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棱镜计划(PRISM)引起俄罗斯对网路战争的恐慌

准备好,网路战争即将要来了。

今年六月的第一个礼拜,全世界都得知棱镜计划(PRISM)这个广大且秘密的美国电子监控计划之后,俄罗斯国家官员对于国外的社交网络构成国家安全威胁一事再度表示担忧。2013年6月7日,也就是这个美国计划消息曝光的后一天,副总理Dmitry Rogozin告诉记者,如脸书、推特这类的网站都是针对俄罗斯的美国计划:

透过他们(美国社交网络),舆论受到强大且不间断的控制,每一个”赞”和每一个点击都会把你归类到某一个团体,接着分析分类…这样做,越来越多的人会接收到有害国家权威和价值的特定内容…

Dmitry Rogozin, as Russian Ambassador to NATO and Special Envoy on missile defense, 29 June 2011, photo by Security & Defence Agenda, CC 2.0.

作为派往北约的俄罗斯大使及导弹防御特使的Dmitry Rogozin,2011年6月29日,摄于安全及国防议程。

 

就在6月11日,在一封给Rogozin和其他人的中,杜马副主席Ilya Kostunov基于俄国官员普遍地在美国通讯网站(如Google的电子信件服务,G-mail)上讨论和上传政府机密,要求对国家官员的网路活动进行更严格的管控。在一则推特中,Kostunov讨论他所提出的管控可能性,并出现一些不同意的意见,例如是否要额外立法,以及讨论上传机密资料到境外网路主机这个行为的犯罪分类。

通讯专家Petr Pervushkin提出反驳表示,俄罗斯政府早在7年前就有封闭网络可供私密通讯,而另一位推特用户则更精确的将数据缩小到4年。正义俄罗斯党(Just Russia Party)官员Aleksandr Luchin点出早就有规定禁止在Google、脸书等网站讨论国家机密,但他也承认这个规定没有设立罚则。Luchin提议让这类的违法行为适用违反刑法中的”泄漏国家机密”(虽然他没有明确指出是第283或284条,分别可以判处最多4年或3年的监禁),而Kostunov则主张视同可以判处最高20年有期徒刑的”叛国罪”(第275条)。(将罪行归类为叛国罪的这项推动使得qz.com记者Leo Mirani以有点夸张的词语说明:俄罗斯正在社交网络上准备他的战争。)

同时,部落客和RuNet领袖Anton Nosik声称,频道管理单位拒绝播出他最近在OTR(一个俄罗斯全新的广播电视频道)出现的画面,因为他在节目录制的过程中,批评了Rogozin声称美国可能会针对俄罗斯发动网路战争的意见。Nosik参加了《社交网络》节目的其中一集,并回答了一系列有关RuNet的问题,其中一题引发了他对Rogozin的评论。在Nosik到过工作室并经过了四天的沉默之后,他出现在LiveJournal,对自己在OTR官网上令人好奇的消失做了第二次的讨论

如同我预测的,我的采访[…]没有出现在[电台的]摘要、甚至是网站上。因为,事实证明,对这个超级独立的电视频道来说,不可以去碰的题材不只限于Putin和Sobyanin,还包括副总理Rogozin。OTR应该要开展一些关于小猫、狗狗和烹饪的节目的。

Nosik不常回覆他部落格贴文的上百篇读者回应,但其中一位确实引起他的反应。这位读者指控Nosik采用一种对电视”不恰当”的作法,认为他过早在播出中攻击Rogozin,缺乏”细微的差别”或先建立他批评的背景,而Nosik则写回去说他在过去二十年做给其他电视频道的好几百场采访中不曾碰到这样的问题。

 

虽然OTR是真的还没将Nosik的片段播出或放到网站上,但这十三分钟的采访却可以在OTR官方的YouTube频道上看到(见上面)。这个电台和Nosik之间的争执出现的同一个礼拜,爆发了另一个审查丑闻,是关于《社交网络》还没播出另一集,在这集中主持人Vladislav Sorokin和Ekaterina Voronina对于Putin最近的离婚开了点小玩笑,公布了这位现正单身的俄罗斯元首在mashable.com上虚拟交友的档案。而当电台以”技术上的原因“无法播出这集的时候,Sorokin和Voronina在脸书上宣布他们会在月底辞去这个节目。

 

 

校对: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