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阿拉伯城市骇客网站:阿尔及利亚的低速网路与女权

Sabine是位新闻记者,Ophelia是位摄影师及电影制作人,两位都是早期数位文化及新闻工作团队OWNI的一员。OWNI过去是全球之声在法国的媒体合作夥伴,现在经由他们发展成一个纪实网站,名为“Les hackers dans la cité arabe阿拉伯城市骇客)”,这个网站主要有科技与应用议题,也有内容与在北非Maghreb地区和中东地区热门的骇客空间、创客空间有关。

 

这是第二篇详述他们的系列文章,这篇特别报导节录两位阿尔及利亚裔电脑专家的访谈。他们在Ecole Supérieure d'Informatique d'Alger(阿尔及尔科技研究所)认识彼此。文字:Sabine Blanc、照片:Ophélia Noor、编辑:Claire Ulrich。

 

Yazid:“在54小时内成立公司?”

Yazid今年20岁,在他害羞的声音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坚定的渴望,渴望能成立一间自己的公司。在学校的最后一年,他与其他四位同学建立一个平台,连结服务提供者以及未来客户。Yazid如此解释他的创业狂热

 

这里的网际网路目前是空的状态,我有五到十年的时间去建立我的平台。

 

为阐述他的观点和提出挑战,他指出自己的父母每个月为载速256 KB的网路支付12欧元(约台币480元);而一个标准的10 MB网路一个月要花30欧元(约台币1200元)。阿尔及利亚的龟速网路臭名远播全球,去年更在一百七十六个国家中排名垫底。平常他其实偷偷连结邻居的网路在宿舍上网。

 

一面在阿尔及尔科技研究所外的墙,Ophelia Noor摄影。相片已取得许可。

 

除了他的计划之外,Yazid告诉我们另一个阿尔及利亚网路的怪异处,那就是没有电子商务。如果要接收薪资,需要透过一个财务管理的点数系统,在系统中需设置使用者帐户,进行金钱交易时,要经由点数的购买,这个过时的系统不用说就知道惹恼了许多人

商界领袖们都在对这系统施压,希望系统能改进。

 

在漫长且最终将徒劳无功的等待过程中,Yazid依赖Public cyberparc(国家科技推动与发展园区)的支助。它坐落在阿尔及尔南方三十公里的新城市Sidi-Abdellah,它的公共组织证明,主政者对资讯科技有很大的兴趣。

 

这个地方也举办如Algeria 2.0的活动,第一次在去年推出,而今年预定再推出第二次。政府也计划在夏天规划“创业启动周末”,在活动的赞助商中,当然少不了业界重量级的企业-Google和Microsoft。

 

但听年轻人抱怨着设立公司所面对的行政困难时,我们不禁在想,政府在创业启动周末所喊出的“54小时创业”,对疯狂的政府来说可能会是个笑话。让我们静观其变,看看他是否能达到承诺,使创业变得更简单,又或者是一如往常。

 

Yasmine Bouchène:“这是女权至上的时代。”

虽然Yasmine Bouchène只有22岁,但她已创立了两个网路杂志。一个是Jam Mag,有关骇客文化;另一个是Vinculture,是关于文化的网路杂志,现在她希望设立一间公司,致力于市场行销与整合。对于Yasmine,讽刺的事每天都会遇到。

 

Yasmine Bouchène,Ophelia Noor于2012年12月在阿尔及尔拍摄,相片已取得许可。

目前阿尔及利亚的数位化程度让她非常失望,仅单纯想设立公司也使她感到不安

e-Algeria 2013,这个在五年前推动的计划,发展得非常失败。五年前宣布3G即将来临,但公共主管机关在网路世界的存在度实在太低。

 

在我们讨论的几天后,抨击阿尔及利亚政府的同时,她写了一篇有关索马利亚3G推动的报导

受困于持续十年的国家内战,索马利亚没有只着重经济发展,由于电信领域有着数百万的用户,因此他们决定开始发展电信领域。

Une participante à l'atelier JerryCan à l'ESI d'Alger

在阿尔及尔科技研究所,一个名为Jerrycan工作室的参与者,Ophelia Noor摄影,相片已取得许可。

在私人与公家机关电信业权的争夺战中,阿尔及利亚政府似乎将藉由公家的Algeria Telecom获胜,但事情并非一直那么顺利,国家内也有免费的网路服务商Eepad。第一间也是唯一一间在阿尔及利亚的电信业者,在官方同意竞争下,于1999年进入了市场,且在2003年提供ADSL的服务。

 

在分析官方宣称的网路用户数据时, Yasmine要大家多加注意。她说:“应该多参考IUT(国际电信联盟)的数据。”根据IUT的数据,在2011年仅14%的阿尔及利亚国民使用网路。

 

然而当谈论到有关女性的话题时,Yasmine的兴致便被提起。看到这么多位女性在阿尔及尔科技研究所,Yasmine夸耀着:

女权当道,我们会有很多好玩的事。在90年代,男女平等主义引领了抗争,有些核心的思想被留了下来,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文化部长Khalida Toumi是位女性主义者,她已在这职位上工作了十年。

 

最近政府提出了些让步,“他们别无选择”她指出。Boubekeur Benbouzid为政府工作了十九年,其中十年担任教育部长。在服务了十九年后,他辞去了职位。一个名叫#BenBouzidDégage (Benbouzid下台!)的活动在推特上推行,Yasmine希望相信这活动有效。

 

媒体解放运动很明显地进行着,新的文本预计在2013年中旬发表。回想起过去在举办集会时所面对的困难,Yasmine感到十分开心,在1991 n° 91-19的紧急状态法律被解除之后,这条严厉掌控举行和平集会的法律之后又再次被执行。在去年六月,这条法律被Franck La Rue(联合国促进与保护自由意见表达的特别书记)评定为非常严厉的法律。但Yasmine解释:

实际要谴责的是低速网路。在混乱中,社会形成一些责备,但无需如此责备,因为人们过去用着512 K每秒八位元的网路速度……这显示出他们(当权者)在担心着。

 

原文由Sabine和Ophelia2013年1月28号发布在“阿拉伯城市骇客”要阅读这维系列中的第一篇贴文请点击此。

 

译者:余承汉

校对: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