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在伊斯兰和土耳其库德工党夹缝中的库德人

叙利亚、阿扎兹:土耳其的库德工党(PKK)和他们在叙利亚的支派民主联盟党(PYD)陷入了不稳定的局势。去年夏天叙利亚军方将毗邻土耳其的城镇控制权交给美国和土耳其库德工党后他们便管理着这一区域。

对于长久受到叙利亚复兴党人歧视而渴望独立建国的库德人来说,这应该像美梦成真才对 —— 很快他们却开始受到比在阿萨德治下的叙利亚更多的压迫。

Bewar Mustafa, second left, Shawqi Othman, second right, and other Saladin Brigade members. Credit: Mohammed Sergie

“我们不能开口,”来自阿勒坡北边库德城市金德勒斯的民主运动人士 Walato 说。“我们在 PKK 统治下拥有的自由还不及阿萨德执政时期。”

像 Walato 一样居住在 PKK 势力范围的社运人士来说,要和新的统治者共存必须比阿萨德时期更加守口如瓶。库德族城镇像是阿弗林(Afrin)、阿穆达(Amouda)和柯巴尼 (Kobani)在叙利亚革命初期进行过许多大型抗议活动,然而如今这类反抗或和叙利亚全国团结一致的表现已不常见。

“PKK 甚至把墙上的‘Yasqut(阿萨德下台之意)’标语清除了,”Walato 说。“社运人士常因为一些无关政治的活动受到骚扰,像是组织人道救援。”

(更多叙利亚库德人的资讯请见此国际危机团体最近所作的研究,以及亨利杰克森协会的两篇报告:

在阿勒坡作战的萨拉丁战队领袖对 PKK 控制了库德城镇并不感到意外,因为他们是唯一有武力有组织足以填补当时权力真空的团体。萨拉丁战队的领袖 Shawqi Othman 上校表示 PKK 能有如此规模是因为 Hafez al Assad 在背后支持,意欲分裂叙利亚的库德人,并以支持库德政治上的分离主义潮流来对土耳其施加压力。

据 Othman 表示阿萨德政权支持 PKK 还有一个派系上的原因:PKK 的领袖大多来自一个少数族群阿拉维派库德人。目前身处土耳其狱中的 PKK 的建立者 Abdullah Ocalan 是来自马巴特利的阿拉维派,叙利亚大部分的阿拉维派库德人(约廿万)皆是来自这里。叙利亚两千三百万人民超过十分之一是库德人,其中大多数属于较温和的逊 尼派。

虽然 PKK 官员否认和阿萨德政权有联系,根据一名密切追踪 PKK,最近和其领导阶层会面过的华盛顿研究者表示,他们的发言人在被问到武器来源时显得相当小心翼翼。

库德社运人士虽然声称受到 PKK 打压胁迫,但他们决定不与其对抗以免引起库德人内斗。

然而武装集团之间的紧张情势依然居高不下,第一个反叛阿萨德政权的库德军官、同时也是阿勒坡萨拉丁战队创立者的 Bewar Mustafa 上尉表示他和同袍都在 PKK 的暗杀名单上。

Othman 表示他的团体会试着避免同族弟兄们之间的流血冲突,也愿意等待当地库德人开始反抗 PKK,这个日子可能不远了。Walato 表示 PKK 的暴政像是强征赋税或一连数天把犯人绑在广场的柱子上,使他们渐渐失去民心。然而伊斯兰极端份子的威胁使库德人难以放弃支持他们之中最强大的武装团体。

“如果要在叙利亚人民前线和 PKK 之间二选一,我选 PKK。”和萨拉丁战队密切合作的社运人士 Mohammed Suleiman 表示。他认为 PKK 是佣兵也是罪犯。

库德人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艾因角上周爆发了反抗军和 PKK 战士间的死亡冲突。伊斯兰军队用坦克轰炸这个名义上从数月前起由 PKK 控制,位于叙利亚东北和土耳其接壤的城市(见下方影片)。库德和阿拉伯反对派领袖呼吁停止暴力行动,库德族的前叙利亚国家会议主席 Abdulbaset Sieda 表示艾因角的冲突没有意义,因为这并不会终结对阿萨德政权的战争。

但这并不代表库德人对伊斯兰团体毫无敬意。萨拉丁战队和其中一些团体交战过。在阿勒坡和土耳其边界管理外科手术中心的 Sharvan Ibesh 医师赞许叙利亚人民前线始终维持着势头,抵挡住了政府军的反攻。

他说:“伊斯兰人的军队在战争中负担最重。”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