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因发电厂而搬迁民众的生存困境

Ana Aranha 所撰写的这篇文章最初以 Vidas em Trânsito (转变中的生活)为题发表于巴西新闻调查机构 Pública 的 #AmazôniaPública专题中。这个专题报导了巴西朗多尼亚州亚马逊流域玛代拉河沿岸的超大型建设计划带来的冲击。完整的故事将以一系列五篇文章在全球之声上刊出。

本系列第一篇文章中 Agência Pública 报导了因吉饶水坝建设计划造成玛代拉河地区一个渔村社会的混乱。从加西巴拉那满是尘沙的街道沿着高速公路走十五公里,便会来到和加西截然不同的新穆通巴拉那村。

这里和加西唯一的共通点是黄昏时分公车站牌下那群穿着制服从建筑工地归来的工人。在新穆通村所有的道路都铺好了,有着人行道和中间种上草坪的圆环,一切都 是整整齐齐规划过的。村里有商业区和分布于不同街区的一千六百栋房屋所构成的住宅区。每个街区中的每栋房屋都一模一样,相互之间以草坪分隔。

Deserted street at Nova Mutum Parana, a village built by Jirau power plant, which contrasts with Jaci's demographic explosion.  Photo: Marcelo Min

新穆通村荒凉的街道。这个村庄由吉饶发电厂兴建,和人口爆炸的加西截然不同。照片来自 Marcelo Min。

新穆通巴拉那村是由 Energia Sustentável(永续能源)设计建造,供携家带眷的吉饶水坝工程师和管理员居住。当男人们离开家向公车站前进时,家家户户门前站着怀孕的女人和幼童,民族音乐和袒露的肚皮皆无处可寻。

村庄绝大部分住着工人。入口处有一块保留给从旧穆通巴拉那村迁来此地的一百五十户人家,他们原本位于河边的家园已沉入发电厂大坝水底。这个社区原先有约四百户居民,其中大部分选择了领取赔偿金。

新穆通村是 Energia Sustentavel 企业社会责任的宣传重点,关于永续经营的传单在村里随处可见,上面总是并列着河岸居民和工作人员的照片,加上公司的标志。

但是在村里走上几分钟却一个人影都没看到之后,你不得不问:人都到哪儿去了?

“房子很漂亮,但我们的生存呢?”Rovaldo Herculino Batista 问。他卖掉了从发电厂得来的房子,因为他在新穆通找不到工作:

让一个人离开他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就算造出新耶路撒冷这样美好的城市也没有用。我们该怎样赚钱维生?

Batista não se adaptou à vila construída pela usina e voltou para a beira do rio Foto: Marcelo Min

Batista 无法适应发电厂建造的村庄生活,于是又回到了河边。照片来自 Marcelo Min。

这些水上人家称他们的昔日家园旧穆通,在那里他们捕鱼、挖矿或做其他的工作。Batista 原本是矿工,他还有个地方拆解废弃的挖泥船再把废金属拿去卖钱。他的妻子推着手推车在社区里叫卖蔬果。他们的家庭收入无虞。

搬家以后他们开了个小杂货店,但他们的邻居不再有足够的收入到他们那里消费。废铁场没了,也没地方可以捕鱼。Batista 更常到矿场去,但收入变得难以应付他那有六个小孩和三个孙子女的新家的开销。当地市场的物价比较贵,而电费更是高的不合理。在他放弃他的“新耶路撒冷”的 三个月前,Batista 接到了数目分别是 629,671 和 547 巴西雷亚尔(318,339 和 276 美元)的电费帐单。

多讽刺啊,受到国内最大发电厂建设影响最多的居民得付最昂贵的电费,外加每个月 19 巴西雷亚尔(约 9.5 美元)的公共照明费。

Amazônia Pública 计划由 新闻调查机构记者组成的三个团队于 2012 年七月到十月间造访朗多尼亚州玛代拉河沿岸水力发电厂并撰写报导。这些记事希望能探讨亚马逊河流域地方上投资建设的复杂性,包括各种协商和政治作用,并且 倾听其中各个角色的声音 —— 政府、企业、社区 —— 以架构这些计划发展的来龙去脉。如同整个计划,这些记事最重要的观点是公共利益:各种活动、政治和经济协商如何影响人民的生活。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