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翻译全球之声的讯息,让全世界可以听见我们的声音。

「塔吉克斯坦非乌克兰」 著名学者在伦敦就亚历山大逮捕事件进行讨论

At SOAS, in London, academics meet to discuss the context surrounding and implications of Alexander Sodiqov's arrest.

学者们于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就亚历山大.索迪科夫逮捕事件的情况与影响进行讨论。Edward Lemon摄。

多伦多大学博士生亚历山大.索迪科夫(Alexander Sodiqov)于6月16日在塔吉克斯坦(Tajikistan)进行学术研究时遭到逮捕。虽然亚历山大是以博士生的身份遭到逮捕,但他也曾在英国艾希特大学经济与社会研究委员会中的其中一个计划—「崛起强权与冲突管理」—中效力。

学术界对此做出回应,并发起释放亚历山大的全球性活动,其中包括了请愿(截至6月28日为止,已有将近3,000人签署请愿书),以及在世界各地举办的一系列学术讨论。举办讨论的城市包含了华盛顿[en]、堪培拉、艾希特、多伦多、巴黎、弗莱堡、阿斯塔纳、比什凯克 [en],以及海德堡。一土耳其公民社会团体安卡拉塞门勒论坛(Ankara Segmenler Forumu)也为亚历山大举办了一场团结会议。

伦敦也有相关的活动。超过30位的学者于6月27日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SOAS)针对亚历山大逮捕事件进行讨论。讨论内容着重于亚历山大遭逮捕的细节-在何种状况下研究员很有可能会被指控为「间谍」,以及其对中亚研究所带来的影响。

和其他与亚历山大.索迪科夫相关的活动一样,此次的会议名称订为「研究员在中亚所面临的风险:亚历山大.索迪科夫拘留事件」。

Goodhand

乔纳森.古德汉德(Jonathan Goodhand)教授,英国伦敦大学亚非学院当代中亚与高加索学中心主任:现在的状况对于亚历山大与该计划来说都很重要。但其所带来的影响更甚于此,不论是学术自由抑或是在中亚进行敏感研究问题的可能性⋯⋯本中心相信,研究者应该不受任何拘束地进行研究,如此一来,世界上会有更多人知道在这些国家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管是好是坏。因此,能否对相关议题进行研究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heathershaw

约翰.希瑟肖博士(John Heathershaw),图片取自exter.ac.uk

约翰.希瑟肖博士,英国艾希特大学:他(亚历山大.索迪科夫)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学者,并且与国际社会之间的关系相当密切。他在社会科学-特别是政治学领域中是位优秀学者。「全球学术与民间释放索迪科夫运动」,目的在提供索迪科夫法律上的帮助,以确保他不会受到虐待,并极力争取他最终能获释。

他现在有律师,并在6月26日与妻子见面。根据妻子表示,他的精神状况良好。他的身份是一位学术研究员,不论是在契约或是对外的数据中,他都是一位学术研究员,因此有全球学术界做后盾。

目前的问题含括不同层面,我们可以将此次的逮捕归咎于地缘政治斗争下的结果,事实上也很有可能是如此。根据我在当地待过一个月的经验,有这样想法的人很多。这或许也可以给考虑到塔吉克做实地考察的学者们做为前车之鉴,希望他们现在也重新考虑计划的可行性⋯⋯很明显的,巴达克山也有其特殊问题。

 

沙吾列.穆哈麦特拉希末瓦(Saule Mukhametrakhimova),战争与和平报告机构编辑:尽管逮捕反政府人士已不是新鲜事,但此次对亚历山大进行逮捕的状况特殊。这显现了塔吉克斯坦反西方情绪正在高涨。

迹象显示塔吉克斯坦反西方情绪有上升的趋势。他们畏惧近来在乌克兰所发生的冲突事件会散播到塔吉克斯坦,当然塔吉克斯坦和乌克兰的状况不尽相同,但也显示塔国官方对于类似事件所抱持的态度。塔吉克斯坦与俄罗斯两国的关系渐渐靠拢,俄罗斯对塔国的影响也连带加深,这和莫斯科在面临国际孤立状况下针对邻近国家所订定之政策有关⋯⋯俄罗斯不会只满足于挑起反西方情绪。现在有其他迹象指向俄罗斯正对各政府的反西方反应进行协调。

2013年12月,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举办了一场会议,与会国家在此会议中讨论要如何防范颜色革命,并且要如何对外国的非政府组织(NGO)所带来之冲击进行应对。他们讨论到可能对国家带来威胁的网络革命运动,除了视公民社会是一种威胁以外,所有与会国也提及恐怖主义和伊斯兰的好战份子。两者的都让与会国头痛不已,因其都可以视为是外在威胁。

反西方情绪的高涨在塔吉克斯坦并不特殊,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邻近的吉尔吉斯以及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国会现在正在讨论一项法案,此法案牵涉到限制非政府外资组织在吉尔吉斯的活动。除此之外,与间谍与外国探员相关之法案亦在国会中进行讨论。就上述状况来看,反西方情绪在这些国家早已存在,只是在2014年更为突出与明显。任何只要跟西方沾上边的人都会被视为是敌人。

译者:Eugenia Lin-Koivuniemi
校对:Fen

展開對話

作者请 登入 »

须知

  • 留言请互相尊重. 内含仇恨、猥亵与人身攻击之言论恕无法留言于此.