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俄罗斯:对部落客的迫害将不会应审查制度画下休止符

When will the persecution of Alexey Navalny end, if ever? Images mixed by author.

如果可能的话,对涅瓦尼的迫害何时才会停止?(此为合成照片)

俄罗斯政府对阿列希.涅瓦尼(Alexey Navalny)的迫害,就像是一则永远不会结束的故事。身为俄国最知名的部落客和反对派领袖的涅瓦尼,尽管从二月时就遭到官方施以居家软禁,但在许多的抗议场合中,涅瓦尼依旧是抗议群众的前线领袖。过去一年来,面对多项针对他的犯罪指控和法律诉讼案,使涅瓦尼频频出席法庭。近日,他则将服满因涉嫌贪污罪而遭判处的五年缓刑。至于有关当局以数件不同的犯罪案为由,对其施以居家软禁,可说是不适用软禁天数达一百六十一天即到期的规定。当一百六十一天过后,政府当局极可能自动发起第二波软禁。除此之外,今年三月中旬,俄罗首席检察官也下令国家监察员,封锁网络上连往涅瓦尼网志的路径。

涅瓦尼过去经常现身群众之中,身影无所不在,如今他唯一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时刻,只剩下来回往返于住家和法庭的路途上。

与其说涅瓦尼是单一个体,他更是俄国反对派势力聚拢的化身。一支由付费员工和志工所组成的团队持续推动涅瓦尼的反贪腐计划,并不忘更新他的社群网站。这个由科技怪杰所组成的顶尖团队,多次成功击败俄罗斯官方的审查员,转贴涅瓦尼网志的内容到其他网站上。这使得俄罗斯政府不停的封锁,涅瓦尼的支持者就不停的设法更换新的因应方式,展开一场已持续两个月、宛如猫抓老鼠的角力赛,至今克里姆林宫仍旧居于下风,所以当亲克里姆林宫的行动份子,将目标对准那些负责处理审查规避机制的志工时,一点都不让人感到讶异。

2014年5月20日,亲克里姆林宫当局的俄罗斯消息报(Izvestia)写道,一个网络团体要求首席检察官调查一种网络病毒,这个病毒冻结用户的数字载具,直到使用者捐款至一个指定的在线账户,冻结才会解除。这个账户似乎和从涅瓦尼美国官网发现的账户一模一样,还会将网页重新导向至贴有涅瓦尼部落格内容的镜像点(Mirror Site 或称镜像站点)。这个网站的拥有者分别是佐多尼可夫(Vladislav Zdolnikov)和卡尔普克(Ruslan Karpuk),他们利用网络募集资金,好让他们「使涅瓦尼的部落格更容易进入的工程」能继续进行。他们所募得的资金汇入一个架设在电子货币包网站Яндекс.Деньги 上的在线账户里,卡尔普克原本利用这个钱包为他之前所架设的网络电视台i2TV募集资金(目前为该电视台募集资金的帐户已经改变),他现在和佐多尼可夫一起经营另一个叫Newcaster.TV的网络电视台。 

鲁斯兰.卡尔普特(Ruslan Karpuk)为回避俄罗斯官方审查制度之镜像点的维护志工之一,让RuNet的用户能够进入涅瓦尼的网志。照片取自/Vkontakte

 

管理俄罗斯消息报网络部门的利提克(Aleksandr Litke)指控,涅瓦尼手下的程序设计师将计算机病毒植入一种插件里,使用者安装后,即可进入保有涅瓦尼部落格内容的镜像点。利提克也揭发了一个新架设、专门宣扬这种进入方式背后运行原理的网站,他向该网站质问:「这位反贪腐的改革者是决定要抢劫网民的钱吗?」负责维护镜像点的卡尔普克,约在一个多月前注意到这项病毒指控(virus accusation),到了上个月十九日时,他则注意到,早在四月初许多网络论坛上都出现了外表一模一样、显示故障维修讯息(trouble-shooting messages)的页面有关冻结网络、要求捐款的网页,目前唯一仅剩的证据只有一张拍摄自网络的照片,上面写着:「向审查制度说不!捐款一百块卢布打倒审查制!」旁边则有个选择键可将钱汇进涅瓦尼在美国官网上的在线账户。然而卡尔普克指出,这是一张假照片。

「向审查制度说不!捐款一百块卢布打倒审查制!」的网页,被认为是涅瓦尼在网络用户计算机中植入病毒,以窃取支持者的钱的证据。LiveJournal

藉由利提克的社群网页断定,他是一名立场十分坚定的欧亚主义份子,致力扩展俄国在地缘政治领域的力量。此外,他也时常贴出一些涉及种族歧视、恐同性恋和反美势力的贴文。他在俄罗斯最大的社群网站 Vkontakte上,以公众社群类别建立了自己的团体,致力于打击在网络上出现的猥亵言词。利提克可说是一名具有能力的数字艺术大师, 发布经编辑修改过后的影像,搭配上俗丽的文字叙述,有如出现在受欢迎的国族主义网站Sputnik & Pogrom上的可笑照片。

在所涉嫌的诸多罪行中,涅瓦尼面临了更严厉的指控,相较之下,上述利提克对涅瓦尼的这番控诉,应当不会对其造成真正威胁。此外,植入计算机病毒以窃取支持者金钱的说法更是毫无根据,到头来只显得相当荒谬。利提克和其他亲克里姆林宫的追随者并不会为此结果感到恼怒,毕竟他们自始至终只是为了散布不利涅瓦尼这位反贪腐烈士的抹黑谣言,但藉由攻击读者用来规避国家审查制度的镜像点,也让涅瓦尼下极度仰赖其提供科技技术的志工有机会受到迫害。

然而到目前为止,佐多尼可夫和卡尔普克都未因上述的谣传而被吓退,他们早就了解到,为俄国政府最大力迫害的人做事,本身就是一项极具风险的事业。

 

译者:Mogy Wu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