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泰国南部武装叛乱集团登陆Youtube

在泰国南部的边境地带,由泰南分离主义份子组织发起的暴动事件已长达九年之久。绝大部分的暴力事件发生后,并没有任何组织出面为这些事件表示负责,做出诉求或为暴力事件正名。

直到现在。

2013年4月26号,就在政府与民族革命阵线(Barisan Revolusi National Patani,简称 BRN),一个位于泰国南部主要的穆斯林武装叛乱集团展开和平对谈之前,该组织领袖 Ustaz Hassan Taib及Abdulkarim Khalib在Youtube上传了一段有关该组织的影片,宣导该组织是为了传统北大年地区(Patani)的人民争取自由与正义而进行战斗。

泰国南部涵盖了三个省份及泰国一成半的人口,为数大约两百万人,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常发生暴力冲突的地方。自2004年起,超过5300人因暴力事件而丧生,比在阿富汗战争中的死亡人数多了近2000人。仅仅是2013年4月份发生的298起事件中,就已经有45人丧命,75人受伤。

Thai Rangers patrolling in Pattani, south of Thailand. Photo by Jack Kurtz, Copyright @Demotix (9/29/2009)

泰国士兵在泰国南部的北大年地区巡逻。图片来源:Jack Kurtz 版权所属:@Demotix(9/29/2009)

泰国南部这些饱受战乱之患的边境省份 – 北大年、那拉提瓦、也拉及宋卡拉都是穆斯林的主要居住地。这里主要的沟通语言是少数泰国人熟悉的北大年马来语。这些人背后所代表的是个与传统主流的泰国佛教徒不同的少数民族群体,仍然守护着自身的文化、传统、习俗及独特的民族性。

目前有重军驻守的泰国南部仍有武装叛乱集团向士兵及平民进行攻击。除了向泰国政府要求更多的自治权利以外这些组织似乎没有更加明确的目的。叛乱集团的秘密作风也显得非比寻常。

5月24号,民族革命阵线又在Youtube上传另外一段短片,上头列出了五项诉求。影片利用北大年马来语澄清了民族革命阵线是个“革命组织”而分离主义运动。他们要求与泰国政府进行和平对谈时必须有第三方势力的介入,例如伊斯兰会议组织 (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nference, 简称OIC),同时他们也希望马来西亚政府能担当此次和平对谈的仲裁者。

在民族革命阵线提出这些诉求之前,唯有流亡在欧洲或中东地区的北大年统一解放组织(Patani United Liberation Organization, 简称PULO)成员有向泰国政府提出诉求的记录。北大年统一解放组织成立于1968年,现况为积极争取再次成为与政府拥有谈判筹码的组织。

虽然在泰国南部边境诸省仍然有许多活跃的叛乱集团,但民族革命阵线似乎想要成为“唯一”能与泰国政府谈判的组织,而不是让北大年统一解放组织或任何其他团体代表他们发声。另外,BRN似乎并不信任泰国政府,转而要求马来西亚政府要扮演这次和平对谈中仲裁的角色。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政府也做好了准备应付在马泰边境地带逐渐升温的暴力冲突。这些冲突的起因大部分归咎于其他的武装集团并不认同BRN和泰国政府进行和谈,进而引起暴力事件

目前为止,任何遏制南部武装叛乱集团的手法都已失败了,其中还包括在南部实施戒严令及调动六万名军人驻守南泰。泰国军方甚至开始讨论建立一道边境围栏作为一种新型的监测工具,同时也能限制武装集团的行动自由。

这些影片已引起了在泰国部落客群中的一些强烈的反应。Warakorn Boonyakorm提醒这些叛乱份子,宗教的目的是为了宣导和平:

没有任何宗教会叫你去杀人。对于仍然在进行这些令人作呕的行为的人,你不能以宗教之名继续这些行为…宗教是无辜的,有罪的是人类。

MK47质疑的是与叛军进行谈判是否是正确的:

你知道他们是下令屠杀了许多泰国人的元凶吗?而现在我们正和他们谈判?…

David Kim为叛军的行为做了澄清

我们并不想成为泰国的一部分。我们不是泰国人,我们的血缘永远不会和泰国人一样…我们必须重申我们并非从泰国分离出去,但我们正在解放自己…

Muslim North则呼吁政府停止和这些恐怖分子进行对话:

别和恐怖分子进行对谈。

暴力事件并没因和平对谈而停止,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反而认为这些武装叛乱集体的实力日益增强,行事作风越加大胆。看来泰国日后会迎来更加强烈的武装冲突,及更加多的Youtube短片。

译者:Yau Hwan Tiu
校对: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