网路异议人士有关。两年之后的2007年,虽然公民社会多次抗议及批评该法对于网路隐私以及言论自由造成的威胁,立法者仍然将其扩充为《资讯及通讯网路法》(정 보 통 신 망 법)的一部分。依据新规范,即便南韩网民只是在线上新闻论坛发表意见,还是必须以真实姓名以及居民注册号码(resident registration numbers)注册。原本此项法规只适用于网站访客人次多于三十万人的网站,但2009年时连访客人次十万人以上的网站也一并适用。对此,政府的官方说法是「减少网路空间里的不雅言语」。

威权时代的昔日阴影如何导致今天的「欧威尔」社会(Orwellian,译注:作者意指乔治‧欧威尔著作《一九八四》里政府处处监控的社会)

该法最受争议之处,在于其不但要求使用者提供真实姓名,而且需登记「居民注册号码」(주 민 등 록 번 호)。 「居 民注册号码」亦是南韩沉重过往留下的遗绪,且常唤起不好的记忆。此制度始于1970年代朴正熙当政之时,官方用以过滤北韩间谍。许多网路使用者则认为,居民注册号码虽说威胁网路隐私,却也成为官方对网路施以「欧威尔」式控制的手段之一。而且,此系统也有不少漏洞,南韩居民的个人资讯便多次在网上被泄漏。

2012年8月23日,该法在南韩宪法法院遭逢挑战,法院判决《实名确认法》(在立法上属于《资讯与通讯网路法》的一部分)违宪。法院认为,此法阻碍了网路言论自由,伤害隐私,且面对日渐兴起,但不受约束的外国新兴网路服务诸如YouTube及Twitter,该法更显左右支绌。

著名的南韩独立记者李政桓(Jeonghwan Lee)赞许法院决定。然而,他也感叹此法已经造成许多伤害,并归咎于这个「因为痛苦折腾的过往,所导致的国家不周决定」。

南韩宪法法院 – by Passion84Photos (CC BY-NC 2.0)

韩国如何看待中国的新网路控制法规

中国政府宣布将强制实施实名制后,南韩网民由于已先经历过实名制副作用,且明了实名制根本没有当初所说效果,因此普遍予以负面回应。有些人则认为,由于中国、南韩政经情势不同,中国新制可能会产生不同效果。

部落客Barobaro指出,中国实名制早在2005年就已端上台面,并且警告该制度可能影响外国公司在中国市场的营运:

该决定强制『所有使用网路服务的使用者,都应以实际名称注册』。换句话说,外国公司也一体适用实名确认制度。

这名部落客也怀疑,当邻国南韩的实验已经「明显失败」时,中国政府为何还要决定扩大实名政策:

南韩宪法法院已经终结了这个始自2007年,寿命五年的法律。一如《纽约时报》说的,『网路匿名言论,并非只关乎个人隐私保护。阿拉伯之春的例子也显示,当政治异见者表达反对意见、吹哨者揭露公司内部资讯时,网路匿名是不可或缺的机制』。保护网路上的匿名身分,与言论自由直接相关。Nate以及Auction(译注:Nate是南韩一家入口网站, Auction则是南韩购物网站)累积大量使用者个人资讯,这些资讯并在大规模的骇客攻击后被泄漏,便是众所皆知的案例。显见网路匿名,并非只是意识型态上的争议。

然而这名部落客认为,由于中国与南韩在政治系统上,对于民主究责方面制度不同,中国政府却有可能透过实名制,巩固网路控制:

但是,中国政府可能可以透过实名制,巩固网路控制。中韩两国不同的是,南韩使用者毕竟可以自由使用国外服务,且南韩的民主也进展到一定程度,所以实名制从一开始便不稳固。中国情况却非如此,在中国,支持言论自由的外国业者例如Google以及Wikipedia被屏蔽,中国使用者只能选择效忠政府的国内网路公司。因此,中国政府可以更轻松地实施实名制,即便发生了严重的隐私危机,政府还是可以一手遮天。

部落客eBizbooks则指出,中国领导人错估实名制对于南韩社会的冲击。他与Barbaro同样认为,中国政府加强网路控制,会减少中国市场对于外国业者及投资人的吸引力:

(在中国),那些支持加强网路控制的人吹嘘说:『南韩是网路先进国家,他们也采用了网路实名制』。中国政府认为网路上百花齐放的言论,会挑战该政权的稳固。(就如古谚有云):『民之所向,天必从之』)。现在人民的意见,是透过网路表达。(中略)目前中国有四百万网路人口(译注:根据「中国互联网讯息中心」2013年一月发布的《第29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中国网民人数已突破五亿),且还在快速成长。网路公共空间在某种程度上取代了中国功能不彰的媒体,扮演看门狗的角色…中国政府惧怕网路,也是可以理解的。在此情况下,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放松网路控制。 (中略)如果你正考虑赴中国经商,那么你所拟定的新商业策略,必须能够适应中国由政府主导的市场状况,而且应该暂且等待,直至中国网路控制所带来的风险以及监控情况较为缓和」

校对:Sue Wong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