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耳目一新的科索沃印象

耳目一新的科索沃印象若现在到科索沃一游,你会发现这其实是个丰富多彩的国家,与世间流传的负面形象相去甚远。根据世界银行的资料,科索沃超过百分之七十的人口不满卅五岁,解释了为什么本文作者飞往首都普里斯提纳的班机上一半的乘客年龄还不到十岁,给这段不寻常的假期一个不寻常的起头。

科索沃的年轻人面对高达 55.3 % 的恐怖失业率,仍能为国家注入能量,将关于战争的残酷记忆抛的远远的。美国部落格作者 Adventurous Kate 描述旅客第一次来到此处的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科索沃,我完全不知道该有怎样的期待。在美国提到「科索沃」就让人想起战争、死亡、种族清洗、炸弹等等影像。虽然这些都是超过十年以前的事情,我很好奇这个国家会带着怎样的创伤。

令刚刚抵达普里斯提纳的游客印象深刻的是与创伤毫无关联而令人惊奇的咖啡馆。大家都该来充满阳光、设计精美的露台上品尝一杯完美的马奇朵,顺便俯瞰川流不息的行人。这里的咖啡有时比意大利的还好喝绝不只是没有根据的传闻 ── 抱歉,意大利的朋友们,但我实在不得不这么说!

Enjoying a latte macchiato at the Shipja e Vjetër café in Prishtina

在普里斯提纳 Shipja e Vjetër 的咖啡馆享用拿铁马奇朵。

The Dit' e Nat' café celebrating the Irish poet Yeats

Dit’ e Nat’ 咖啡馆展示爱尔兰诗人叶慈作品。

普里斯提纳的建筑也许灰暗而混乱,无法作为主要观光卖点,但整座城市的姿态和风格却是活力充沛的。墙上满是涂鸦和其他形式的街头艺术,城市的灵魂在此向游客们揭示。

"I love colors" and "I love flowers" appear very frequently on the walls of the city.

墙上常看到「我爱色彩」和「我爱花朵」,尤其是城市最黯淡的角落。

The claims not to forget the leaders of the Kosovo independance are visible here and there.

四处可见的都市艺术呼吁人们不要忘记带领科索沃走向独立的领袖。

Creative details are available on every corner.

科索沃各个角落都可见到充满创意的细节。

比起沉湎于过去并赞颂从塞尔维亚独立的战争英雄或像 Ibrahim Rugova 这样的和平主义象征,科索沃人民更愿意放眼展望未来。科索沃作为目前欧洲最新建立的国家,过去上曾是塞尔维亚以及南斯拉夫的一部分。经过长达十年的科索沃公民社会非暴力反抗之后,1998-99 年科索沃战争在塞尔维亚与蒙特内哥罗组成的南斯拉夫联邦军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空军支持的反抗团体科索沃解放军(KLA)之间展开。

虽然科索沃独立后第一任总统 Ibrahim Rugova 和其他反抗军领袖的肖像随处可见,游客初来乍到的一般印象是今天活跃于科索沃的人们在建立自己的典范。2013 年十一月在普里斯提纳见证了科索沃大选之后,Darmon Richter 评论道:

报纸上关于镇暴警察和暴力攻击投票所的报导完全无法真实反映现今科索沃的状况,除了几个种族对立依然盛行的地区。在普里斯提纳,大家渴望他们的独立能得到认可…… 但总而言之,这里就像其他巴尔干半岛的普通城市一样。

事实上从全国百分之六十的投票率看来,此地民主程序似乎运作的比英国还要好。

In the center of Prishtina, Rugova is still there, but the colors are washed out.

普里斯提纳市中心科索沃第一任总统 Ibrahim Rugova 的街头画像仍在,但已渐渐褪色。

某方面来说普里斯提纳像是个「迷你伊斯坦堡」,位于鄂图曼帝国和西欧文化之间的平衡点。以美国与韩国观点写作的 Kim's travel blog 点出了这「爱之都」的世界主义氛围:

拜访普里斯提纳后,我真正了解到为什么大家说科索沃是一个发展迅速而活力充沛的国家。不断建造的新建筑,城市各处皆有外国游客(多半是欧洲人),除了巴尔干料理之外还有许多令人兴奋的餐厅(……)。虽然我完全没碰到亚洲人,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看见四个日本游客在此地游览。我希望我也能目睹亚洲人在城市中漫步,那情景应该很爆笑。我们大概会互相看着对方,露出「你在这干嘛…?」的诡异表情。哈哈。

就像土耳其的奇迹之城一样,这里有着迷人的银手工艺店,高度现代化的新咖啡馆,许多面包店,老旧清真寺正在重建,而有些教堂渐渐荒废。市中心可以看到一些了不起的建筑,像是普里斯提纳大学图书馆,在四周的共产时代建筑群包围之下简直就像个不明物体。Kim's travel blog 也提到了这栋建筑:

城市四处可见历史建筑,也可以看出科索沃人以此自豪。科索沃最好的普里斯提纳大学建造得很棒。大学校园旁的普里斯提纳国家图书馆的奇异设计令人印象深刻。我在普里斯提纳大学工作的朋友曾向我解说结构设计的根据,但是…… 我这低微的脑容量当然记不得了。也许待会我会上谷歌或维基百科查一下。

提供英文、阿尔巴尼亚文和塞尔维亚文版的杂志 Kosovo 2.0 是这个受过教育、能说多国语言并且非常开放而世故社会的象征。内容涵盖政治、艺术、时尚、社论、女性和性别议题、科索沃国内和全球性的议题,这本杂志有实体版也可以在线阅读。Kosovo 2.0 也提供本地创作的最新音乐作品选辑,多数是电子类,可以在此在线收听:http://www.kosovotwopointzero.com/player。请享受这趟音乐之旅!

The flashy colors of a new way of life can not be ignored on the Pristhina walls.

不能忽略普里斯提纳墙上的新生活的华丽色彩。

对不论从哪里来的游客来说,普里斯提纳皆充满惊奇。但科索沃年岁尚浅,还在成长并且快速改变中。所以不要再浪费时间了,可以的话赶紧跳上下一般飞机或汽车,花点时间探索这个希望无穷的城市和其中令人愉悦的冲突与矛盾。如果你动作够快,也许还能吃到一块蛋糕呢!

Tasty and creamy! Almost too much but not quite.

香浓味美的蛋糕!看似太腻,其实不然。

文中所有照片来自作者 Marie Bohner。
校对:Josephine Liu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