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给基多的一笺情书

Sunset in Quito, Ecuador.

基多的日落。Juan Arellano摄。

人们说,当你与一个女孩约会第二次,代表你喜欢她;如果你持续下去,那她身上必定有什么特质吸引着你。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我第一次造访基多。没有事前的规划,一段很长的转车时间让我有机会逛逛厄瓜多的首都。到现在为止,这已经是我第四次拜访基多了。没错,我必须承认:我恋爱了。

但我对于我所爱的还是有批判力的,不会因她的美丽失去自我判断力,而看不见她的缺点。不过身为一位君子,我决定将这些想法放在心中就好。

一直以来我都是用同一种方式,也就是从南方的山脚下经由基顿贝(Quitumbe)进入基多,如此一来我就可以搭乘路面电车前往市中心。我必须说,能用0.25美元的票价到处溜达真是物超所值,还可以好好欣赏这座迷人城市南面的多彩多姿。

Square and Church of Santo Domingo, Quito, Ecuador.

基多的圣多明各教堂与广场。Juan Arellano摄。

我在圣多明各广场(Santo Domingo Square)下车之后,快速走过几个街区到达旅馆,丢下行李,抓起相机,怀着雀跃的心情开始来探索这座我所钟爱的城市。事实上,虽然在基多你不用担心高山症的问题,但是你还是会察觉到自己正位处海拔2,800公尺的高山上。

与挚爱分离一段时间后再相会的感觉很奇妙。我热切地在旧地发掘新事物,即便难免还是会有所比较和寻找其中的变化,但重逢的兴奋之情超越了一切。

就像有些人偏好或金发或性感的女生一样,我喜欢饶富历史的城市──以愉悦的心情欣赏这座城市时,感受一下历史的热度。大楼和购物中心完全不吸引我。如果拥有遗迹或老教堂,那么亲爱的,我就属于你。

Sucre and Benalcázar street corner, Quito, Ecuador.

苏克雷街(Sucre street)与贝拉尔卡萨尔街(Benalcázar street)路口。Juan Arellano摄。

这里的历史有一部分属于我,许多在此发生过的事情都和秘鲁有所关联,这也是我爱上基多的原因之一。基多曾为印加帝国的一部分,而到了殖民时期,基多皇家法庭(the Royal Audience of Quito)是属于秘鲁总督区(Viceroyalty of Peru)的一部分。因此,很多秘鲁历史人物的名字也会在这里出现,例如阿塔瓦尔帕(Atahualpa)、皮萨罗(Pizarro) 、苏克雷(Sucre)、玻利瓦尔(Bolivar)等等。这就像是以全新的角度重新诠释自己早已了如指掌的故事。

还有教堂—─我不是热诚的天主教徒,但是殖民者留下的老教堂值得好好欣赏,基多拥有很多这类建筑。像是美丽的(即使有一点年久失修) 的圣多明各教堂(Santo Domingo Church)、圣弗朗西斯科教堂(San Francisco Church),以及耶稣会教堂(The Company),它们都布满了许多来自基多各个学校的艺术品与画作。至于现代风与哥德式兼具的国家誓言教堂(Basílica del Voto Nacional),参加导览时几乎可说是跟玩极限运动没两样。(去爬爬看那些尖塔,你就知道我的意思了)

Basilica of the National Vow, Quito, Ecuador.

基多的国家誓言教堂。Juan Arellano摄。

想看看基多的博物馆吗? 它们都让我屏息。除了教堂以外,几乎每隔一个街区的历史中心就会有一个博物馆。如果你在星期天早晨到城里散步,无穷无尽的街头表演可以让你大饱眼福。我甚至曾经看过一位秘鲁女人教人胡亚诺舞(huyano),想象一下。

我承认这里的食物非常好吃,除了其中一两样对秘鲁人而言是对神的亵渎之外,其他的都很棒。另外,不要只在餐厅用餐,试试便宜又美味的街头小吃 (我超爱无花果和干酪三明治)和picantería(专卖辣味食物的餐馆)。如果你像我一样,有机会和当地女孩到她推荐的餐厅一起用餐的话,那再好不过了。

Parque del Arbolito, Quito, Ecuador.

小树公园。Juan Arellano摄。

我不会说基多的任何坏话,但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说,和出租车有关。抱歉亲爱的,但我还是必须讲出来。在秘鲁首都利马,只要举手就能招呼到出租车。对于习惯这点的我而言,这里最糟糕的就是出租车不足。而且在利马,如果不满意第一辆出租车开的价,你可以期待下一个司机会给你更好的价格。基多出租车不足的程度一直令我惊讶不已,雨天的时候更是不可能找到空车。在多数大城市里,除非出租车有跳表,否则记得和司机谈好价格后再上车,以免下车时被狠削一笔。 

一如深爱对方的夫妻一样,我与基多的争吵很快就结束,暖意重回心头。若要找到一样东西代表我对基多的爱,那一定是它:灵感来自于基多处女像(Virgin of Quito)的潘涅西尤处女像(Virgen del Panecillo)。当我凝视带翼天使的优雅与美丽时,她翩翩起舞的姿态使我入迷和欣喜若狂

Virgen del Panecillo, Quito, Ecuador.

基多的潘涅西尤处女像。Juan Arellano摄。

基多还有更多其他东西值得期待:购物商场、夜生活、美丽的公园、绝佳的环境和更多等待被发掘的事物,这些都使她成为一座值得探索的城市。保持冒险进取的精神以及耐心,因为交通可能会糟糕透顶。你知道嘛,没人是完美的。

有时你可以在蜿蜒的街道上看到人们自然而然的跳着舞,不论日夜;或是在公共广场上,人们欢乐地在婚宴上庆祝。而在星期一的时候,你甚至可以现场看到公民革命(the Citizens’ Revolution)的活动在大广场(Plaza Grande)举行,现任厄瓜多总统曾在这这个广场参观卫兵交接仪式时和大众见面

Street in the Old Town, Quito, Ecuador.

基多古城的街道。Juan Arellano摄。

除了她所可以提供的一切之外,我必须坦白,基多让我觉得不像陌生人,这点特质十分吸引我(就这点而言,或许是我太主观)。这里的人,这里的建筑与历史中心,这里的文化课程(这里也找得到计算机迷!),以及这里终年温和的气候,种种原因组成了基多难以言喻的美好。或者,更直接地说,亲爱的,只有妳懂得让我开心。 

若你想以当地人的观点来认识基多,这里推荐几个脸书专页:

Quito escondido (不为人知的基多),由我的朋友Galo Pérez经营,我曾在这篇报导中采访过他。

Quito, de aldea a ciudad (基多,从乡村到城市),这里收藏了许多基多的老照片。

Corner of San Francisco Square, Quito, Ecuador.

圣弗朗西斯科广场一隅。Juan Arellano摄。

译者:Hank Lu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