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源自安哥拉--性与爱的传说

萝西.艾尔维斯是住在安哥拉首都罗安达的年轻部落客与“crónica”作家。“crónica”是一种源自葡萄牙的写作风格,非常适合部落格写作。这类传说故事原先刊登在报纸上,传说有时是真,有时是假,但都包含某种意义或奇想,并会以简短的方式呈现。

在萝西的部落格“甜蜜的陈腔滥调”里,她常常写简短的文章,通常是有关情爱或亲密的相遇(部落格官方网站提醒读者其部落格里有成人内容)。以下是从她最新也最受欢迎的文章“吾杀吾爱”节录下来的一段文字:

在一个湿冷的夜里,我站在家门前。无情又残忍的,我往心上捶了一记,我杀了我的爱,那让我又愉悦又痛苦的爱。我感觉爱在死去,那红色的团块,随着血的流失,慢慢失去了色彩。

我看着我的爱,冷冷的,又小心翼翼的慢慢跌落,于是血海成形了。所有的事物围着我旋转。我忆起我们一起拥有的美好时光,以及我的爱带给我的欢乐。但脑海里的影像立即又回到我的爱背叛我的那天。一个拿着塑胶袋遮雨的女人跑了过去,但她彷佛并不在意自己看到的一切。

仅仅只有二十一岁,艾尔维斯就已经在愈来愈壮大的安哥拉部落格圈里,占据了一个独特的位置,尽管她在国外的名声是大过于国内。我们最近透过非常不稳的3G连线,邀请她受访,以下就是访问的内容。

She has been blogging for three years, and has built up quite an online following in spite of her Twitter biography (@rosie_alves), which reads "Don't follow me, I'm lost".

萝西已经在部落格上写作三年了。虽然萝西在推特的自我介绍(@rosie_alves)里写道“不要追随我,我是迷路的”,但她在网路上还是有一群为数众多的粉丝。

 

GV:你会怎么形容你所写的文章类型?

我喜欢写故事类型的crónica,有时我只会用对话的方式来写。它们蛮像短篇故事的,而且大多数都是有关每天发生的事,换句话说,它们会是比较平庸或平常的。我的文章里也会出现一些幽默的、哲学的或是能让人自我反省的元素。我喜欢把他们混在一起,来发掘新的领域。

GV: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在部落格上写文章的?妳是为了什么而写?

我是在2010年开始写文章的。我写作的时候,都会感到很平静。每次在写作的时候,我就会觉得我在一一把我肩上的重担卸下,还有舌头的(大笑)。对我来说,这是最好的疗程。

GV:你常常写一些有关爱、性和一些亲密行为的内容。请问安哥拉人是怎么看待你的作品?它们会是禁忌吗?在安哥拉有性爱文学作品吗?

在安哥拉,当谈起这些话题时,人们都还蛮保守的(这就可以解释,仅次于西班牙,安哥拉人最少看我的文章)。安哥拉有很多禁忌,以前我们会说这是保守主义的问题,但现在看到我们社会的变化,我认为没有任何理由再有这些禁忌了。我是不清楚在安哥拉有没有性爱文学(刊登或散布的)。我读过最接近这个议题的文艺作品,大概是由诗人宝拉.鞑维勒斯(Paula Tavares)写的诗--“成人礼”。我还蛮习惯听到别人说安哥拉还没准备好读这类题材,这是真的!而且以这种速度下去,我想那一天永远不会到来。

GV:你可以说说身为一位住在罗安达的年轻女性是什么样子吗?

其实这里有太多对女性的不尊重以及歧视,所以当一位年轻女性很不简单,我们在很多方面都会遭遇到刻板印象的限制。

GV:跟我们谈谈妳童年里的一个回忆。

我四岁的时候,我非常想读我爸爸送我的故事书。所以在我念小学之前,我爸爸就帮我请了一位家教来教我读书和写字。那段每天背着包包去上家教的日子,到目前为止是我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

GV:你会怎么形容你们这一世代的安哥拉人?

我这个世代正在经历一个巨大的转变,不过这个世代非常有能力,充满了梦想家和很有潜力的人。但可惜的是,很少人意识到他们自己的潜力。在另一方面,我们也很有竞争力,我们无法理解身边为了同一个原因聚集在一起的人。很少人知道联合和团结这两字的意思。我们有了更多可以接收资讯的管道,但即使如此,我们还是表现的像住在石器时代一样。

在安哥拉有一句谚语,“年轻人不爱玩,就不算是年轻人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一心只想玩,但不用多说,还是会有一些特例。

GV:你融入得了安哥拉较大的部落格圈吗?

我认为可以。我在网路上有很多同侪,而且安哥拉的部落圈一直在成长。脸书上有一个社团叫做“安哥拉部落客”,这里是让我们互相鼓励,还有支持我们发行作品的地方。这是一个让我们交谈,交换点子和经验的地方。我不是只有在那边有同侪,还有一些在其他的国家。

Image from sweetclichee's Instagram: "- Waiter, a beer please.  - We don't have any. - Do you have Disappointment? I'll take a double. - We do, he's seated there with a cigarette in his hand. - That man there? What should I call him? - Call him love."

這是從「甜蜜的陳腔濫調」的Instagram所節錄的圖片:
「服務生,請給我一杯啤酒。」
「我們沒有賣啤酒耶!」
「那你們有賣失望嗎?我想要雙份的。」
「我們有喔,他就拿著煙坐在那裡。」
「是那位男士嗎?那我該如何稱呼他呢?」
「他叫做『愛情』。」

 

GV:跟我们谈谈你写作的过程,你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一般来说,我会拿起我的电脑并花一个多小时写作,然后作品就完成了。但有的时候,我会需要两个礼拜来延伸我文章的内容,这常常让我很挫折。我最大的挑战是让读者在我的文章里找寻自我。我想我已经从一些回覆当中知道,我已经做到了。

GV:你知道你的读者群是谁吗?你的读者通常对你的作品有怎么样的回应呢?

我可以说很多人会看我的文章,也就是说我的读者群分布在各年龄层,也分布在不同的国家。这是个很奇怪的现象,但根据统计显示,最多人阅览我的部落格的国家是美国。有一些人还是透过Google翻译来阅读我的文章。大多数的人都赞美我,也会给我一些建议并鼓励我继续保持下去。但当然还是会有一些人不喜欢我的文章,或者是误解我的文章,像之前就有读者还来告诉我多注意自己文章的内容。

GV:你未来有什么抱负?

我是一个充满梦想的人,但如果要我一一述说我的抱负的话,可能到今天都还说不完。但其中一个抱负,也是最特别的一个,就是能成为报纸或杂志上,专门写crónica这类文章的女作家。这能实现的话一定很棒。

 

译者:Veronica Lee
校对: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