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基斯坦:抗小儿麻痹卫生人员屡屡遇害

人们在巴基斯坦白夏瓦悼念抗小儿麻痹工作人员Hilal Khan,照片由Musarratullah Jan在2012年12月20日拍摄,版权归Demotix所有

好战气氛在巴基斯坦各地不断攀升,不少援助人员也因此遭殃,元旦当天,枪手骑乘摩托车,在Khayber-Pakhtunkhwa省埋伏与杀害六名女性援助人员及一名医师,先前亦有多位推行小儿麻痹疫苗的慈善单位人员遇袭。

12月18日,五名女性援助人员在施打小儿麻痹疫苗时丧命,隔天在西北部的白夏瓦镇上,另一名小儿麻痹督导员与司机一同遭杀害。

“加强参与组织”执行长Naseer Memon在Dawn网站上投书

政治动荡、法治脆弱、制度孱弱、社会政治极端,都让国家成为暴力温床,这些暴力份子将人道工作者视为最佳下手目标,因为他们遍布于偏远地区,近年来,巴基斯坦陆续出现多起援助人员遭绑架与杀害的知名案件,压缩人道组织服务的范围。

针对巴基斯坦抗小儿麻痹工作

巴基斯坦、阿富汗、尼日利亚是全球仅存的小儿麻痹疫区,联合国、国际红十字会及其他人道组织不断在巴国偏远地区推行疫苗,不过却常成为好战份子攻击对象,甚至还背负着阴谋论。

例如巴基斯坦恐怖组织塔利班发言人Ehsanullah Ehsan指称,Shakil Afridi医师利用假造的疫苗计划收集资讯,最终帮助美国暗杀盖达组织前首领宾拉登(Osama bin Laden),导致许多巴国民众担心,抗小儿麻痹工作人员可能是美国情报干员。

一名巴国外交官员亦提到,好战份子害怕非政府组织及卫生人员可能是间谍,“这种心态可能已散播至其他领域”,去年九月,巴国政府要求Save The Children组织六名人员必须离境,声称他们在协助情报机构。

Justin Wilder撰写连署书,要求政府调查八名援助人员遭谋杀案件,他指出

部分问题在于宗教人员对免疫计划的反应,保守派教长公开抨击联合国,不该在高风险地区以口服或注射方式提供疫苗,这些地区甚至出现传言,指称疫苗会造成伊斯兰教子女失去生育能力。

The American Interest杂志博客Walter Russell则怪罪巴国领导人作为不足:

一如12月发生的情况,大众谴责这些攻击事件,许多巴国穆斯林亦高声反对以宗教之名、行邪恶之实,尽管如此,巴国领袖仍完全无力阻止攻击事件发生,在这个令人哀伤的国度,此事是另一场悲剧,太多巴国民众将因此用生命付出代价。

虽然暴力威胁始终存在,许多人道组织却打定主意留在巴基斯坦,Shaheen Begum在12月中才侥幸逃过好战份子攻击,他向“星期日电讯报”表示

我们的工作如今每一天都变得更加危险,我仍害怕参与其中,但若因此收手,只会显得懦弱,故我决定继续为孩童施打疫苗,直至小儿麻 痹在巴基斯坦根除…虽然家人很担心我的安危,但愿意让我保护其他孩童,避免他们因此残障,只要政府与卫生人员有决心,我们就可能永远消灭这项疾病。

在美国公共电视Newshour节目访谈中,“巴基斯坦女性卫生人员协会”代表Bushra Arian提到:

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出门,帮助无辜孩童不会终生残障。

一切都是为让下一代能够健康,我们为国家效劳,却换来死亡威胁,这算是什么正义?为何我们成为杀手的目标?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