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台湾:大埔抗争在公义路与仁爱路口

在台湾有一位教授以及其他进行街头抗争的学生 被警察逮捕,被逮捕的时候他们在抗议苗栗县政府为了要扩建苗栗竹南科学园区而强制拆除民宅。

徐世荣是政治大学地政学系的教授,他在2013/7/23 被警察逮捕的时候正在喊抗争口号:“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他被警察 以公共危险罪逮捕,最后因为法官不同意警方的看法,徐教授于隔天被释放

在2010年,苗栗大埔居民因为农田被毁进行大规模抗争,在72岁的朱婆婆因为政府强制征地而忧郁吞农药轻生后,当时的行政院院长吴敦义代表行政院与大埔抗争居民在2010年8月开协调会,徐教授也参与那次的协调会并见证行政院同意保留在竹南科学园区整体规划区域最边缘的四户人家不进行强制征收。

然而,尽管这份同意书是由现在已经成为副总统的吴敦义所背书,苗栗县政府还是发函给这四户人家限期在2013/7/5之前搬离,县政府预定于当天拆除他们的房子。

抗爭者在張藥局的外牆掛上大型壁畫. 照片來自台灣農村陣線.

抗争者在张药局的外墙挂上大型壁画. 照片来自台湾农村阵线

因为对苗栗县政府背弃三年前所签下的同意书的不满,抗争者又重新在大埔这四户人家集结,他们持续抗争超过两个礼拜。张药局是抗争的四户人家之一,因为他们的房子位于公义路与仁爱路的交叉口,就成为抗争者进行抗争的宣示地。

在7月18日,当大部分的抗争者前往台北总统府前进行抗争的时候,苗栗县县长刘政鸿指挥警察以及怪手驱离在现场剩余的抗争者,然后拆除了这四栋房子。在这四栋房子拆除之后,抗争者仍然不愿意离去,他们继续聚集在被拆除的四户人家的原址。

徐教授曾经参加2010年的协调会,他认为为了竹南科学园区而强拆民宅违反宪法。在徐教授参加七月18日在台北的抗议活动前,在他的部落格解释:

土地是人们温馨及赖以为生的家园,绝不可随意予以侵害。那么,何时才能剥夺?[…]必须是符合《宪法》第23条“促进公共利益”才得以为之。何谓公共利益?吴庚前大法官一针见血的指出[…]“在多元社会须持续的透过公开讨论形成共识”才是公共利益,但我国现行相关的计划体制却严重缺乏这样的思维与设计,致使基本人权遭致严重剥夺。

我国相关计划体制对于公共利益之决定,仍然停留于威权时代的委员会专制模式,也就是由少数人所组成的都市计划委员会、区域计划委员会、土地征收审议委员会等来决定。

在这些委员中属“主管业务机关首长或单位主管”及“有关业务机关首长或单位主管或代表”,就几乎占了一半[…]因此真正的多数其实是政府行政官僚。首长不仅没有利益回避,也几乎完全掌控议案同意权,这表示公共利益少数人即可掌握生杀大权。

Sit-in protest after the house was torn down. Photo taken by Taiwan Rural Front.

张药局等四间房子被拆了之后的静坐抗议。照片由台湾农村阵线拍摄。

事实上, 台湾好生活的独立记者关鱼指出不停扩建科学园区反而增加政府的债务。与预期相反的,苗栗县政府因为这些科学园区负债累累,苗栗县政府已经负债410亿台币,潜藏性负债也高达103亿台币,即使不计算潜藏性负债,每个苗栗县民平均为苗栗县政府负债73,000台币。

徐教授在他的部落格 进一步解释 政府负债与强制征收土地的关连:

政府财政赤字严重,所需财源由何而来?政府不仅不敢对政经权势优位者下手,而且还给予各式各样的减免与优惠;但面对社会弱势时,却是强势介入,随意取走他们的土地。透过区段征收,地方政府约略可取得三分之一的土地,经由这些土地的标售与让售来弥补财政。再者,地方派系的主要利基乃是土地投机炒作,透过区段征收也可遂行巩固及拉拢桩脚的政治目的。

反对大埔强制征收的抗争者持续抗争,要求政府道歉赔偿、地归原主、彻查弊案、立即修法。

当徐教授正在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时候遭警察逮捕。照片由苦劳网陈韦纶所摄,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当徐教授正在喊今天拆大埔明天拆政府的时候遭警察逮捕。照片由苦劳网陈韦纶所摄,不能用于商业用途。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