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香港码头工人罢工抗议“长工时、低工资”

一项由香港码头工人主导的罢工行动正在进行。他们请求加薪,抗议险恶的工作环境。抗议活动带给港口运送业者代价极高的打击,更引起了大众的支持。

2013年3月28日,数百位工人开始在码头扎营。因为负责经营码头的香港国际货柜码头(HIT)的转包商,拒绝工人的要求:每8小时的班,加薪100港币(12.88美金)或20%的调薪。转包商提出5%的调薪,但这远低于工人的诉求。一份码头工人间的调查显示,他们愿意与集团以10%的调薪达成和解[中]。
有些做24小时值班的工人说,他们自2003年起都没有加薪,而他们现在领的薪水甚至比1997年领的还低。由于法官裁定抗议工人不可进入货柜船停泊处,因此抗议行动则持续在入口外的马路上。

香港国际货柜码头集团(HIT)2012年于经营码头上,净利22亿港币(2.83亿元美金)。集团拒绝与工人协商[中],坚持工人并非他们的雇工,而是转包商的雇工。那些转包商从HIT拿到32亿港币(4.12亿元美金)的服务费,却只花了7.1亿港币(9100万元美金)在码头工人上。

根据HIT的说法,这场抗议一天花费集团500万港币(64.4万元美金)。

香港是世界第三大货柜港,2000年到2012年更成长了50%的货运量。但如此的成长量却恶化了工作环境,工人说这是因转包商的剥削行为导致。

以下是由Yiuman Fung在香港独立媒体(inmediahk.net)提供的一段2013年4月1日的抗议影片:

 

香港职工会联盟(HKCTU)以图示解释码头营运者、转包商与工人之间的关系。其中指出,码头营运者的唯一目标便是榨干工人和赚取利益。在图示中,转包商为执行者。

Relation between dock operators, subcontractors and workers. Image by HKCTU

码头营运者、转包商人与工人之间的关系,由HKCTU提供

工人被不平等待遇的故事,不断在社群媒体及公民媒体上循环拨放,一再提醒大众码头工人在码头的工作环境有多么险恶。自2012年9月起,码头工人开始在专门用来收集码头工人故事的脸书页面上,分享他们的艰辛故事。2012年10月2日,一位工人写道[中]:

当一个保安员月入过万的时候
作为一个专业重型机械操作员日薪得
470 =470×26=12200
仲要系要求你连续做8小时冇食饭时间
冇福利 做得几年周身病痛 冇医疗
你甘心做一个廉价劳工?清醒一下 各位龙机判头操作员 请你认真思考一下

(当一个保全人员月薪1万元港币(1288美金),而身为一个专业重型机械操作员月薪为470港币x26天=12200港币(1572美金)
但我们需要连续工作八小时,中间没有休息吃饭时间
我们没有福利,几年后,因工作缘故而全身病痛,却没有医疗保险补助
你甘心做一个廉价劳工吗?醒醒吧,各位操作员,请你认真思考一下这个景况)

The seat of crane operator uploaded by worker to Facebook

一张起重机内破烂的驾驶座位的照片,由一位码头工人上传到脸书

一位工人于2012年11月26日在脸书上,上传了一张起重机内破烂的驾驶座位的照片[中]:

烂成咁又唔换,一日要坐12个钟
长期累月条腰就出问题
你班中层年尾出三四个月花红,
连果一千几百都悭

(我一天需要坐在这座位上12小时
长期下来造成我背痛
管理阶层的人每年都有3-4个月的年终奖金
但他们却为了省那几百块,不愿更换座位)

2013年1月19日,一位货柜车司机死于驾驶座位上之后,一位工人上传了这则新闻并评论道[中]:

呢个系一个警惕,码头呢行人工低时间长
身体有事就休息下,唔驶同佢搏命
不过都要同当时人讲声,[一路好走]
(这是一个警告!低时薪、长工时的码头工人,
你若是身体不适,就应当休息,不要冒自己的生命危险
一路好走,我的工人夥伴)
学生社运人士Willis Ho在香港独立媒体上描述码头工人的工作环境,并解释为何身为和记黄埔有限公司旗下、世界上最大码头营运单位的HIT,会是主要的抗议对象:
公司旗下有五间外判商,分别为现创、联荣、高宝、永丰及培记,负责聘请码头内不同的工种,包括桥边理货员(俗称揸纸)、系絪员(俗称水爷)、机手、挂钒员、 内运车司机、验柜员等。工种主要分为公司工及外判工,公司工由香港码头公司直接聘用,直属李嘉诚,在待遇上较合理和稳定,例如有轮班时间、按月出粮(普遍 有十七个月粮)、有固定食饭时间、年尾花红等。外判工则由外判公司招聘,有时再作二判、三判。工作时间由十六至二十四小时不等,按工出粮,每二十四小时一 千一百一十五元,三更工资不一。福利上,外判工没有规定的食饭时间、也没有医疗保障和花红。
(HIT 旗下有五间转包商,分别为现创、联荣、高宝、永丰及培记。这些公司负责聘请码头内不同工人,包含:桥边理货员(俗称揸纸)、系絪员(俗称水爷)、机手、挂 钒员、内运车司机、验柜员等。这些工人被划分为:转包商雇工和集团雇工。集团雇工是由香港码头公司直接雇用,隶属李嘉诚商业集团旗下。他们有较合理和稳定 的待遇,例如有轮班时间、按月给薪(可领到17个月的薪水)、有固定吃饭的时间、有年终奖金等。但身为转包商雇工,却常常被第二、或第三层转包商所聘用。 他们的工作时数为16-24小时不等(2-3个班),且是照班给薪。每24小时的给薪为1115港币(144美金),而不同的排班时间会有不同的给薪。论 工作待遇,转包商雇工没有固定的吃饭时间、没有医疗保险、更没有年终奖金。)

 

Workers' protest inside the dock. Public domain photo by Leung Hy via inmediahk.net

工人于码头内游行抗议,照片来自香港独立媒体Leung Hy,开放版权

试想像一个人连续工作二十四小时、在四号、六号、七号、八号泊位之间游走,游走整整,一昼一夜。事实上,货柜码头里的揸纸和水爷,其实就是如此。他们要每月都连续工作廿四小时,做足三更。…在繁忙的船期,节日前后,外判商为了减少人手,码头工人不得不加班,“直踩”七十二小时。[…]现时揸纸和水爷工作一连三更,只得 $1115,比起1997年 $1480的工资水平更要低。换句话说,他们现时平均时薪大约只有 $ 50。

 

(试着想像一个人连续24小时至昼夜在HIT所拥有的四号、六号、七号、八号码头之间游走工作。事实上,在码头负责调度和打包的码头工人就是如此,他们连 续工作24小时,并值三班。…在繁忙的尖峰时期(如:假期前后)时,转包商为了避免雇用更多工人,会强迫码头工人超时工作72小时。[…] 负责调度和打包的码头工人,连续工作72小时值三班,其薪水也只不过是1115港币(144美金),比1997年的薪资1480港币(191美金)还低。 换句话说,他们现在的时薪只有50港币(低于7美金)。)

码头工人的处境深受大众的同情,许多人用照片表达他们对码头工人的支持,譬如下图

Supporters upload their photos to Facebook

支持者将他们的支持照片上传至脸书

学生志工团体为正在抗议的工人收集了许多补给品[中],如:雨衣、睡袋和瓶装水。香港职工会联盟也为这些正在抗议的工人设立支持基金,目前已募款到140万港币(180,328美金)。

校对者:Ameli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