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社会学惨遭攻击

科学现今在俄罗斯并不安全。总而言之,这是列弗.古德科夫(Lev Gudkov)今早在列瓦达中心(Levada Center)──此为名列俄罗斯历史最悠久又备受推崇的社会学研究机构──的网站上公开声明中所发布[俄]的消息。此研究所也是广泛批评普丁政权的学者们的归属。此研究中心的领导人古德科夫宣称莫斯科检察官在五天前,也就是在5月15日,与他联系并发出正式警告,警告他的行为违反最近通过的联邦法律,该项法律要求活跃于政治圈并接受外资的非政府组织必须向政府注册为外国代理人。

古德科夫将莫斯科检察官的正式警告扫瞄成文件[俄],以及他个人对捍卫列瓦达中心的公开诉求,上传到投影片分享网(slideshare.net)。在诉求中,古德科夫宣布《外国代理人法》对此研究中心的适用,将使研究中心在不久的未来停止其工作的机率增加。他在声明中坚持认为,外资最多仅占列瓦达收入的3%,并认为该组织的科学工作并不等于政治干预。

Russian sociologist Lev Gudkov, 26 January 2008, photo by Andrei Romanenko, CC 3.0.

俄罗斯社会学家,古德.科夫列弗。由安德烈.罗曼能柯于2008年1月26日所摄,创意CC 3.0授权

具体来说,国家指控列瓦达中心在2009年至2012年间,进行政治工作以换取少数几个显赫的西方机构的捐赠,其中包括麦克阿瑟基金会(MacArthur Foundation)所捐的15万美元,福特基金会(Ford Foundation)所捐的29万美元,开放社会研究所救助基金会(OSI Assistance Foundation)的33.7万美元的基金会。 (跟读者说一下:俄语网路回声计划(RuNet Echo)目前是由开放社会研究所赞助。)此外,列瓦达中心在2010年到2013年间为外国组织,例如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捐赠四万美元)以及麻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捐赠八千美元),完成各项市场研究计划。

古德科夫沮丧地总结:

根据检察官警告的逻辑,我们未来必须停止出版我们的期刊并关闭列瓦达中心的网站、停止出版、[停止]公开评论以及同时在专业领域和公共空间──例如在媒体、研讨会,与会议上──分析我们的调查结果。我们不能同意这一点。

在列瓦达中心的脸书粉丝页面[俄]上,此组织已呼吁网友[俄]广传古德科夫对“社会学工作等同于政治活动”这类说法的反驳声明。这篇文章完成前,研究中心的脸书贴文已经吸引了158个“赞”跟1159个“分享”。诸位著名的社会学家也推波助澜[俄],反对把社会学研究跟政治行动主义混为一谈。在一则拥有79个“分享”的脸书贴文[俄]中 ,社会学家弗拉德米尔.梅根(Vladimir Magun)提到苏联打击科学的自主性与完整性的这段俄罗斯历史:

无论这种可耻的活动隐藏在什么样的辞令或是守法主义的论据背后,这都是一个对现代科学的宣战,其组织成员和主谋应该清醒地意识到,他们的名字将因粗暴的扼杀自由思想而遗臭万年——而正是自由思想孕育出像李森科(Lysenko)、日丹诺夫(Zhdanov),或是像崔培兹尼可夫(Trapeznikov)这样的人。

政治分析家与前任克里姆林宫内幕格列布.帕夫洛夫斯基(Gleb Pavlovsky)在脸书上发言[俄]询问俄罗斯的其他两大社会学研究所——民意基金会(Fond Obshchestvennoe mnenie,或缩写为FOM)和全俄民意研究中心(All-Russian Center for the Study of Public Opinion,或缩写为VTsIOM)——的所长对列瓦达中心的法律纠纷有什么想法。后者的主任瓦列里.费多罗夫(Valery Fedorov)在一个小时后回应[俄],报告VTsIOM也已经收到国家检察官的警告。

在推特上,俄罗斯网友对检察官给列瓦达的警告,争先做出最诙谐的评论。在132则的转贴推文中,活动家伊利亚.雅辛(Ilya Yashin)似乎是处于领先地位,他这么写:

VTsIOM和“列瓦达”已经使统一俄罗斯党与普丁的评等下降。检察官已使得VTsIOM和“列瓦达”[继续]存在的机会下降。

在另一则热门贴文(现有20转贴推文),反对者亚历山大.扎列斯基(Alexander Zalessky)则表明了一个事实:列瓦达的主要竞争对手VTsIOM和FOM因为与克里姆林宫的密切联系而恶名昭彰:

VTsIOM报导,自从列瓦达中心关闭后,统一俄罗斯党[批准的]评等在本周已经上升了35%。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支持列瓦达的辩护。已知立场亲克里姆林宫的电子杂志《政治线》 (politonline.ru)张贴了古德科夫公开声明中的摘录,并附加以下的问题[俄]:

别再这么做了。列瓦达中心的主任声明外国赠款金额只是社会学研究所的预算中的零头,仅占1.5%至3%。但如果这些资金是如此之少,为何列瓦达中心不打算拒收且在没有“国外代理人”的情况下继续工作?中心并没有这么做,反而列弗.古德科夫还提及研究中心的“关闭”。诸位读者,这是否也有点不合逻辑,或在某种程度上太超过呢?

斯坦尼斯拉夫.阿培生(Stanislav Apetian),另一位通常被划分在与反对派不同阵营的俄语网路回声计划参与者,在推特上提出同样的问题:

如果列瓦达中心的收入中,外国资金仅占1.5%,那么它为何不能就拒绝这样的资金?要被关闭了而嚎啕大哭能有什么用?

就像多数受过教育的俄罗斯人,有网路良知的公民分享他们对攻击列瓦达的厌恶,而列瓦达可以做的更多来处理像阿培生所提出的那类问题。列瓦达的辩护是否正如它的推特帐号在今天稍早于推特推文[俄]所表示的,它在2012年后不再接受外国捐款?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检察官的警告会提及2013年1月中旬的OSI捐款,以及为国外客户所做的市场调查研究也同时延伸到2013年?

然而,以长远的眼光来看,最重要的是可能出现的寒蝉效应,使得现今的新闻将关注列瓦达能否留住客户(和捐助者)以及调查研究所需的关键受访者。事实上,古德科夫今天在商业日报电台(Kommersant Radio)采访时[俄]透露,客户和受访者已经越来越不愿意跟负担着列瓦达政治包袱的组织合作。

翻译:Martian Ho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