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记者遇袭 正义未伸

  监视器记录下卡申攻击案的发生过程

三年前,2010年11月6日,俄罗斯记者奥列格·卡申(Oleg Kashin)在莫斯科住家外遭两名陌生男子持铁棒痛殴,造成他包含头骨等多处骨折,随后立即被送医治疗。一周以来,他的状况始终不乐观,历经多次手术,最后幸运康复却失去一部分手指。这起事件激怒俄罗斯自由派记者及运动人士,他们在警察总部外抗议多日,并写了一封公开信致时任总统梅德维杰夫(Dmitry Medvedev)。在俄罗斯检调机关的监督下,有关当局遂立刻着手调查这桩蓄意谋杀案件,然而三年过了,仍没有人遭到起诉。

 

陌生男子攻击卡申的动机尚未明确证实。卡申撰写的报导为他树立许多敌人,其中包含亲克林姆林宫的青年团体“NASHI”(译注:俄文意为“我们的”)与“俄罗斯青年近卫军”(Young Guard of United Russia)。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青年近卫军”,在攻击案发生前,曾在网路上公布卡申的照片,上头写着“将被处罚”,攻击案发生后,照片立刻遭人移除。卡申的友人怀疑攻击动机与卡申的报导揭露克木基森林保护区(Khimki forest)的非法高速公路兴建计划有关;卡申本人则深信攻击案的幕后黑手是“NASHI”领袖瓦西里·亚可门科(Vasily Yakemenko),他可能叫唆与“NASHI”有关系的莫斯科足球流氓犯案。

 
攻击案发生至今已满三年,卡申藉此重新检视该事件。卡申接受网站Slon专访,并在网站COLTA上撰写专栏文章,他提到在普丁连任之后,调查委员会及联邦安全局(FSB)蓄意破坏调查进度:

 

他们开门见山告诉我(虽然我早已经料到),总统梅德维杰夫有非常大的可能性干涉此调查。“秘密警察”告诉我,梅德维杰夫卸任后就不会有人继续调查我的案子,因为(直接引述当事人的话)“有几个位高权重的人插手这件事。”

Masha Drokova, a journalist (and former Nashi member) takes part in a one person picket in support of Oleg Kashin.

记者玛莎·德洛科娃(Masha Drokova)声援卡申,德洛科娃为前“NASHI”成员。CC 3.0 Inmediahk

卡申攻击案发生后,总统梅德维杰夫在官方推特帐号上发布讯息,誓言下令检调机关及内政部将这件记者谋杀未遂案列为特别管理案件,必须将凶嫌绳之以法,接受法律制裁。许多推特使用者援引了这则官方讯息,其中包括反对派人士雅辛(Ilya Yashin),雅辛将此讯息截图下来,并酸溜溜地引述一则梅德维杰夫与卡申见面的报导文章:

 

卡申攻击案已经整整过了三年,距离梅德维杰夫承诺找到凶嫌也过了三年。

pic.twitter.com/BcDrBb5DUp

纳尔瓦尼(Alexey Navalny )也引述这则推特。依他所见,卡申案的迟缓进展凸显俄罗斯安全组织的无能。纳尔瓦尼援引彭博新闻社(Bloomberg)数据指出;以人均数来看,俄罗斯是全球最多警察的国家。但他讽刺写道

没人被绳之以法。然而像苏尔科夫(Surkov)、亚可门科及其党羽,这些人连找都不用找,却没人去质问他们。同时这些“执法者”吸干了我们的荷包;但是若以人均数来看,他们的数目却是位居全球之冠,无人能出其右。

时至今日,卡申案仍令人感到激动。以记者库普里亚诺夫(Stanislav Kupriyanov)为例,他在脸书上表示自己在卡申案后没有站出来参与抗议替卡申发声,对此感到惭愧:

我这么说吧,对于没有参加“沼泽广场”(Bolotnaya)抗争(或是其他小规模活动),我没有感到丝毫悔恨;但是直到今天我都未能现身参与内政部外头的“一人抗议”声援卡申,我对此感到羞愧。

卡申现在主要定居于瑞士,但是他定期返回莫斯科,继续从事记者与俄罗斯政治评论员工作。俄罗斯记者持续面临多方面骚扰,尽管根据统计,近十年来俄国记者的处境比以前安全许多(北高加索除外)。然而,看着凶手逍遥法外,这些进步的数据对卡申起不了任何宽慰作用。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