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巴西:雇主对家佣的敌意与种族歧视

Slave carrying a white child on her back, in 1870, Bahia. (Photo: Instituto Moreira Salles/Geledés)

一个奴隶背着白人小孩。摄于1870,巴伊亚,巴西。感谢莫雷拉塞勒斯中心提供图片/Geledés

[大部分链接将导向葡语页面]

上周起,推特账户@aminhaempregada(我的女佣)开始转发巴西一些家庭佣工雇主的惊人言辞,并充满敌意和种族主义的推文。

这个葡语推特账号使人得以一窥存在于巴西社会中,特别是在对待家庭佣工态度上的社会偏见、种族主义和同情心匮乏。该账号已得到近一万人关注。

据巴西地理统计局(IBGE),在巴西七百二十万余家庭佣工中92%是女性,而在这些女性中,60%又是黑人。

「我的女佣」账号由33岁,来自圣保罗的一位不愿透露身份的公关人士创建。许多他转发的推文中,雇主们在抱怨自己的佣工时提及了种族议题:

黑人女佣是最好的一类黑人。

我家里的女佣在这儿做了两年了,她是黑人。到今天我的狗还是一见她就狂吠……而我对她也好不到哪儿去。

或者他们又居高临下地认为这些佣工来自东北部,巴西最贫穷的地区之一:

得了生人恐惧症是受不了外国人的……而我却受得了我在圣保罗的保姆,因为她是巴西东北部来的……哈哈哈哈

有些推文带着一副瞧不起的口吻来抱怨女佣或者侮辱她们:

空调开着,我正好好儿地呆在关着的房间里,我那白痴女佣就进来了。她门也不敲,直接就打开了它。

有些甚至以暴力相威胁:

我回家晚,算我家女佣走运…哪天给我碰上了,看我不一脚踢到她脖子上把她踹飞。

偏见的模样

在账号主人所展示的某些推文里,有很多在他的时间轴上被曝侮辱家佣的人试图辩白,否认自己有种族主义,而其他一些账号–如@NãoSouHomofóbico(我不是同性恋歧视者)和@NãoSouRacista (我不是种族主义者) –则清楚地表明,巴西人已经默认社会意识中存在种族主义性别歧视等偏见。

一篇由巴西左派新闻杂志CartaCapital发表,黑人妇女组织Geledés重新发表的文章强调了这一事件背后的社会差距问题:. 

A contratação de trabalhadores domésticos em larga escala é consequência do atraso social de um país. O fato de que existem pessoas que ganham o suficiente para que outra pessoa faça o serviço que ela própria poderia fazer demonstra o abismo da desigualdade social de uma nação. A proporção da existência deste tipo de trabalho se dá na medida que houver, de um lado, um excedente de mão-de-obra desempregada e sem qualificação para outros tipos de serviço, e de outro, uma classe que ganha o suficiente para comprar a força de trabalho de outra pessoa.

大规模聘用家庭佣工是一个国家社会落后的结果。有人能雇得起别人来做些自己本力所能及的事,这就展现了一个国家的社会不平等。这种工作能占有一定比例,一则因为没有资格从事其他工作的工人有剩余,二则由于存在着一个有经济实力雇用他人的阶层。

巴西于1888年废除奴隶制,成为西方最后一个这样做的国家。然而由于缺乏教育和职业培训,许多新近获得自由的黑人妇女做起了女佣的工作。而这一状况也成为了历史遗产延续至今。

巴西家庭佣工的处境近年来得以改善,如今女佣们越来越少住在雇主的家里(在那儿她们必须时时待命)。她们因而变得更加独立,同时也能收取更高的费用,然而对于家政工人的粗鲁态度和歧视还继续存在。

去年,经过一番激烈的辩论,巴西首次通过了一项议会修正案来保护家庭佣工的权益。不过,尽管该项法律在参议院通过,它仍有待众议院投票决议才有可能产生效力。

翻译:Davie Xiao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