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河之涯、山之巅:网络连不到的选区

Mong Palatino 是社运人士,两届菲律宾国会青年部门代表,也是全球之声东南亚区编辑。

Mong Palatino visits Malapatan, Sarangani

2012 年一月 Mong Palatino 在穿过高速河道三小时之后,来到萨兰加尼省(Sarangani)马拉巴丹市(Malapatan)这个高地村落。(照片由 Mong 分享)

立法委员的职责是什么?制定法律、参与辩论。没错,还有爬山。

立法委员必须为选区民众的需求发声,因此必须时常谘询选民的意见。像菲律宾这样的第三世界群岛国家,想这么做就得走进偏远内陆的村庄、活火山围绕的小岛,甚至淹水的河谷。

理想中我们可以最大限度的利用网络连接乡村和城市。连结在增加,但不能忽视仍有很大一部分人口尚无法利用无线或有线网络科技。

Upper Suyan, Malapatan

萨兰加尼省马拉巴丹市上苏岩的美丽风光。(照片由 Mong 分享)

众包(Crowd-sourcing)模式在这里得用字面上的意义去解释。换句话说,村民仍必须实际在集会里自由表达自己的意见。立法委员有时得走过吊桥、泥巴路和山径以出席这些集会。

过去四年中我有机会参加各式各样的社区集会,举办者有学生、农民、渔民、工人和原住民。我去了海岸村落,日间托儿中心、复垦区、土地改革区、罢工工人的抗议营地。能看到菲律宾这些美丽的岛屿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经验,但是目睹乡下和大马尼拉不人道的贫困生活也令人心碎。

在这些集会中我觉得自己似乎在修读菲律宾地理、社会历史、公众管理和政治学的大型公开离线课程,看到了政府的正式报告中没有的部份。这些都是政策失败的证据。同时他们也让人得以一瞥草根民主活动。

我记忆最深刻的一次非正式旅行是 2011 年拜访萨兰加尼省。萨兰加尼省位于全国最南端的岛屿,众所皆知本省的国会代表是世界拳击冠军 Manny Pacquiao。这个省份贫穷但有丰富的天然资源,位于国内主要鲔鱼产地,部分区域据说拥有全世界最大的金矿。

或许因为增加的采矿活动,本地许多村庄都有军队进驻保护开矿作业。最直接的冲击是高地村庄的军队部属对布兰族社区的生活产生了负面影响,其中包括儿童就学问题。

我受一非政府组织之邀参观马拉巴丹市被军队占据的学校,并运送医药和食物补给到这个区域。在沿着“高速河道”前进三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一座高地村庄。村长几乎掉下眼泪,告诉我我是第一个前来探访的国会议员,也是来参观的公务员中位阶最高的。

By truck to Upper Suyan

2012 年一月我们搭乘这辆车穿过“高速河道”抵达萨兰加尼省马拉巴丹市上苏岩(照片由 Mong 分享)

这个地点确实十分偏远,甚至未出现在市地图中。村庄的另一部分必须徒步超过五小时才能到达。

我看到了破败的学校,聆听教师们表达对于村中缺乏重要社会服务的挫折,也有机会和布兰学生互动。稍候我从省教育当局处知道马拉巴丹各个高地城镇的状况皆是如此。

这些经验促使我在国会中各家积极为省内公立学校争取经费,提醒了我解决菲律宾教育危机的基础是提供小学学校教育的基本需求:投资更多资源在教师、设备和学生援助上。在此之外我同时也了解到,教育改革若没有具体根除贫穷的措施配合将毫无意义。

神奇的资讯科技带动世界不断进步,但是也有一些区域所需要的连结并不直接和网络或社群媒体相关。在缺水的地区要求无线网络便十分可笑。

我的国会任期已经结束,但我依然想着拜访过的萨兰加尼省高地村庄。身为立法者和政治家,必须承认我未能提供村民尤其儿童直接而持续性的协助。但是我身为社运份子的工作仍会继续,也很高兴能和朋友以及不认识的人一起为终结这世上的不平等、不公不义和压迫继续奋斗。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