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永续发展应从国内起步

Thatched roof Mali

在马利制作新茅草屋顶,照片来自Flickr用户Jean-Marc Desfilhes,依据创用CC BY-NC-SA 2.0授权使用

西方诸国如今经济困窘,债务与失业率双双增加,对于低所得国家及新兴市场的发展及合作方式也开始扭曲,永续发展显然不能仰赖外来财富或财富重分配,必须从国内开始。
对马利、维德角等国的贫民而言,外来投资与侨汇长期是重要收入来源,例如马利有些地区整座村落均以侨汇建成,又以法国侨民为主,但并不表示这些国家发展方向就符合永续原则。
非洲多数国家纵然有能力吸引资金,但财政政策对外来投资人过于宽松,任由对方剥削公帑为自已牟利,根据经济合作暨开发组织OECD报告“外来直接投资的税务效应”,这种现象于2007年仍在全球大行其道。
“国际发展金融组织”的Matthew Martin及Nils Bhinda指出,例如在坦桑尼亚,全球矿业公司涌入大量民间资金,提高黄金及钻石销售量,但政府营收、社会基础建设投资等大众利益增长却不如预期,且由于提供多项税赋减免及财政诱因,导致坦桑尼亚在2005年至2008年反倒花费1.4亿美元
侨汇的代价
世界银行指出,全球愈来愈多贫户仰赖侨汇支撑家计,但这些人口与金钱流动之后,是否能确保这些国家永续发展及脱贫?
2005年至2006年,海外侨汇占马利全国GDP的3.7%,有些估算资料认为,侨汇大大减少国内贫民人数,也改善社会不平等情况;维德角似乎也因移民受惠,人均侨汇金额高居非洲之冠,侨汇占GDP总额8%,甚至拜来自葡萄牙、巴西及美国的移民贡献之赐,在国内许多岛屿上都设立协助贫民的金融机构。
基于这些数据,许多国际发展组织均打算依照侨汇流向规划发展政策,将这些小额金流转化为基础建设资金,但其中有几项问题必须思考。
尽管侨汇增加,这却是全球贫民必须向外寻求经济机会的结果,人们若选择远走他乡,过程中都得遭遇许多危险,如违法跨越边界、人蛇集团、在社会与文化上孤立无援等。
此外,移民侨汇多寡取决于移入国经济成长情况,若当地失业率攀升,多数移民从事的行业最容易受影响,导致移民与故乡家人处境更加艰困。
况且侨汇以人际金流为主,其中利弊各半,Hein de Haas于2005年在“第三世界季刊”内写道

侨汇大多为个人汇款,虽然是种优点,却也是主要缺点,代表个别移民无法排除整体发展限制。

由于欠缺地方加值诱因,若仰赖海外侨汇,永远无法成为低所得国家永续发展策略唯一基础。
永续发展的良性措施
若要藉由外来直接投资与侨汇,促进世界永续发展,其实有几项措施值得参考。
第一,透明与责信,对于外来投资,政府应审慎评估国库能获的利益,否则不可核准动工;金融政策应支持常态性的制衡体系,以透明制度检视公私部门营收来源及后续用途,定期强制向大众公布
低所得国家常藉由成立“自由产业区”,希望运用矿藏在重要地点促进工业化及创造就业机会,但这些区域内不断追求降低成本、地域流动与低品质制造业,时常导致经济与社会动荡,故政府若打算设置自由产业区,必须思考如何随市场变化调整劳动与生产能力。
这项概念非常重要,因为目前并无特别计划,能够在全球贸易中整合低所得国家的当地产品与服务,跨区域贸易应成为主要目标,除了地理位置接近的优点之外,亦可降低跨国企业迁移造成的冲击。
在移民与侨汇方面,由于全球发展不平等,促使低所得国家的优秀学生决定留在富国谋职,也造成家乡人才不断流失,然而经济不景气提高西方国家失业率后,尼日利亚、迦纳、摩洛哥等国因为薪资与工作条件较具竞争力,已出现人才回流现象。
世界各地官员若要确保永续发展,必须瞭解一项简易原则:若要透过增值与再分配创造财富,就得从国内开始,政策若建基于短期诱因、社会不平等、外来财富挹注,或许能短暂刺激经济成长,但长期能否减少贫民却令人存疑。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