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西班牙:机场,无人起降

除了空难或人员罢工(让乘客苦不堪言),机场鲜少成为重大新闻焦点,不过西班牙Castellón机场却很出名,先后登上平面与网络媒体头条。

一如诸多怪异的公共建设方案,这座机场提案出现于经济危机发生之初,后由当地市议会主席Carlos Fabra于2011年3月盛大启用,赶在地方选举前几个礼拜落成,但却没有任何固定航班,甚至尚未获得空中导航许可。启用典礼当天共有1500人出席,包括时任瓦伦西亚自治会主席的Francisco Camps,后来这位主席因遭指控收贿去职,活动现场发生不时突兀时刻,都记录在以下El Intermedio节目的有趣影片中。

 

这座机场内荒谬建设无数,包括由于设计错误,竟然瘫痪跑道,必须在启用前紧急修正;以及在机场前圆环树立一座可笑的巨大雕像,据创作者所言,是为向市长致敬,竟然斥资30万欧元,却无法抵抗当地湿气。

Castellón Airport.

Castellón机场照片,来自#La Campana De La Vela博客

这座机场虽然并未营运,每年开销却很惊人,elplural.com网站一篇文章指出

Manchas de óxido en la estatua que preside la entrada al aeropuerto. Foto del blog Hits Book.

机场出入口前塑像的氧化痕迹,照片来自Hits Book博客

负责机场管理的公务单位首长Juan García Salas的2011年薪资共88104欧元,比机场2010年总收入84200欧元还高。[…]

还不只如此,这座机场在2011年总营运成本高达6,484,935欧元,其中5,092,596.22欧元用于宣传、行销与公关费用,比例超过78%, 其余经费里,918,663欧元用于独立专业服务、368,865.49欧元为七名员工薪资、223,074欧元为其他公司承包的工作费用、 129,430欧元为其他服务、23,412欧元为租金与权利金、23,006欧元为金融服务等。

 

Carlos Fabra为人民党籍政治人物,当初大力主张兴建机场,他的家族在当地政坛活跃多年,他在1995年至2011年担任该省议会主席,至2010年遭指控贪污及影响采购才去职;他的儿子Andrea Fabra为国会议员,几个月前因为总理宣布删减失业补助时,在国会内高喊脏话,因而人尽皆知。

Carlos Fabra目前负责管理这座机场,他在日前表示,一家创投集团已出价两亿欧元,要买下该机场,虽然利润似乎不如管理单位预期,但以庞大维护成本负担而言,有人愿意接手,仍算是好消息,不过此事却令许多人大感意外,由于这座机场一无是处,不明白怎么会有人想要收购。

有人因此在Twitter开始使用#NuevosUsosAeropuertoDeCastellón(Castellón机场新用途)标签,更在1月10日成为热门话题,众人你来我往,抛出各种创新构想。

 

Eiryah Udhen与Eva主张改为运动场:

@Eiryah:很适合用于体育赛事。

‏@evitalunera:7月7日之后,拿来举办奔牛节。

Marina Segovia和David Antonio Tomico较具艺术思维:

@marinuxy_94:机场塑像雕塑学校。

@DTomico:向孤独致敬的纪念馆。

jose melchor valero和Magnes希望增加夜生活:

@josemelchor1:省政府官方酒吧。

@ValNyx:大麻俱乐部,至少会有人飞起来。

 

Marte con más tráfico aéreo que el aeropuerto de Castellón. Imagen de Cuánta Razón.

火星航空交通都比Castellón机场繁忙,图片来自Cuánta Razón

Javier Etxarri、Tanya G、ElNinjaDeLasGalletas希望用来照顾野生动物:

@jetxarri:照顾被囚禁的动物,每个省都该有一间。

@TanyGomez:蛇屋

@Chinobi_Ninja:既然没有飞机,不如安置等比例大小的愤怒鸟,还可以瞄准和猪一样的官员。

 

Gorka Zumalabe与ManuMillán语带讽刺地表示:

@tormentad:为了这些事情,就要瘫痪机场正常活动?你们疯了吗?XD XD

@Manu_Millan:行李墓园。

DiQuijorna的构想最特别:

@JordiDiaz71:不如…发挥机场原本该有的用途。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