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人与香烟:沈痛的告别

俄罗斯是世界上抽菸人口数最多的国家之一,有39%的俄罗斯人抽菸,且这个比例却在俄罗斯男性中上升到60%(相较之下,仅约21%的英国男性吸菸)。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俄罗斯人对吸菸的看法与法律规范较松,俄罗斯人可以随心所欲的吸菸,不仅在酒吧、餐馆、咖啡厅,甚至是在学校、医院、各式大众运输工具、政府的建筑内和公寓大楼内。菸草广告在街头、地铁四处可见,甚至刊登在俄罗斯刊物的页面上。而且菸草上的税根本微乎其微,买一包万宝路(Marlboro)不用2美元,若是国内的牌子,价格甚至低于1美元。

Russian's smoking habits know few boundaries. "Bad Habit," Volgograd, Russia, 22 November 2009, photo by Mohd Hafizuddin Husin, CC 2.0.

毫无界线的吸菸习惯,Volgograd:“坏习惯”,俄罗斯,2009年11月22日,照片:Mohd Hafizuddin Husin(CC 2.0.)

有鉴于此,俄罗斯政府有意改变现况,在2013年6月1日星期六,编制新的法律:为保护国人的健康免于菸草的危害,在政府的建筑物、教育机关、医疗场所、电梯、公寓大楼内的走廊、火车站和大多数的火车车厢,全面禁止吸菸;该法律也严格限制菸草相关的广告,增加菸草相关行业的税,提高贩售菸草给未成年的罚款。这些禁令将于商店、咖啡厅、酒吧和餐馆分段实施。

其实早在2012年的十月,总理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Dmitri Medvedev)用自己的部落格分享一支影片(见下文),来解释政府需要该法律的理由。从1990年代起,俄罗斯人的吸菸比率异常的高(仅和中国比较),俄罗斯女性的吸菸比率从7%攀升至22%,而平均俄罗斯人首次吸菸年龄从15岁降到11岁。

虽然官方数据显示:有70%到80%的人表态支持这项新措施,但仍在俄语部落格圈引起争议,包含诸多原因。部落客Nicolai Troitsky(在他的个人介绍提到他享受抽烟)声称,他最近加入成立不久的活动——为吸烟者争取权益,Troitsky在他的文章中,强烈谴责该法的成立,应该停止对吸烟者赶尽杀绝

这种如盖世太保法西斯极权主义,与抽菸者的对抗像是一场灭绝,不仅和常识规范背道而驰,该法甚至侵犯了一部分公民的基本权利。

虽然 Troitsky确认过戈德温法律(Godwin’s law),但夸张的语句并不仅于此。国家副主席Igor Lebedev特别花时间提笔撰写一篇文章,标题为〈吸菸者、药物成瘾者和杀人犯的权利〉:

习惯是根深底固的。当然不仅是吸菸者的菸瘾,也包含我们习惯于见到周遭的人吸菸,我们必须要做到让人觉得在众人面前吸菸和吸毒是一样的行为,毕竟两者是一体两面。

 一位极端民族主义党成员的列Lebedev强调:“吸菸不是俄罗斯的传统,是因为彼得大帝(Peter the Great)引进(即300年前)。”

崇尚自由的Anton Nossik批评,法律中的强制措施将被证明是徒劳的

强制的措施终将无疾而终。在任一个反对吸烟活动中赢得压倒性成功的国家,我们可以见到大量的蚊子馆帮助吸菸者戒烟,但大多数都是以强迫的方式,但即使是最艰困、最压抑的方式,仍然无效。我们最近(在尼克的部落格上)以法国强制的措施为例作讨论,发现在过去2000年到2010年是毫无成效;在同一时间,英国的计划降低吸菸者对尼古丁依赖的数量是法国的1.5倍。

然而许多俄罗斯人对法律权利等问题必不感兴趣,他们仅专注在他们被强制执行的可能性。正如同 Osil101195推特直言不讳地说:

如果你认为反烟草法将在俄罗斯施行,那你真的是一个大傻瓜。

在这法案采用的几天后,MindNasty画了一幅讽刺的画来描述该禁令的效果:

在两车厢间,有两位检票员吸菸,将烟吹到“禁止吸菸”的标志上,他们正在讨论反菸法律,我并没有看到该法的重点。

对于俄罗斯的新禁菸法所引起的争议,和大多数西方国家20年前所遭遇到的雷同(这并非巧合,俄罗斯目前的吸菸比率和30年前的英国相同)。随着每年近400,000的俄罗斯人死于和吸菸的相关疾病,俄罗斯政府积极推动公共健康和立法禁菸,但不论俄罗斯人接受与否,或是俄国警方是否准备好执法,其法律成效仍有待观察。

 

译者:Jacky Liu

校对:Fen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