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加泰隆尼亚男子因拒绝说西班牙语入狱

瓦伦西亚一名男子 Carles Mateu,因遇临检时拒绝使用西班牙语被判处六个月徒刑,驾照也因为不服从执法人员指示而遭吊销。

CarlesMateu

“我们都是 CARLES MATEU / 被判处六个月徒刑的瓦伦西亚驾驶支援团体” 卡斯特利翁省阿尔梅纳拉支持 Carles Mateu 团体的海报。

2012 年十二月 ,Mateu 在瓦伦西亚卡斯特利翁省驾车时被西班牙联邦军人民警备总队拦下临检。他被两名调查员拘留三个小时,并被指控拒绝接受酒测以及未系安全带和未着反光背心。然而 Mateu 声称这些是错误指控,他是因为使用加泰隆尼亚语中的地区方言瓦伦西亚语,并拒绝说西班牙语而遭处罚。

瓦伦西亚语加泰隆尼亚巴利亚利群岛的官方语言。根据网路新闻媒体瓦伦西亚之声报导,Mateu 认为调查员对他和他所使用的语言表现“轻蔑”,并说出“我们在西班牙,说西班牙语。”

Mateu 在 2013 年一月被释放,但地方检察官申诉后裁决又被撤销,同时他针对调查员错误指控的反控也被否决。2013 年九月廿日的新判决裁定他必须入狱六个月,驾照吊扣一年又一天。

受害者变成犯罪者

此案件引起加泰隆尼亚语区民众和政界的关注,许多人认为这又是一桩语言歧视案例,类似去年夏天阿雷纳音乐节发生的事件。Mateu 在加泰隆尼亚报纸日报的访问中表示:

我的反应和任何被剥夺了表达自由的人一样,我诚实的扪心自问,我的反应是在两位调查员给我的压力下做出的。

CarlesMateu2

“我也有说瓦伦西亚语这个缺点”瓦伦西亚大学加泰隆尼亚语教授 Alícia(@marclia)在推特上分享的图片。

Mateu 的律师对数位媒体 VilaWeb 表示 [ca],语言冲突现在被视为 Mateu 用来拖延酒测的手段,将受害者变成了犯罪者。

我们都是 Carles Mateu

网路上的支持示威已增长了数倍,脸书页面 Jo També Sóc Carles Mateu(我也是 Carles Mateu)收集了许多支持他的留言。

推特上许多网友用 #TotSomCarlesMateu(我们都是 Carles Mateu)标签表达他们的不满。地理历史教授 Antoni Manyanós@amanyanos)说:

瓦伦西亚记者 Amàlia Garrigós(@AmaliaGarrigos)鼓励追踪她的推特的网友到 Change.org 连署,要求本地的西班牙维安部队使用加泰隆尼亚语:

Mateu 家乡阿尔梅纳拉的民众组织支援团体Change.org 上的连署已收集超过一万一千五百个签名要求撤销他的刑罚。

政治反应

Carles Mateu 的案件由 Coalició Compromís(承诺联合)议员 Joan Baldoví 和 Esquerra Republicana de Catalunya加泰隆尼亚共和左派,ERC)议员 Joan Tardà 在国会提出。Baldoví 表示人民因使用自己的语言而下狱是“野蛮的”,Tardà 则对内政部长提出了许多问题。

欧洲议会中代表加泰隆尼亚中间偏右执政党聚合与联盟的议员 Ramon Tremosa 在反对党 ERC 和 ICV-EUIA 的支持下向欧洲委员会报告了此案件:

提升对语言冲突的意识

瓦伦西亚语公民团体 El Tempir 主席 Josep Escribano 鼓励大众回报语言歧视的案例以制造社会压力。

Escribano 认为西班牙语长时间占据优越地位,让加泰隆尼亚语族群内化了对自身使用语言的偏见,认为这种语言是低等的。但他依然保持乐观:

越来越多坚强、忠于自己语言、热爱加泰隆尼亚国度和语言的民众踏出向前的一步,反映这类歧视的案例。

公开歧视案件能让人民得到维护这种语言团体和的社群的支持,以语言正常化以及世界语言权利宣言促进加泰隆尼亚语的使用。

 

译者:HLLee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