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东亚饮食文化导致鳗鱼步上绝种之路

在日本,酷热的夏日正是鳗鱼的季节。

每年气候最为闷热的七月中旬至八月初,食用烤得金黄微焦的蒲烧鳗鱼是日本人的传统习俗。长久以来,这个深受日本人喜爱的美食,被认为有益人们身体健康地度过炎夏。

现在,这个传统遇上了极大的挑战。曾被视为高阶人士美食佳肴的鳗鱼,却遇上了供不应求的现况。为了应付需求量的爆增,渔民甚至耗尽了鳗鱼的“原料”鳗苗的生态资源,并导致鳗鱼价格上涨。包含日本在内的东亚各国,于相关议题已经提出了保育天然鳗种的草案,但是目前并未实施任何能够确切抑制现状的方案。

新闻网站“走进日本”(nippon.com)的专栏作家井田彻治表示,为了满足不断增加的鳗鱼需求,近几十年来鳗鱼产量成长了四倍:
80年代中期,日本国内的鳗鱼产量通年在4万吨的水准上波动,此外还仰赖台湾每年估计有2.5万至4万吨的进口。[…] 2000年时,创下了从中国与台湾最高进口量13万吨的历史高点。而国内销量几乎是15年前的两倍,上看新高16万吨。

 

Specially cooked eels in Japan. Photo from ysishikawa.

特别烹制的鳗鱼。照片来自ysishikawa (CC: AT)

由于鳗鱼的繁殖必须依赖天然资源,所以利用大量养殖就能提升产额是错误的观念。鳗鱼属于洄游鱼类,因此在其生命周期中有分淡水与海水期。由于鳗鱼苗的人工繁殖技术还未达到可投入实际应用阶段,渔民必须在鳗鱼游回溪流生长时捕捉鱼苗而后池塘养殖。

在大量需求之下,成鳗与鳗苗的数量都有逐年下滑的趋势。2013年3月18日,台湾独立记者鱼凯在台湾公民新闻网站“上下游”为文指出[中]:

过去亚洲一年日本鳗苗捕获量接近100吨,但近4年产量急遽下滑,2010-2012的产量遽降为41、35、26吨;以台湾为例,过去一年有20吨,但2010-2012仅剩4、4、2吨,今年(2013)约1.5吨。

 

Total eel production. Figure from the TRAFFIC report written by Vicki Crook.

鳗鱼总产量。图片来自Vicki Crook所写的TRAFFIC报告。

结果造成鳗苗价格高腾,针对此独立记者鱼凯又表示[中]:

几年前,鳗苗1尾10元 […] 今(2012)年的平均价达到180元/尾。以每公斤6000尾来换算,一公斤的鳗苗要价108万,接近黄金的市价。即使价格如此惊人,但因为捕捞量严重不足,苗户的收入还是下降。

还甚至因为鳗鱼的资源短缺而造成走私买卖的案件,鱼凯解释说[中]:

即 使台湾经济部已订定3月31日前鳗苗禁止出口,但在日方出价高的诱惑力之下,苗商仍透过各种管道以走私的方式将苗输出至日本。去年12月间,桃园机场就查 获以行李箱携带20,000万尾鳗鱼苗走私的案件。根据业者私下透露,1月15日前捕获的鳗苗,几乎是100%供应到日本。

濒临绝种野生动植物国际贸易公约(CITES)于2007年6月,就将欧洲的鳗鱼品种列为保护对象。几个月前,美国也考虑在2013年的CITES会议上,提出国际贸易法来规范捕捉鳗鱼。去年二月,日本环境省也将日本鳗鱼品种列为“面临灭绝危机的淡水与咸水鱼种”,但是该认定并不保有任何法律约束力。

面对鳗种保育的重大压力,台日中韩召开多次会议,并提出好几个保育措施与方案,其中包含了鳗鱼栖息地的重建、限制出口量与成鳗的放生计划等。

Production of different species of eels. Figure from the TRAFFIC report written by Vicki Crook.

不同品种的鳗鱼产量。图片来自Vicki Crook所写的TRAFFIC报告。

然而,面对如此广大消费市场的商机,鳗鱼业者还是会有新的变通方法。事实上,日本商人已经把非洲鳗视为替代方案。独立记者鱼凯的报导中指出[中]:

美国意图将鳗鱼列入贸易保护名单的举动使得日本相当紧张,开始寻找替代的鳗鱼来源,最近触角伸向马达加斯加的养殖业者,将购买非洲鳗来因应日本鳗价格节节升高以及美洲鳗前途未明的情况。

国际NGO野生动物交易监控协会(TRAFFIC)也于同一时间发现,菲律宾大量出口当地新发现的吕宋岛鳗鱼和日本鳗鱼。相关报导表示:

2012年七月,据该组织的调查报告显示,有50多间以上的企业利用特殊的“企业对企业”网络平台Alibaba.com,以电子商务进行鳗鱼苗的交易买卖。其中几间企业都表示能每月供给上百公斤的各品种鳗苗。

Amount of caught eels. Figure from the TRAFFIC report written by Vicki Crook.

鳗鱼捕捉数量。图片来自Vicki Crook所写的TRAFFIC报告。

为了打破这种供需循环,日本已经有民众号召消费者运动来抵制鳗鱼的消耗量。“走进日本”专栏作家井田指出:

消 费者与经销商也负有重大责任。因进口鳗鱼短期内的大量涌入,过去曾是高级食材的鳗鱼,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便利商店和超市内大量销售的廉价食材。[…] 我们该以此为契机,促使鳗鱼商业模式转型,从现行“薄利多销”、“量胜于质”向“质胜于量”转变。不然,资源减少的问题将进一步恶化,食用劣质产品的消费 者会抛弃鳗鱼,从而加速整个鳗鱼业收益状况恶化和产业基础瓦解。

即使鳗鱼问题危在旦夕,日本博客Tirrano在网志“Decent Point”表示[日],解决的方法事实上非常的简单:

解决日本鳗鱼剧减的方式,实际上你我都能简单的做到。说穿了,我们若非必要不要吃鳗鱼,也不要因为价格便宜就去吃鳗鱼。日本的消费量真的太大,我们最好能将量控制到30年前的标准。况且超市里面的特价鳗鱼也没有好吃到哪里去,实在没有必要刻意去吃。

校对者:Ameli

1 则留言

参与对话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